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二百五十七章:蒙古奴才
    晚上,天都黑了,内喀尔喀骑兵才66续续回营了,为了他们不走弯路就能够找到大营的位置,黄胜点了整整三里地的火堆在一条直线上。??

    庆格尔泰运气不错,也没有减员,只有一些伤员,上一次头人们带着人马追杀喀喇沁败兵还折了五十几骑呢。

    二十几个受伤的战士也咬着牙回来了,黄家有一辆医护车和十个医务兵在这个营地,他们早就烧好了开水,准备好了所有工具。

    见来了几十个轻重伤员马上给他们缝合消毒包扎,有七八个内喀尔喀骑兵伤重不能再骑马了,黄胜安排他们明天坐车行军,黄大人如此对待内喀尔喀战士,所有蒙古骑兵都无比感激。

    内喀尔喀人这一次出击战果辉煌,最难得就是伤亡率低,收获巨大,他们觉得跟着黄家人马打仗太舒心了,回到营地的战士们都围着篝火喝酒歌唱其乐融融。

    看着喜气洋洋的内喀尔喀蒙古战士一个个挽着手围着火堆跳舞,黄胜无限佩服,他们天没亮就开始骑马打仗,经过了整整一天怎么还会有如此劲头啊?

    亡命奔逃的满珠习礼此时也回到了过冬营地,身边只剩下了二十几骑。

    温度尔温部落的战士只逃回来九人,本来高高兴兴来聚居地过冬,等着小台吉封赏一些人口财产的人们一时间被惊天噩耗吓呆了。

    整个部落顿时哭声一片,温度尔温怨毒的眼神看着满珠习礼一言不,他的两个儿子也没能够回来,这是他仅有的儿子了,而且以后也不会有了,因为头人五年前就受伤了,不能人事。

    温度尔温忽然拔出蒙古弯刀,满珠习礼的卫士连忙也拔刀相向,谁知他刀光一闪砍下了自己的大好头颅,哀莫大于心死,他族人里的战士几乎全灭,所有的儿子都战死了,他也选择了不归路。

    羞愧加悲愤的满珠习礼一屁股跌坐在雪地上大声哀嚎道:“为什么?为什么?明军是如何知道我们在哪里?”

    没有人能够回答他的提问,只有呼啸的西北风刮过,风声里女人们的嚎哭声更加让人感到凄凉,没有月色,苍茫大地到处都是冷冰冰白茫茫,天空中洋洋洒洒飘落了雪花,很快就漫天飞舞了。

    “就这样完了?老天都在帮那一支明军,这不公平,不公平!”受了刺激的满珠习礼挥舞着蒙古弯刀对着风雪乱砍状若疯魔。

    “哦!下雪了,老天爷不够意思啊!本官还准备再杀一些不知死活的喀喇沁鞑子呢!”被一群意气风的武官和战士簇拥的黄胜看着飘飘洒洒的雪片有些遗憾道。

    黑虎哈哈大笑道:“大人,算了吧!即便不下雪,恐怕也没有哪一支喀喇沁人马再敢追来呢。”

    那些蒙古战士听不懂黄胜大人的话,黑豹给大家讲了,他们才跟着哄笑起来。

    庆格尔泰还担心那么多人口和缴获未必能够带回去呢,夜里下起了大雪,已经走远了的人马自己如果不知道他们的路线都追踪不到了,喀喇沁骑兵集结而来恐怕还要几天,他们注定白跑一趟了。

    他兴奋莫名,大叫道:“明军威武,明军威武!”

