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二百五十二章:赤手夺刃
    黄胜可不会听她一面之词,不带任何表情道:

    “汝是不是汉人不是说汉语就能够证明,这里有几百会说汉语的人呢,汝跟着鞑子日子过得好像不错,本官的战士会询问你在喀喇沁时的所作所为。”

    那女子羞得无地自容,不好意思再开口了。

    经过询问知情者,这个女人的身世水落石出了,她是一个百夫长的女人,娘家姓李,确实是汉人而且出身书香门第,儿子也是汉人,蒙古名字叫做曼度儿。

    那个百夫长八年前从女真人手里抢到了她,那个时候喀喇沁蒙古和叶赫部女真还经常联手袭击建州野猪皮女真呢,喀喇沁百夫长得到了一个丰满白皙香香的女人后当宝贝似地,一直对李氏很好,把她的儿子当做自己的儿子养。

    百夫长喜欢上了这个温柔娴淑的汉人女子,特别喜欢趴在她身上嗅她的体香,李氏跟他们族群的女人大不相同,身上根本没有那羊膻味,后来抢来的其他部落的女子都以李氏为尊。

    百夫长参加出击没有能够活着回来,他的儿子拿了刀要跟喀尔喀的战士拼命,被他母亲死死地抱住了,庆格尔泰的骑兵发现了这个孩子不仅高过车轮还拿着刀子,当然要砍了他的脑袋。

    黄胜让刘国正把那母子二人带到面前问话,女人来到这里立刻跪下了,那个十一二岁的孩子却不肯跪下,怨毒的眼神死死地盯着黄胜。

    “卿本良人,奈何从贼啊?况且你平时不晓得教育你的儿子,告诉他真正的父亲是谁,又是怎么死的,告诉孩子你们又是怎么会生活在喀喇沁部落,如今这个孩子一身戾气,本官恐怕不能留他性命。”

    “大老爷,小女子苟且偷生就是为了这个儿子啊!大老爷杀了他,草民也只有死路一条了。”

    李氏哭得凄凄惨惨,跪爬着想来拉儿子跪下。

    那个孩子听得懂汉语,这时猛的对着黄胜冲过来,嘴里叫道:“还我父命来。”

    他那里有冲击黄胜的机会,刘国正一脚就踹翻了他。

    他的母亲嚎啕大哭道:“儿啊,被明军杀死的不是你的父亲,你的父亲是大明武官早就被建奴杀了。”

    “我不信,我要为父亲报仇,我不要你编故事救命。”曼度儿歇斯底里狂叫道。

    庆格尔泰早就不耐烦了,怒气冲冲走过去就要手起刀落砍了那小子,谁知孩子的母亲不知怎么会如此反应迅速,她一跃而起居然双手握住了庆格尔泰的刀刃,鲜红的血顺着蒙古弯刀一滴一滴落在血地上,如绽放的红梅。

    可怜的母亲流着泪跪了,用蒙古语对庆格尔泰说着什么。

    黄胜实在不忍心看这样的场面,一个孩子能翻什么大浪,养虎为患又如何?人间自有真情在,自己就是为了拯救汉文明才会跟建奴不死不休。

    如果无视了亲情和爱情,一切都是为了利益这样的汉文明还有意义吗?黄胜见识过那个儿子告发母亲,妻子揭发丈夫的年代,对那些彻底毁灭了真善美,自诩为了人民的畜生深恶痛绝。

    黄胜大声道:“住手,庆格尔泰扔掉弯刀,不许杀汉人!”孩子的母亲攥着刀刃呢,如果庆格尔泰选择抽刀会废了为救儿子的那个可怜母亲的双手。

    庆格尔泰有悟性听明白了,丢下了刀,茫然不解的看着黄胜。

    黄胜来到那个孩子面前道:“你在狼群长大,这不是你的选择,你今天选择死亡你的母亲也不会独活,你好自为之吧!”

    黄东山立刻让医务兵替那个母亲止血包扎,对那个孩子喝骂道:“你要是还有一点点人性就应该保护自己的母亲,而不是眼看着母亲空手夺刀来救你的狗命!”

    那个被一时的血性冲昏了头脑的孩子,此时无所适从了,一屁股坐在雪地上嚎啕大哭。

    庆格尔泰继续开始斩草除根,黄家人马开始收缴战利品,一个多时辰过去了,香喷喷烤全羊特有的味道漂来,原来那些被救的汉民已经烤了一百多只羊。

    黄胜招呼大家分批围着篝火大嚼美味,蒙古包里缴获的马奶酒也拿来了,羊太多了,黄胜宣布所有人都可以饱食,喀喇沁俘虏也不例外。

    所有战士都可以喝酒,但是不许喝醉,喝醉了领军棍三十。

    没有能够逃跑的喀喇沁女人被逮到了两千多,孩子有八九百,高过车轮的没有了,解救的奴隶有两三千,可以成为战士的不下五百。

    财物不是很多,虽然这个营地有八九千人,拿攻击建奴得到的财物不好比,按照出兵人数分了一成给了不好意思要的庆格尔泰,还有价值应该不会超过五万两银子,粮食只有四千石麦子和豆子。

    庆格尔泰为什么不好意思再分银子?因为他发现黄家人马没有一个私藏财物,而他就不止一次发现麾下勇士往怀里揣东西。

    这位头人是个实在人,认为这样分配缴获对黄家人马太不公平。

    黄胜哪里会计较这些小事,直接让黑虎把应该分配给庆格尔泰的财物、粮食等东西分开装车,叫过来黄家那几个出自他们部落的战士把这些财物交给他们的族人。

    蒙古籍战士都很意外,大人如此善待他们的族人自然让他们更加干劲十足。

    缴获的马匹和牛羊很多,大车有五千多架,这跟蒙古人经常迁徙有关,他们家家户户都有不止一架马车或者牛车。

    黄胜知道这里的车辆理论上可以运走这里的一切,因为营地的这些东西就是这么运来的,牛马用来套车,羊杀了吃肉,吃不了的也杀了装车。

    自己队伍要行军,可不能赶着活羊几群跟着,太慢了,虽然知道短时间不应该有大股骑兵追来也要火速退兵,如果被大股敌人追上了,黄家人马可以结阵逃跑,但是这些缴获就带不回去了。

    天快黑的时候,追杀满珠习礼余部的喀尔喀骑兵回来了,人人都兴高采烈,他们缴获了战马五百多匹,铠甲兵器若干,女人也俘获了一百多,至于得了多少财物黄胜没有打听,看他们那高兴的样子应该收获颇丰。

    他们献上了喀喇沁骑兵首级三百七十几级,一个个跪在黄胜面前忏悔,赌咒发誓以后跟着黄家打仗一定会身先士卒,甘为黄家人马的急先锋。

    黄家人马已经在他们面前展示了军威,这些崇拜武力的战士来表示臣服,黄胜自然好言宽慰一番。

    黄胜的六十二个蒙古籍麾下和庆格尔泰的百十人,已经跟那五百能够成为战士的蒙古人,一起吃着烤全羊喝着马奶酒,谈论过了他们的身世。

    本书起点首发,如果各位看官觉得本书还行,请到起点中文网给本书投一下免费的推荐票支持一下作者,一定有更加精彩的情节回报给书友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