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二百五十五章:疲惫敌兵
    临出时,温度尔温还特意叫来两个儿子,嘱咐他们不许贪功冒进,在等不到奥巴台吉的人马前千万不能被明军现。天籁小说Ww『

    人老了,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两个硕果仅存的儿子,老九才十五岁,老六不过十八,老头人怕他们初生牛犊不怕虎,把命丢了。

    两个年轻人根本没有往心里去,嘴里答应了父亲,心里想着跟着小台吉斩杀明军获得功劳呢。

    第二天下午,满珠习礼的人马就再次回到了聚居地,看到了冻得僵硬的两千多族人尸体,麾下的战士哭声四起。

    他们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愤怒,因为庆格尔泰完全按照草原法则办事,这里只有战士和后备战士被屠杀了,他们以前打垮其他蒙古部落也大多是如此做派。

    女人和小孩子的尸体几乎没有,为什么不是完全没有?因为混战中误伤的情况不可避免,喀喇沁骑兵看得出来不是被明军刻意屠杀。

    他们连埋葬亲人的时间都没有,他们其实也没有能力短时间埋两千多具尸体,地冻三尺时挖坑谈何容易啊!

    搜寻明军踪迹的斥候很快现了明军撤退的路线,明军太大意连掩饰行迹都没有做,满珠习礼跟着雪地里的大量马蹄印和车辙很快就追上了明军。

    他们不敢靠得太近,怕被明军现了,人人都小心翼翼远远的跟着。

    喀喇沁骑兵还在躲躲藏藏,哪里知道他们的第一个斥候出现时就被明军现了,慢慢行军的黄大人就是在等着他们呢。

    满珠习礼的五百多人马没有集中行动,他们拉开三里分为三个梯队轮番推进。黄胜用望远镜观察了一天都没有惹他们。

    天色还早,黄家人马就宿营了。远远的跟着的喀喇沁骑兵也只好停下来休息,黄家人马用战车一围就是营盘,蒙古籍战士从运兵车上拖下杀好的羊就燃起篝火取暖烤羊肉。

    满珠习礼的人马可没有这样的福气也,他们远远的看见明军营地火光点点,自己就是不敢点火,一个个躲在马肚子旁依偎着取暖,只能肯几口饼子吃几口雪,妈的!越吃越冷。

    草原的冬夜在野外过宿可不是闹着玩的,人人都冻得直哆嗦,满珠习礼可不敢让五百多人集中宿营,怕目标太大被明军现后一锅端了。

    他的目的不是攻击明军,而是监视,一切以自己能够迅逃脱明军的追杀来布置,根本没有想过跟明军对决,所以用不着形成拳头。

    满珠习礼把仅有的人马分了三个营地,相隔三里一个,他认为这样安排万无一失了,自己放心的在中间那个营地哆嗦。

    黄家人马吃饱喝足美美的睡了一觉,夜里值班的战士都是在装甲战车内根本冻不着,黄家的帐篷足够,篝火又不熄灭,战士们都信任自己的战友,自然能够安然入睡。

    第二天一直过了晌午,明军才慢慢悠悠拔营起寨,开始行军。

    偷偷的跑来观察明军动静的满珠习礼见明军安营拔营的度后羡慕得直流口水,他已经在战场上领教了明军那些马车的厉害,现在现这些马车用来安营扎寨更加事半功倍。

    他暗自狠,一定要干掉这一支明军,把他们的火铳缴获过来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可以不断的打个不停,还能够打出老远。

    再多缴获一些明军那一种有四个轮子的马车看看有什么蹊跷,为什么他们的车那么大还能够跑那么快?

    这一支明军的好东西太多了,他们身上的盔甲也不一般啊!怪不得敢千里奔袭大草原!

    自己吃点苦受点累值得,昨天跟了整整一天,明军毫无察觉,今天要提醒儿郎们不能大意。

    满珠习礼知道麾下受了一夜罪,他开始宣传鼓动,告诉每一位战士,这一次只要大家能够跟着明军十天就是立下汗马功劳了,回去每人升一级,赏银十两。

    一身疲惫的喀喇沁战士,许多人都被寒夜冻得流鼻涕,都在想着如此下去何时是个头啊?现在有了明确答复,只要再挨九天就可以得到十两银子,就可以官升一级,所有人顿时精神为之一振。

    他们把鼻涕吸到肚子里,打起精神继续尾随明军,这个工作太简单,明军走得不快,喀喇沁骑兵只要慢跑就能够追得上。

    眨眼间一个短暂白天就过去了,难熬的漫漫长夜又来了。

    喀喇沁骑兵见明军又早早的宿营了,他们也寻找一个略微避风的地方围成一圈裹着羊毛毡睡在战马腹部哆嗦。

    明军的营地热热闹闹,他们好像在开篝火晚会,烤羊肉的香味和酒香飘到几里外,那些啃冷饼子的喀喇沁骑兵觉得更冷更饿了。

    被寒冷和馋虫折磨了半夜的喀喇沁人早更时分才迷迷糊糊睡着了,他们不担心明军忽然跑了,马车不可能跑得赢战马,况且这些明军根本不起早带晚。

    早上,天还没有亮,黄家人马连早饭都没有吃,就悄悄地全军奔袭已经让所有骑兵轮流观察过的喀喇沁骑兵露营的位置。

    这是昨天喝酒吃肉时议定的作战计划,整体要求就是一个字“快!”尽可能多留下那些尾随送礼的喀喇沁骑兵。

    黄胜选择这个时候出击是因为天色会越走越亮,自己的队伍得到了充足的睡眠,而连篝火都没有敢点燃的追兵他们这一夜的日子该是多么难熬可想而知。

    这个时候也是人体生物钟最瞌睡的状态,明军忽然骑兵突击,那些被冻了一整夜突然被惊醒的喀喇沁战士恐怕连握紧武器都做不到,更加不要说开弓放箭了,如此一边倒的猎杀多有意思啊!

    关键是那些喀喇沁骑兵根本想不到他们早就被明军现了,明军会忽然调头吃掉他们的心理准备应该没有。

    满珠习礼不是草包,他跟着老子奥巴也打了十几年仗,如今三十几岁正是壮年。蒙古人在草原上追踪猎物的本领与生俱来,对危险也会有本能反应。

    汉人在草原上同等条件下还真的玩不过他们,黄家的战士跟敌人不比本能,而是比技术和纪律。

    喀喇沁人把大队伍分成了三个梯队,每队相隔三里有一百多号人马,离大明最近梯队在七里外,又有三组精锐哨马前出,每组十人,最近的一组接近到明军三里处。

    一满珠习礼的目的就是锁定明军行踪,只要明军不离开他的监视,无论他们有多么厉害,等父亲和哥哥的人马来了,就能够围了他们。

    如果吃不下明军也不要紧,后金军也会有援军到来,明军人马毕竟不多,在草原上孤立无援,早晚会成为喀喇沁的猎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