    五百多喀尔喀战士也用生硬的汉语由衷的出了呐喊:“明军威武!……。”

    纷纷扬扬的大雪下了一天一夜,两路人马在风雪里开路前进,八匹战马排成两排推着一辆战车用来当做畜力铲雪车,这样的组合有四个,不需要太费事,雪刚刚落下,一路推开一条道路就行了。

    喀喇沁奥巴台吉在下雪的这一天才接到了小儿子的求援,点齐了五千战士冒着风雪疾驰来到满珠习礼部落的过冬营地,他给后金主子去了信,没有要求他们出兵,而是告知主子大明袭击喀喇沁部落。

    因为他知道和喀喇沁结盟的老主子努尔哈赤刚刚死了不久,没好意思在这时候开口请新主子红歹是立刻出兵。

    还有一个原因,后金人马离得太远,现在又下了大雪,恐怕不可能追上明军围歼了。

    他不想让后金军劳师动众白跑一趟,因为他会算账,后金来帮忙自己总要给人家吃喝,如果没有缴获可分,自己就亏大了。

    奥巴来到营地现另外三个儿子也刚到不久,他差一点就认不出眼神呆滞的小儿子,问明白了究竟出了什么事情,这个刀头舔血的老贼骨头倒吸一口凉气。

    小儿子丟了近三千战士,丢了七八千人口,现在只剩下了几个部落而已都不到五千人,战士只有一千多了。

    他连忙问怎么会把仗打得如此糟糕,打不过不会逃吗?咱们喀喇沁骑兵要是铁了心逃跑,连女真人都追不上,宽广的喀喇沁草原哪里不可以躲一躲啊?

    乌克善来得最早,他已经询问了几次和明军战斗侥幸逃出生天的战士,他告诉了老头子实情,请求老头子出兵攻打明军报仇。

    这位奥巴哪里有什么血性,是个无利不起早的奴才而已,欺软怕硬是他的本色,如果不是这样的性格也不会第一个投靠那些野蛮愚昧且肮脏的建奴。

    这个时候蒙古人还以是成吉思汗的黄金家族为荣,他们根本瞧不起留着猪尾巴的建奴,蒙古人有自己的文明,语言和文字,建奴是个什么东西?

    只不过是从兽类刚刚进化能够直立行走而已,没有文明,没有文字,硬往自己脸上贴金,认完颜阿骨打女真为祖宗,其实他们根本没有文字记载,自己是哪里蹦出来的根本不清楚。

    灭了大辽国、北宋,和南宋、西夏鼎足而立的金可是有文明的,他们金朝历经十帝一百二十年,鼎盛时期统治疆域包括今天的淮河北部、秦岭东北大部分地区和俄罗斯联邦的远东地区,疆域辽阔。

    金的后期已经完全汉化,说汉语写汉字用汉家姓名穿汉服有历史文献的,为什么建奴拿不出族谱以证明自己的出处?

    这个连羞耻心都没有的后金奴才奥巴当然不会动对大明的进攻,他告诉儿子们,林丹汗虎视眈眈,咱们要守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把刚刚得到的内喀尔喀地盘巩固了,打大明让女真主子流血吧!

    他派长子乌克善带着自己的书信去后金朝见新主子,哭诉明军暴行,请求主子伸张正义。

    这位乌克善就是满清孝庄文皇后博尔济吉特·布木布泰与敏惠恭和元妃博尔济吉特·海兰珠的长兄,满清世祖废后之父。

    被黄胜狠狠揍的满珠习礼来头更不小,如果他没有精神失常以后在红歹是当政的后金,率科尔沁左翼部骑兵跟着建奴出征,征讨察哈尔蒙古,攻破明朝边界山西大同的宣府。

    这个坏蛋跟着红歹是征服朝鲜,进征生女真瓦尔喀部。因战功卓著,后金任命其为吏部蒙古承政,被封为巴图鲁郡王,世袭罔替,授科左中旗任札萨克。

    这个蒙古奴才沾满了汉人的鲜血,可惜这一次没有能够宰了他,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恢复过来,依旧成为八小的刽子手。

    这完全因为黄胜根本不知道打的是谁,只知道是喀喇沁蒙古奴才,如果知道有这样的大王八在里面,布置时就会派出亲兵队特殊照顾敌军主将了。

    本书起点,如果各位看官觉得本书还行,请到起点中文网给本书投一下免费的推荐票支持一下作者,一定有更加精彩的情节回报给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