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二百五十九章:红袖添香
    这位年轻的黄大人如此懂规矩,王之臣很高兴,只是不知道斩获几何?问道:“不知本官麾下将士得斩获几许焉?”

    “得喀喇沁蒙古鞑子首级近五千,其中青壮两千余。更新最快”

    听了此言王之臣一个趔趄差一点从椅子上滑倒,喀喇沁蒙古和建奴结盟的情况早就传到大明,现在明军对阵建奴时也会发现许多依附后金的蒙古骑兵,上一次觉华岛大屠杀就是蒙古鞑子居多。

    朝廷对投靠后金的鞑子恨之入骨,人头赏也逐步提价,这一次自己麾下斩杀如此之多的蒙古鞑子该是多大的功劳啊?

    他不淡定了,声音有些颤,道:“黄大人,真有如此多的斩获?”

    “都在关前大车上堆着呢,大人可派心腹之人前去查验,下官以为大人可速派人请刘公公来此议事。”

    辽东经略王之臣此时有些像黄胜的下属了,立刻按照黄胜的建议派出心腹家丁,安排黄大人住在官邸,吩咐后堂大摆酒宴,把珍藏的好酒全部搬出来,今日要跟大才子一醉方休。

    辽东经略府邸里摆上的宴席没有外人,就是辽东两位最高领导陪着黄胜报上的武官、内喀尔喀头人和高智谋。

    由于喜从天降,喝得有些高了的镇守太监刘应坤来到黄胜面前施礼道:“黄大人,咱家一直念叨着您的好呢,高阁老也对大人爱护有加,您其实无需跟咱家如此客气,咱家自会为国举贤焉。”

    黄胜刚刚派人送了两面西洋镜和一辆四轮马车给了王之臣和刘应坤,两人都被黄胜豪阔的出手搞得不好意思。

    黄大人又是送财物又是送功劳,两位领导感叹:有这样的能臣在辽东,真是国之幸也,也是我等之福也!

    黄胜对太监没有看法,他们也是人,只不过是残疾人而已,咱们不歧视残疾人。

    见刘应坤主动来和自己套近乎当然好言好语奉承着。

    黄胜当着两位领导的面提出了小小的要求,这一次能够取得如此斩获,全靠前任督师大人给的十万斤火药和许多鲁密铳,现如今自己手里的火药、火器已经所剩无几了。

    两人马上明白了黄胜的意思,商量了一下,批给了火药十万斤,鲁密铳一千支,铁甲三百副等等军需给了黄胜麾下觉华岛驻守千总和营千总,还表态如果要到朝廷下拨的战船也会给觉华岛几艘大船。

