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二百一十一章:如此强军
    此时复州城里活跃着一群奇怪的人,他们手里拿着的不是钢刀,而是刷子,他们在醒目的土墙上涂涂画画,然后一个三十岁左右穿着文士袍的读书人叫过来几个阿哈问他们道:"尔等看得懂墙上画的是什么意思吗?"

    阿哈甲道:“大人,这是不是画的明军打败建奴救咱们的故事啊?”

    阿哈乙道:“画得太像了,那些被砍了脑袋的咱们一眼就能认出是建奴。”

    “太对了,哈哈哈,大人的指点太妙了,学生们,你们就如此创作,大人说过,咱们的画笔也能低几万兵呢。”

    这位就是宣传队的画师尚慕明,他自从被黄胜从海盗窝里解救后就一直在黄家当美术教师,他在黄家湾岛安了家,已经有了妻子。

    这是大管家赵蕊亲自帮他张罗的女子,会写字能读书,赵蕊明明白白告诉尚慕明这位叫贺兰的女子和尚慕明有着一样的遭遇,她曾经被建奴霸占过。

    赵蕊一直带着家主第一次袭击石头寨时解救的汉人少女贺兰在黄家做事,想给才十九岁的她寻觅一个归宿,黄家这样的女孩子太多了,而且越来越多,长期以往也不是个事啊!

    赵蕊挑选了她认为才貌最出众的贺兰找尚慕明说合看看能不能成功,贺兰的心里惴惴不安,见到大她十几岁的尚慕明羞答答不敢说话。

    谁知尚慕明一眼就相中了贺兰姑娘,根本不介意她的过往,两人结婚后恩恩爱爱相敬如宾。

    赵蕊这一次成功的撮合了一对沦落人,信心大增,接着又解决了几对,家主对她的作为大加赞赏,让她再接再厉,争取把这些女子都嫁了。

    尚慕明娶了温柔贤惠的妻子,有了一个温馨的小家,在黄家这个大家庭里又有体面的工作,日子过得舒坦,对黄家的认同感倍增,他心无杂念教书育人。

    家主安排了画宣传画的工作给他,尚慕明干劲儿十足,他这一次也随军来到了复州,带着几十个学生在复州留下宣传画和标语。

    这是黄胜带着他们去京师做广告时才想到的,建奴人太少,他们如果不能成功利用汉人就会一事无成。

    黄胜太坏了,专门杀建奴,几乎斩尽杀绝,对于汉人采取尽可能不杀尽量留下的办法,可惜汉人不知道,建奴也不明白。

    这样怎么行?如何广泛宣传让敌占区的汉人都知道呢?

    没关系,咱们黄家人才济济一堂,黄家可以写给大家看!不识字?也没关系,黄家画给大家看。

    以后每攻取一地,政治宣传画和反建奴标语就会铺天盖地,通过这些通俗易懂的表现手法告诉在敌占区为奴的所有汉人,大明没有遗弃他们,还在不断攻击建奴占领的城市和乡村解救他们。

    当宣传效果体现时,起到的政治目的太好了。建奴很快就知道明军打来自己就死定了,而家里的奴才就盼着有怎么一天,他们有可能造反,会背后使绊子配合明军,会被明军救走。

    汉人阿哈觉得有了盼头对王师望眼欲穿,建奴会更加提防阿哈害怕他们反戈一击,主子和奴才的关系马上就变得微妙了。

    他们相互不信任互相防备,当然会离心离德,关系无比紧张还要在一个屋檐下一起生活,这样的日子恐怕谁也不会觉得舒服。

    这一招堪称杀敌于无形,这样的政治攻势会直接削弱建奴的力量。

    然而要达到理想的效果就必须能够打进建奴控制区,制造出建奴被杀汉人被解救的事实。

    黄家已经不止一次打进来了,以后每年都要来几回,单看看建奴吃不吃得消啊?

    破坏了整整三天,黄胜才心满意足收兵回家,战果辉煌,得真奴首级九百多,其中青壮四百出头,旗丁阿哈不多不到三百,估计里面有许多还是起义汉军死在建奴手上的,只是人死了无法说话,都被搞拆迁的工程兵算了斩获。

    得了建奴正兵腰牌三百八十七块,其中巴牙喇四十六块,没有发现牛录额真的尸体和腰牌,号旗缴获了四面,是在甲喇额真官署获得,黄胜认为那些应该不是战旗,因为他亲眼看见建奴逃跑时还扛着他们的旗帜呢。

    这也不要紧,就把它当做缴获甲喇额真战旗四面来给张之极报功,被别人看出来不是战旗又如何,反正这一切与黄家无关。

    因为斩将夺旗的功劳完全是以勋贵家丁队为主获得,勋贵们是好惹的吗?他们无事还生非呢,谁敢没事找事?

    白牡丹她们已经统计出了缴获财物的大致价值,连现银有二十几万两之多,这就是建奴没有钱庄的好处,强盗们抢来的财物都藏在家里。

    建奴抢了别人几十年呢,他们积累的财富可不容小觑,万万没想到还有人能够来黑吃黑把他们也抢得干干净净。

    黄胜高兴坏了,家里到处在大投入,黄家的现银已经所剩无几,建造先进战舰可是一个太耗费银子的大事,眼睁睁就要入不敷出了。

    这一次建奴帮忙捐赠了如此多的财产,真不好意思,黄家只好笑纳喽!欢迎下次再来。

    逃亡的甲喇额真塔喇楞额礼一路到有驻防的军堡换马,他的政治觉悟还是有的,根本不敢说自己被明军打败落荒而逃来到此处。

    这些军堡最多的不过几十人而已,他们如果发现自己这样有上千骑兵的甲喇额真都被明军打垮了,造成恐慌可不得了。

    他只说自己有紧急军务要火速赶去锦州寻找主子,无需多问赶紧准备食物备好战马,自己立刻赶路。

    太远了,即便他不要命的跑,都快赶上大明六百里加急了,还是花了两天才见到了主子莽古尔泰。

    奴酋家五小刚刚接到了复州派来求援的信使,还在将信将疑时,大奴才塔喇楞额礼就丢了复州城逃回来了。

    这他妈的也太快了,复州城连一天都没守住?这个奴才是干什么吃的?

    气炸了肺的野蛮人还没听塔喇楞额礼说完一句完整的话,就挥着鞭子猛抽,一边打一边骂,可怜的大奴才近两天没休息过,此时眼睛一翻晕了。

    莽古尔泰这才想起询问为何遭到如此惨败,又是怎么败得如此之快?他抓过几个逃回的巴牙喇一边打一边询问。

    听完了几个奴才的哭诉,五小有些晕,头皮有些发麻,什么时候大明有了如此强军啊?

    他虽然粗鄙,却是打老了仗的,知道这时赶到复州什么都完了,但是不去又不行,留下一半人马防止宁远这里跟复州那边玩互动,自己带了三千多骑兵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