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二百四十九章:目眦欲裂
    人喊马嘶来了三千五百蒙古轻骑兵,黄胜在他们集结时就用望远镜看得清清楚楚。

    因为黄胜选择的战场是一个高地的下坡,这里比敌人营地高出十米都不止,七里远,用肉眼看不到什么情况,用望远镜就是一览无余了。

    敌人骑兵在结阵,黄家人马也动了,所有马匹都在慢跑接近敌人。

    黄明理最兴奋,心里偷着乐:喀喇沁鞑子没跑,还傻兮兮选择阵战,鞑子们要坚持住,可千万不能一触即溃啊!

    满珠习礼看着那一个如方块推进的大军阵有些傻眼了,这是什么战法,明军是准备用车来撞我们的军阵吗?

    他们也太想当然吧?我们蒙古骑士的骑术多厉害,一拨马就会闪了,哪个会傻得挨车撞到呢。

    喀喇沁满珠习礼小台吉终于知道明军为什么有许多马车了,原来他们知道骑射不行,准备利用马车来弥补不足啊!

    小台吉的战旗在挥舞,意思应该是全军进攻,喀喇沁骑兵都打马呼啸而来,在自己的营地前,在己方兵力占优的情况下,喀喇沁骑兵士气高昂。

    他们认为赢定了,现在想到的是以最快的速度打垮明军,抢掠他们送上门的好东西,不能让他们逃了。

    两军都在前进,而且越来越近,三千五百骑兵冲击的气势果然不一般,大地都在震颤。

    满珠习礼有些兴奋,又有一点点莫名其妙的不安,明军来了这一点点人马深入草原是想效仿犁庭扫穴的汉将霍去病?

    恐怕事与愿违把!最后汉将李陵的下场才是你们这些胆大妄为明军的宿命,我可不会如匈奴单于那样留下你们主将的小命。

    紧紧盯着正前方明军的喀喇沁小台吉见两军已经发动,明军没有援兵赶来,不管明军有没有其他布置,马上对决的就是自己三千多骑兵对冲明军五六百车骑。

    他亲自呐喊助威,身边的亲兵也大声呼应,喀喇沁骑兵都嘴里发出呼哨,怪叫着打马冲锋。

    黄胜见敌人什么准备都没有,一上来就是骑兵冲阵知道单方面猎杀已经毋庸置疑了,如此战车阵就是给轻骑兵量身定做的,也只能对付骑兵而已。

    他笑了,优哉游哉摸了摸‘幸运斧’,端起枪架上一支早已装填待发的燧发枪瞄准前方,估算着敌人应该进入射程,立刻射击。

    可惜蒙古人没有醒目的白甲兵,黄胜只好选择了一个穿戴整齐的蒙古战士,也不知道他是十夫长还是百夫长?

    这一次家主枪响不仅仅是全军开火的信号,而且是全军加速前进的信号。因为两军对冲,不需要把敌人骑兵放近了再打,一进入射程就开枪会多出最少两次有效打击机会。

    黄家军阵正面侧面有二百几十支火枪一起打响,然后就是连绵不断的枪声不绝于耳。

    火枪手一共有一千二百多支装填完毕准备时刻击发的燧发枪,此时看见了前面密密麻麻的骑兵,只要在射击口平射,不用瞄准也会打到敌人的人马。

    况且担任战车上正副射手的都是黄家最好的火枪兵,他们的射击技艺比三个月前复州城下时又精进了不少。

    许多少年已经发展到不用瞄准,光凭手感就可以爆敌人的头。打枪就是如此,打出的子弹越多,射击成绩自然越来越好。

    不到一息两三千米尼弹就飞入了喀喇沁骑兵群。

    黄家的燧发枪还没有打足三轮呢,根本不用担心枪管过热,当然不需要停下来散热。这就是换枪不换人的好处,保证了最好的火枪手不断精准击毙敌人。

    蒙古人果然采取的是习惯成自然的绕行漫射,事态发展和他们主将满珠习礼的战场构想一般无二。

    唯一没有想到的就是他麾下的骑士分头往左右杀去时,战场留下的勇士多了不少,已经超过了小台吉的心理承受范围。

    这不对啊!咱们的战士老远就奔着明军左右翼去了,咱们还会有这么多人被明军火铳打到了?满珠习礼百思不得其解,智商值不太高的脑袋瓜里都是大问号。

    满珠习礼是知道明军火器射程的,他之所以敢全军发动进攻就是发现这一股明军连红夷大炮都没有,也没看见他熟知的虎蹲炮。

    他发现明军不是如司空见惯的列阵以待自己麾下骑兵的进攻,而是也冲过来了,他更加放心了,由此可见明军肯定没有火炮,笨重的火炮是不可以一边前进一边开炮的。

    谁知没有炮的明军也这么厉害,还一刻不停冲过来了。满珠习礼看见了战场上倒下的几百手下心疼得直哆嗦,那些战士都是家底啊!都是最忠臣的勇士,他们死得不明不白啊!

    小台吉暴怒了,像用自己身体撞击敌人愤怒的小鸟,战旗挥舞中军冲击,他自己也拿起心爱的雕弓,在一群卫士的簇拥下冲锋。

    当然他们不是想给明军迎头痛击,而是往左右两翼去了,他们不服气,还在幻想以漫射搅乱明军的阵列呢。

    黄家战车群推进受阻,速度上不来,不是被敌人打得受阻了,是被出现的战马尸体堵了,大大影响了流动堡垒推进速度。

    喀喇沁骑兵被打乖了,远远地就避开流动堡垒的正面,斜斜的往两翼去了。

    两翼的火力虽然弱了许多,一次性只有四十支火枪打响,还会有三五支打不响,需要再来一回,这没法杜绝,这个时代前装枪就是这个德行。

    但是紧靠左右翼的弓骑兵各一百二十支钢箭就不客气了,他们开弓放箭的速度比喀喇沁骑兵快三成,弹簧钢和钢丝弓弦可不受寒冷的影响,跟牛筋弓比完全不是一个等级,而且可以接二连三力道不减。

    关键是有效射程比骑弓了远二三十步,完成满射兜了圈子回去重新列阵的喀喇沁骑兵又少了许多人马。

    双方第一次较量告一段落,满珠习礼的麾下再次集结,他看了看灰头土脸的部下,脸上的肌肉在抽动,貌似折了超过两成人马啊!

    再看看明军阵列前,许多穿着重甲的步兵在捅自己落马的战士,满珠习礼目眦欲裂。

    他还没有想好下面该怎么打,黄家装甲战车已经慢慢的推进,通过了那障碍物过多的屠杀现场,又再次结阵如墙开始加速,直对着喀喇沁骑兵阵列平推过去。

    看着压上来的明军战车群,满珠习礼有了调头逃跑的冲动,可这不是在攻击敌人的地盘,这是在自己家门口打仗啊!

    后面就是自己的妻儿老小,自己还有两千多人马可以一战,就这样放弃了以后如何面对部落父老?

    本给本书投一下免费的推荐票支持一下作者,一定有更加精彩的情节回报给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