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二百七十五章:永远的痛
    女主角篮彩儿话音未落,台下众人立刻起哄叫好,有一位好事者振臂高呼道:“男儿当自强,为了消灭建奴奋不顾身,黄大人好样儿的!”

    “黄大人乃是我辈楷模,我家愿意为打建奴捐资助饷。”大剧院里附和声不绝于耳,只是不知道刚刚开始出声的是哪一位大人。

    这当然是比较厚黑的大才子刻意安排的观众互动,出声的都是自己人,手段太邪恶,目的太高尚,所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本该如此。

    蓝彩儿连连万福后款款进入帷幕,很快帷幕拉开所有演员都已饱满的热情演绎将要成为经典的剧目。

    观众悲催了,接下来的几幕都是建奴肆掠,都是演绎芸娘和岳公子的不幸,台下的男人还要好一些,女人已经哭得稀里哗啦了。

    还有一个不男不女的王承恩也哭得不像话,也不知道给痛哭失声的信王拿汗巾了。

    没办法,黄胜大人只好亲自去外面卫生间。从等候在这里伺候的欢儿手里拿了热水洗过的汗巾,趁着一幕戏结束,递给信王,也给了王承恩一块。

    王承恩吓着了,连忙赔罪道:“黄大人,咱家只是一个奴婢,如何当得起您如此啊?”

    黄胜笑道:“你当得起,下官最钦佩忠肝义胆之人,王公公你是当之无愧的忠义楷模。”

    这样不伦不类的话好新鲜,张之极和孙元化都无法理解。

    黄胜认为王承恩堪比背着幼帝投海的南宋义士陆秀夫,他如果选择活着投靠建奴,日子肯定会无比舒坦。

    因为司礼监秉笔加提督东缉事厂的老大投降起到的政治影响该是多么巨大,建奴不可能不懂,无论如何也要让他过得好啊!

    可是王承恩抛弃高官厚禄毅然选择了陪皇帝上吊,自然是忠肝义胆,自然是汉民族的脊梁,哪怕他没有卵蛋也是存爷们儿。

    由此可见王承恩肯定不贪腐,贪官污吏怎么可能有慷慨赴义的勇气,所以黄胜对他很看重也很客气。

    可如今的王承恩只不过是一个一文不名的小太监而已,他如何受得了了闻名天下大才子的礼遇,一时间激动得眼泪模糊了双眼。

    朱由检也觉得好奇怪,他只不过发现王承恩机灵,又是出自内书堂而且一直跟着自己,用习惯了而已,没有发现他有什么特别之处啊!

    很明显这位黄大人是这几天刚刚见到王承恩,俩人又不熟,这位大才子何出此言呢?

    他见闻名遐迩的大才子夸奖自己身边的人很高兴,问道:“黄大人谬赞了,本王很想知道何以见得啊?”

    黄胜发现自己乱讲话了,现在连忙开动脑筋自圆其说。

    辩解道:“启禀信王殿下,下官会一点点相术,能看出特别忠义之人,因此下官选兵有些道行,也是由于下官挑选的手下都是奋不顾身的忠勇之士,下官作战时无论多么危险,都没有发现一个兵丁调头逃跑。”

    黄胜纯粹胡扯淡,可越是八卦越是能够吸引注意力,这是人之常情啊!包厢里的人都被这样的话题吸引了。

    黄胜打仗的故事大明人都知道,大家脑海里留下的画面就是:一个个无谓的战士,推着一车车火药撞击敌军,留下的是满地残尸。

    多少人都不能理解,怎么会有那么多愿意抛头颅洒热血的汉家好儿郎愿意追随黄胜大人?

    而其他明军几乎每战必败,太多兵丁上了战场一窝蜂扔下主将掉头就跑,这是什么缘故呢?

    现在在场的人终于明白了,原来大才子他会看人啊!

    黄胜还是语不惊人誓不休,对王承恩道:“本官就能够判断,王公公如果发现信王有危险,肯定敢推着冒火星的炸药车,去撞敌人的骑兵阵。”

    王承恩头点得像小鸡啄米,道:“肯定敢,如果奴婢跟着黄大人打仗也敢推着火药车去撞建奴。”

    大家的思维被黄胜绑架了,这个时候又有谁会说,不行,我害怕,还有几个太监恨不能拉着黄大人,求他也问问自己敢不敢呢!

    可惜黄大人不说话了,因为下一幕戏又开始了。台上是自己的女人在演出,黄胜当然带头尊重她们的劳动,哪能你演你的我聊我的那么没有素质。

    又演了几幕,终于看到一幕喜剧了,还有了精彩的武打把式,大剧院都是欢声笑语。

    这就是最出彩的一幕,也是所有观众喜闻乐见的一幕,建奴牛录额真图布库什眼看会被明军擒获吓得自杀的好戏。

    朱由检也哈哈大笑,连声叫好。

    后面的情节催人泪下,复州被明军攻破,几千沦落为奴的汉人被解救,女主角芸娘惊喜的发现了已经成为明军总旗官的夫君岳相公。

    夫妻团聚了,互诉衷肠,芸娘告诉身边的一个五岁的男孩子,这才是你的父亲,那个丑恶的建奴巴牙喇是杀害岳家十七口的仇人。

    芸娘忍辱偷生就是为了肚子里岳家的骨血,如今见到了自己的夫君,她心愿已了。

    芸娘的眼神流露出对人世间的无比眷恋,她毅然决然选择了自杀全节,帷幕在凄缓的音乐伴随着芸娘那天真烂漫的孩子呼喊娘亲的童声里缓缓拉上了。

    观众们都石化了,呆坐在大剧院久久都回不到现实,散场的时候大家都是眼睛红红的,许多女人的眼睛都肿了。

    这是一部悲剧,黄胜在大明不可能搞喜剧,因为末代大明是亿万有良知的汉人心里永远的痛。

    这就是一个充满悲剧色彩的时代,不应该有喜剧存在!而随着汉人最后一个朝代陨落,曾经让四夷高山仰止的汉文明文毁灭了,几百年以后都没有能够浴火重生。

    崖山之后无中国,明亡之后无华夏,那血淋淋的痛一直到千禧年之后在真正有良知的汉人心里都没有愈合。

    大戏落幕,大剧院都是啜泣之声,这一刻人人都感到大明其实已经风雨飘摇,他们还不知道其实已经到了大厦将倾的地步矣!

    朱由检是被王承恩扶着回去的,他毕竟太年轻,又是个老实人,实在经不起这部戏剧的煽情,他知道自己今天失态了,样子一定很难看,跟谁也没有说话,直接坐上黄胜送的轿车打道回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