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二百五十六章:预料之中
    一切布置都经过满珠习礼细细推敲,他认为万一明军发现那些靠得太近的哨马,大不了丢了一组,自己隐藏在后面的人马不暴露,明军又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喀喇沁满珠习礼麾下前出的哨马都知道,如果被明军发现不能往自家台吉队伍所在的地方逃窜,而是把明军引开。

    确实如此茫茫草原只要方向偏一点点,追兵就不可能撞见有意躲藏的敌人。

    黄胜带着人马跟敌人玩智商当然不可能吃亏,他两次早早的扎营都是选择一个高地,在一马平川的草原上,营地周围几十里尽收眼底。

    用三十二倍的固定望远镜可以观察到喀喇沁骑兵准确的露营位置,连最远的一百多骑兵也能看个大概,那里离营地不到十五里而已。

    在大草原打仗就怕不知道准备袭击的敌人在哪儿,准备发动突然袭击的黄家骑兵都知道喀喇沁人这时在什么地方睡觉,这样的仗太好打了。

    一切尽在预料之中,当那些发现大地震颤的喀喇沁骑兵揉开朦胧的睡眼时,明军已经呼啸而至了,他们的战马也不是站着睡觉呢。

    而是这些骑兵为了和战马一起取暖,也为了降低高度提高隐秘性,让马也卧倒了和他们一起休息,他们发现敌袭一骨碌爬起来,拉起战马,跳上去就跑。

    而明军此时正是由坡度不大的高地冲下,马速已经是最佳状态,喀喇沁骑兵的战马刚刚站起来也要有个适应期呢,哪里跑得起来?

    喀喇沁骑兵悲催了,眼看着就会被敌人接近射杀,他们才回过神开始反抗,纷纷拿起弓箭准备开弓,这时候发现手不听使唤,感觉不是自己的。

    就在这时又准又狠的钢箭破空而至了,前出的三组三十个喀喇沁哨马随即俺没在明军骑兵群,没有泛起任何浪花。

    他们没有来得及射出一支箭就变成了刺猬,开玩笑,这里有七八百准备充分的骑兵对着他们乱箭齐发,他们当然没有生还的可能性。

    眨眼间骑兵铁流就冲到了第一个有一百多喀喇沁骑兵露营的地方,结果依旧不是打仗,仍然是一边倒的屠杀。

    黄家骑兵和喀尔喀骑兵一刻不停对着已知的喀喇沁骑兵第二个露营地杀去了,这里没有一骑逃脱当然要再接再厉灭了后面两股人马。

    黄家本来就喜欢以局部优势兵力以多胜少,如今喀喇沁主将还故意把本来就少于黄家人马的骑兵分成了几股等着被各个击破。

    分兵是可以互相示警,可也容易变成添油战术形不成打击力啊!用兵、用计都是双刃剑,弄巧成拙产生的损失更加雪上加霜。

    满珠习礼就是如此,他在中间露营也是睡不着,早上实在受不了爬起来活动手脚,惊动了麾下,马上有几个亲兵也起来陪他。

    就在这时一个手下惊叫起来:“敌袭,台吉大人快跑。”

    黄家和内喀尔喀两家骑兵七百多人呢,他们掠过喀喇沁第一个露营地连马速都不减直接杀向第二个,才三里地而已,对于奔驰的战马太小儿科,瞬息就到。

    惊慌失措的满珠习礼实在想不出明军是如何得知自己不着痕迹的偷偷跟随,还如此准确的知道自己的露营地,直接冲上来袭杀自己的人马。

    他翻身上马立刻打马飞奔,嘴里叫嚷着:“儿郎们,快跑啊,去老营地汇合!”

    这小子识时务,知道抵抗是以卵击石直接下命令让大家跑路,养精蓄锐了整整两天带两晚的明军和疲劳了几天几夜的喀喇沁人当然不好比。

    况且黄家人马还是严格遵守纪律结阵前进,还是以人多欺负人少,依旧以精钢滑轮弓的优势远程打击敌人,每一股都是一百多敌人骑兵,还都是冻得哆哆嗦嗦的疲惫之师,七百多骑兵群殴人家有些胜之不武。

    不好意思,黄家人马就喜欢这么玩,他们玩残了第二股当然知道举一反三,这一次喀尔喀骑兵领先了,他们不结阵可以撒着欢儿跑,骑术又是无可挑剔,因此在庆格尔泰的率领下冲进了开始逃窜的喀喇沁最后一个露营地。

    原来单方面猎杀大家都喜闻乐见,庆格尔泰带着麾下也是得理不让人,他们不但直接射杀或者砍杀面前的敌人,还不肯网开一面,跟着逃窜的喀喇沁骑兵穷追不舍,大有把敌人全部留下的决心。

    满珠习礼逃得最快,身边还跟着几十骑,他喘息未定就发现明军追来了,赶紧继续跑,偷眼回头看看,发现不是明军是内喀尔喀骑兵,心里更加慌乱了。

    同样是蒙古人,大家比跑马可不知道谁会赢,内喀尔喀人输了不要紧,大不了少得些斩获回去,自己如果不幸输了就是输掉了脑袋啊!

    还好他是小台吉,是一个拥有一万多人口部落的头人,自然也是这个部落最富有的人,他胯下战马可是千里驹,此时不惜马力狂奔果然跑赢了同伴。

    不断有他的麾下掉队,内喀尔喀骑兵毫不留情斩杀追上的喀喇沁骑兵,那些被杀的骑兵都是累得够呛跑不动了,许多人逃得匆忙连武器都掉了,他们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抵抗就魂归故里矣。

    满珠习礼终于可以稍稍喘息,因为他发现追兵好像离他越来越远了,果然不需要跑得赢狮子,只需要跑赢了同伴啊!

    所有参加追击的人马都知道命令,因为黄胜大人让大家出击时不限距离,只限时间,不管追到了哪里正午必须掉头回来。

    庆格尔泰的人马都在拼命跟喀喇沁人赛跑,他们知道追上一个至少会得到一匹战马,一身铠甲,如果运气再好一些还会有几十两银子,也有可能是金子呢。

    所有内喀尔喀骑兵都积极主动玩命追杀穷寇,最后的结果就是消灭了超过八成尾随之敌,缴获了战马三百多匹,斩杀了敌人骑兵四百多,得到的铠甲数跟斩首数差不离,铁甲有一半,内喀尔喀人得了多少金银财宝不知道。

    黄胜只知道自己的人马缴获了黄金二百多两,白银一千五百两左右。

    这些财物应该是满珠习礼的麾下从过冬营地匆忙逃遁时揣在怀里,这一次执行任务时又不放心寄存给别人,随身携带便宜了明军。

    这一次骑兵调头追杀,内喀尔喀战士的斩获远远地超过了黄家骑兵。

    他们得到的缴获最少应该有双倍,反正看上去蒙古战士特别是那些刚从奴隶成为战士的蒙古人都满面红光。一副财发精神长的骚包样。

    一边倒的猎杀没有什么风险,黄家骑兵只有几个轻伤,他们是由于冲杀时前面敌人连人带马倒了,他们几个收不住势撞倒了,还好衣服穿得多,战甲和头盔防护周到避免了骨断筋折。

    本书起点首发,如果各位看官觉得本书还行,请到起点中文网给本书投一下免费的推荐票支持一下作者,一定有更加精彩的情节回报给书友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