<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二百七十九章:皇帝恩赏
    明朝的皇帝太可怜,一个个如笼中鸟似地,哪有满清康麻子和乾隆的好命,动不动就找机会去江南祸害地方。

    朱由校今天真的无比高兴,他看着热闹的人群对张维贤道:“爱卿,去年王恭厂之事朕还心有余悸,想不到时隔一年,这里就繁华如斯,爱卿功不可没也!”

    “启禀陛下,这里都是黄胜大人主理,英国公家不过敲敲边鼓而已,实在当不起陛下褒奖。”

    皇帝的御辇走得很慢,可怜的他托黄胜的福,终于在人生快到尽头时看到了纷纷攘攘的人间繁华,也把这最后的欢乐时光留在了记忆里。

    来到包厢,皇帝还意犹未尽,不时问这问那,英国公功课做得足,基本能够有问必答。

    就在这时乱哄哄的大剧院忽然开始安静,一位丽人出现在帷幕外,顾盼生辉的美眸扫过台下的人群,未见开口先见笑容。

    开场白过后就是提醒观众这是在演戏,大家要克制,舞台上的是优伶没有建奴,千万不要冲上来打这些认真演出的演员。

    天启帝奇怪了,问信王道:“信王,这还需要叮嘱吗?还会有人如此昏头?”

    朱由检笑道:“皇兄,还真的要如此啰嗦一番,第一场戏就被几位大人冲出来搅局,演出中断了一刻时辰呢,舞台上丢了许多那些大人的武器。”

    信王卖了个关子,笑嘻嘻看着朱由校。

    “大人们还带着武器看戏?这倒是奇怪了,今天他们不知道有没有带啊?”天启皇帝觉得不对劲,台下的人有武器可是比较危险。

    “带了,他们天天带着呢,他们好厉害挥着鞋底吼着杀建奴,就往舞台上冲,够不着就把鞋子当做‘飞震天雷’扔出去了。”

    “哈哈哈!”天启皇帝笑得前仰后合。

    随着剧情展开,这位良知未泯的皇帝哭得泣不成声,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在聚精会神看戏,皇后张焉那个包厢的女人都是泪流成河简直快发大水了,绝对以生动的形象告诉大家女人是水做的。

    “传旨,让黄胜大人把结尾该一改,朕不许芸娘自杀,太让人伤心了。”演戏的帷幕拉上许久,天启皇帝才缓过劲儿郁闷道。

    信王讶异道:“皇兄,黄大人说过了,这是一个悲剧,目的就是为了让大明同仇敌忾,搞成喜剧就没意思了。”

    “可是朕实在不忍心见芸娘殒命啊!”

    张维贤道:“陛下,老臣这就去让黄大人改剧情。”

    信王道:“皇兄,臣弟也对黄大人说过这个结局太悲惨,建议他改一改戏,可是他的话臣弟不太敢说。”

    “哦?还有此事,黄大人都敢跟贤弟说了,有什么不可以说给朕听一听?”

    “黄大人说,改了结局,难道那些在建奴铁蹄下殒命的辽东千千万万如芸娘的百姓就一个个又活过来了吗?”

    包厢里一时间沉闷无比,只听见朱由校粗重的呼吸声。良久他擦了擦眼泪叹息道:

    “唉!算了吧!黄大人说得对,辽东哪里有喜剧焉?英国公,你速去把黄大人请来,朕有封赏!”

    皇帝在此黄胜当然不会乱跑,他就在外面候着呢。张维贤见了黄胜立刻告诉他圣上有恩赏,快去领恩旨。

    凭借一部戏剧获得恩宠而加官进爵不是什么光彩之事,会被许多进士出生的官员说成幸进的小人,黄胜认为自己有本事获得军功晋级,无需这样的机会。

    可是这年头拒绝皇帝可不得了,黄胜有办法把事情弄得皆大欢喜。

    黄胜来到包厢礼毕,抢先开口道:“圣上隆恩,微臣不敢当,今日斗胆讨个封赏。”

    天启帝见这位大才子不客气,见了自己就主动讨赏,心里已经决定只要不出格都准了,他和颜悦色问道:“爱卿要何等封赏?请讲!”

    “微臣不要官位不要金银,只要圣上开恩给所有为了排演‘血火辽东’付出辛劳的优伶脱籍,还他们自由民的身份足以。”

    就是如此小事,天启皇帝觉得恩赏太薄了,这位大才子人品不错,不为了自己而是为了那些优伶,难得难得!

    “朕准了,黄大人只要如此封赏太薄了,朕赐你……”天启皇帝一时没有想好给什么,就在这时这位不上规矩的黄大人又开口堵他的下文了。

    黄胜道:“圣上如此厚恩足以,那些优伶会铭感五内,微臣自会去辽东杀敌立功,确实无需封赏。”

    大才子这个态度让许多人都不理解,张维贤恨不能去踢他,这个愣头青不识好歹啊!今天皇帝如此高兴恩赏一定不会薄了,连升三级也大有可能啊!

    谁能够有本事弄出‘能抵十万兵’的大戏?女婿得了官位,朝廷的那些言官御史、给事中还不敢废话,多好的机会啊!

    信王太奇怪,今天见到了一个连皇帝恩赏都有意打断的大臣,他对黄胜的好奇心愈发浓厚了。

    朱由检跟黄胜有了一点点感情,也希望他更进一步呢,见他不贪恋高官厚禄有些看不懂了。

    出来玩了一个晚上,皇后张焉怕天启皇帝身体受不了,派了奉圣夫人来催促摆架回宫。

    皇帝确实累了,这一晚情绪波动太大,其实不利于病人,他被两个内侍扶着起了身,缓缓往门口走。

    黄胜终于近距离看到了朱由校,有给他把把脉的冲动,想看看究竟是什么病会夺去了一个二十几岁年轻人的生命。

    忍了许久才克制住了自己的好奇心。

    自己出手,天启皇帝还是如历史上那样死了,自己岂不是没事找事?被杀头还是轻的,抄家灭族也大有可能。

    以自己半吊子的护士级医务水平,还是不要献丑吧!

    皇帝还在想着封赏黄胜的事情,对魏忠贤道:“忠贤啊!记着让内阁议黄大人的封赏。”

    魏忠贤也希望把黄胜大人这样的能臣收入囊中,他高声道:“陛下,厂臣遵旨,一定请内阁合议厚赏黄大人。”

    “忠贤,朕累了,本来还想去看看那些演戏的优伶给些赏赐。”

    “陛下,厂臣代陛下打赏所有优伶二两银子,几个角儿打赏二十两可好?”天启皇帝点了点头,不愿意再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