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二百零六章:火力输出
    黄胜大人的亲兵队挂从七品衘的小旗官刘国正又不务正业了,他不老老实实在大人面前装门面,因为他发现不可能有任何敌人能够杀到家主战车五十步内,大人在车内打枪安全得很。

    他经过大人同意,跳下战车挥挥手,步行跟在附近的十四个麾下就都过来了,这些武术家来到黄家做亲兵,把家小都带来了。

    特别是以武易,左守全为首的那五个死皮赖脸缠着跟来的沧州会家子,他们都觉得太幸运了,当时有几十个习武汉子都要来黄家当家丁,可惜人家满员了不要,其他人都悻悻的回了家。

    只有他们不肯放弃这样的机会,对负责招募的刘大人表态,哪怕去黄家做苦力都行。

    见到了和善的家主,不但留下了每一个人,而且马上安排了住房,给他们的家眷分配了工作,他们很快就获得了缠绕钢甲和头盔。

    每人都配发轻钢圆盾和单手战斧,他们都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练家子,又苦练了近三个月单手战斧,现在都想在家主面前表现自己呢。

    十五个亲兵也加入到了砍杀建奴的队伍,确实是砍杀,而且是双手挥砍,轻钢圆盾和战斧都舞得上下翻飞,当然也是血光四溅。

    这一次他们腰里还没有别着双管燧发火铳呢,一旦装备了热兵器,亲兵队的战斗力恐怕可以作为特种兵使用了。

    塔喇楞额礼是个一根筋,他跟着老奴南征北战从一个余丁花了二十年时间一步步做到了指挥五个牛录的甲喇额真,打了大小战役不下于百次,身经百战真不是吹的。

    他从来都没见过在后金军引以为傲的野战中打不到敌人光挨打的战利,如果后金队伍野战都打不过明军了,以后女真人还能活命吗?

    甲喇额真战旗依旧在挥舞居然还是全军冲击的号令,此时的女真血性尚存,他们已知必败还准备发动临死一击。

    这小子不愧久经战阵,他带头直奔右翼狂冲,右翼有黄家九十个弓骑兵,指挥官是黑虎,以他的性情应该是带着麾下对冲过去,狭路相逢勇者胜也。

    弓骑兵此时正好挡在装甲战车和冲锋建奴的中间地带,按理说应该必须冷兵器对决了。

    可是黄大人在演习时就有出现这种情况时的针对性训练,咱们的弓骑兵太金贵才不和野蛮人玩互相砍杀呢,敌人冲锋黄家骑士很没骨气的回马就跑,注意了,是跑,不是逃,是绕着装甲战车群兜圈子玩曼古歹。

    装甲战车上的火枪手再玩精准射击,我军完全可以不需要付出伤亡的代价就可以解决孤注一掷来拼命的建奴何乐不为呢?

    如此战法可不是大部分明军可以采用,这个时代的军队讲究有进无退,其实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军人都是为了吃粮来混兵丁,他们没有文化,对国家概念模糊,对民族观念没有认同感,对自己的上官大多数都是仇视。

    上战场都是由军官的家丁队督战才硬着头皮前进,如果这时候有一支队伍往后跑,有可能带动全军调头逃跑,军阵一乱崩溃在旦夕之间就形成了,最后无论督战家丁怎么砍杀也止不住仓皇逃窜的败兵。

    而黄家私兵是训练有素的知识青年,他们有思想有文化,都是坚定的民族主义者,他们跟建奴都是仇深似海,服从命令已经成为本能。

    模拟各种各样的突发情况的演习不知道进行了多少次,每一次战斗每一个战士都熟知自己的任务和位置,是进是退自有章法。

    黄胜可以骄傲的宣布,这个时代绝对有可以全歼黄家人马的部队存在,但是不会有任何击溃黄家私兵的部队。

    黄家军队哪怕减员七成都不会崩溃,因为他们的主将如果遇到这样的情况就会含笑选择战死,陪着因为自己的蛊惑而来到血雨腥风战场上的每一个战士光荣的死去,哪怕拯救即将没落的汉文明成为泡影。

    当黄胜发现自己苦心培养的英勇战士纷纷倒下时,知道自己的一切努力不过是过眼云烟,他会陪着自己的战士们血战到底一同慷慨赴悲歌。

    怕死又如何,到了不得不死的时候,自然会抛头颅洒热血,哪怕仅仅是告诉世人曾经有那么一群汉人,他们没有被任何人征服而已。

    黄家战士对家主无限敬爱,他们平常接受的都是民族主义教育,满脑子都是精忠报国的信念,听到的故事也是赞扬忠仆孝子,讥讽汉奸小人。

    黄胜相信他们没有任何人会扔下主将溃逃,他们会跟着家主倒在冲锋的路上。

    黑虎带着左翼九十弓骑兵回马不紧不慢往后跑,不断回身射箭,右翼韩宽带着九十人兜了大圈子准备袭击建奴后军。

    塔喇楞额礼仅剩二百多骑,他一股血勇昏了头,想把明军左翼大约一个百总的骑兵留下,他认为兵力比是二比一,同样是骑射后金军完全有信心轻松取胜。

    可是明军太坏了,他们根本不敢给自己接近拼杀一场的机会,他们一边逃跑一边射箭,很快又有火铳加入进战场了。

    塔喇楞额礼的骑兵又有数十人落马,他眼睁睁看见明军左翼骑兵转过他们的战车阵,尾随着已经发动的右翼骑兵断自己的后路去了。

    塔喇楞额礼意识到一切都完了,他把复州精锐全部带出城池野战,根本没有想到不到两息自己的队伍就所剩无几。

    如今进退不得,进是挨火铳狂揍,退很明显不可能了,复州城如果放下吊桥,打开城门,恐怕是明军骑兵先赶到呢。

    本来准备选择轰轰烈烈厮杀一番光荣战死的塔喇楞额礼忽然觉得悲从中来,不带这样打仗啊!

    野蛮人哪里见识过类似于现代战争的打法,黄家采取的是车,骑,步协同作战,跟敌人比的不是悍不畏死,而是比的火力输出。

    当然如果比悍勇,黄家战士绝不会逊色于任何一支部队,比协同作战已经是这个时代当之无愧的王者,连词汇都不全的野蛮人哪里会是对手。

    本书起点首发,如果各位看官觉得本书还行,请到起点中文网给本书投一下免费的推荐票支持一下作者,一定有更加精彩的情节回报给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