    事情在吃吃喝喝中达成共识,看看天色还早,王之臣急着谋划报功之事也没心情陪着喝酒,黄胜也觉得差不多了,带着麾下住进了辽东经略官署里最好的客房。

    还没有坐下喝口茶,鲁承祖就赶来见恩师了。

    他们刚刚回到觉华岛就遇到了等候的吴襄家丁,原来是浮山所备御千户的官位办妥了,只要凭着吴襄家丁送来的文书去兵部武选司报备,并且领回告身、官服、印信就可以走马上任。

    金劲、周强和陈景功三个是第一批收留的十三个辽东难民里挑选的重步兵战士,现在任命他们去浮山所做百户官。

    他们对黄家的认可度和忠诚度毋庸置疑,都是诚实可靠之人,相信不久的将来,在鲁承祖带领下,这个千户所的战士一定兵强马壮。

    鲁承祖是火器部队出身,枪法出众,他自然会带出许多优秀火枪手。冒盛时三人都是重步兵里的猛人,训练冷兵器部队驾轻就熟,以山东、辽东好汉子组建的浮山所重步兵指日可待。

    百户官品级不够无需亲自去兵部报备,手续已经到手了。登莱总兵有权力任命低级军官,只不过需要报备而已,一般情况下,朝廷兵部不会驳回这些低级武官的任命,都是照准。

    晚上,久别重逢的美人终于见到了公子,交给了他许多来信,特意让公子先看主母的家书。

    荷香回了一趟黄家湾岛,带来了许多现银和黄家生产的稀罕物,西洋镜,玻璃瓶装高度粮食白酒,带玻璃灯罩的猛火油灯,玻璃酒具,各色海鱼罐头等等。

    这些都不是商品,而是准备带去京师送礼,今年黄家和英国公张家的拜年礼品可是大明绝无仅有矣。

    黄家的这些东西产量都不高,黄胜还是把这些超时代的产品定位在奢侈品,用来牟取暴利,用这些东西人性化的劫富济贫,赚取达官贵人地主豪商的银子。

    今年在京师大张旗鼓送礼,英国公家再推波助澜,估计明年王恭厂大街商业区才能够完工开业,那里的商店以后会有这些奇巧销售。

    这还是黄胜提前布局的策略,先给大家看看就是没有地方买,饥饿销售法而已。

    楚儿小妮子终日盼郎不见郎已经开始垂泪到天明了,来信满篇都是哀哀怨怨,都是离情愁绪。

    看完楚儿的来信,黄胜对荷香道:

    “香儿,你明天去京师看看楚儿,给她挑一些礼物带去,带二十万两银子去,她虽然没说,我估计留给她的银子应该所剩无几了。”

    荷香高高兴兴答应道:“公子,奴家知道如何做,只是人家是想公子呢,奴家可不会安慰人啊!”

    “我事情太多,你跟她说实话,一会儿我写信让你带上。”

    京师王恭厂新区的建设投入巨大,虽然许多主要材料都是黄家从海上运到天津卫再用马车送到工地,留给楚儿的二十七万两银子也肯定不够京师的采买和工人的月钱。

    眼看着快到年底了,黄家可不能欠劳工的血汗钱,还要写信告诉楚儿,不但要足额发放月钱,而且要发一些红糖,牛羊肉之类的福利。

    就是要让京师人看看黄家是如何对待替自己劳作的老百姓,给大家树立起善待工匠的榜样,以后他们看到了那些精美的建筑群才会知道要得到必须先懂得付出。

    黄胜还给张之极去了信,让他家今年跟官员和勋贵互相拜年时全部用楚儿拿来的礼物,告诉他父亲英国公张维贤自己扶植内喀尔喀头人庆格尔泰的目的,请他帮着带一份厚礼给信王。

    刚刚见到公子,明天又要惜别,荷香伺候着公子写信,欢儿、乐儿端茶倒水红袖添香。

    从来不喜欢用毛笔多写字的黄胜亲笔给楚儿写了信后就开始偷懒了,给张之极的信就由秘书荷香代笔了,他自己享受欢儿揉肩,乐儿敲腿,闭着眼睛动动嘴就行了。

    更深露重,烛影摇红,这一夜荷香放飞了自己,春风不知几度,春水潺潺几许?只有欢儿、乐儿知道。

    两个小姑娘没睡,也不知是不是动静太大,她们和主人同房听得心跳气喘实在难以入眠,俩人红着脸来端着热水给主人擦身子换褥子。

    黄胜已经堕落了,他也习惯了不避讳贴身大丫鬟,任由她们来伺候。

    荷香看着端着铜盆转过屏风的两个小姑娘对黄胜道:“公子,欢儿、乐儿马上就满十六了,您看她们还满意吗?什么时候收房啊?”

    “啊?”黄胜倒是没有这样的心理准备,他也没有准备这样做!

    荷香的贴身大丫头还不多,家里还有篮彩儿呢,她的丫鬟就不少了,以后还有楚儿,英国公家陪嫁过来的婢女恐怕要有一个总旗,如果都成为自己的女人,以后什么事也没时间干了,成天在温柔乡混了。

    “荷香你想错了,应该在少年火枪手里挑选优秀年轻人撮合欢儿、乐儿的婚事,咱们明媒正娶把她们嫁了,而且都是正妻大妇多好啊!”

    “可是奴家舍不得她们离开呢,奴家身边就是她们两个最亲。”

    “荷香,你这样就不对了,如何能够以一己之私让两个女孩子失去觅得如意郎的好机会啊?”

    “嗯!奴家晓得了,过了年就安排此事。”荷香虽然不情愿,但是她不敢不听话,委委屈屈答应了。

    本书起点首发,如果各位看官觉得本书还行,请到给本书投一下免费的推荐票支持一下作者,一定有更加精彩的情节回报给书友们!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