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一百九十九章:提前布局
    张维贤还是不太放心,三人讨论了许多细节后才定下了方案,英国公终于下定决心,让张之极带上所有心腹家丁五百人去宁远走一遭。

    届时联络一些交好的勋贵,估计会凑到三千铁甲家丁骑兵队,只要不冒进,虚晃一枪全身而退完全有把握。

    计议已定,黄胜告诉英国公父子,黄家人马明天就回去做准备,京师的工程完全由小公爷和楚儿管理,还请伯父多多帮衬。

    英国公张维贤很豪爽的表态,让黄胜放心,在京师没有人敢不给英国公面子,王恭厂工程乃是圣上恩准的,如今灾民已经得到了妥善安置,圣上龙颜大悦已经多次夸奖张家、黄家之付出,不会有任何乱子。

    他还叮嘱黄胜也不要拼命,实在无法搞来建奴首级也无妨,自己可以出面摆平那些买主。

    老人家看来已经有些喜欢上了准女婿,怕他有闪失,唠唠叨叨了许久。

    黄胜嘴上表示感谢,心里不以为意,别说砍了建奴首级可以换好处,哪怕任何好处都没有,最后扔粪坑里,老子也要去找那些畜牲的晦气啊!

    准女婿上门当然要喝酒,张家又摆了几桌宴席留黄胜,这一次大不相同,黄胜的面子在张家直线飙升,地位仅仅次于张之极而已。

    张家的弟兄对这位大才子是真心佩服,他在京师随随便便一个动作都是满城风雨,这一次不但名利双收还误打误撞救了几万人,连老夫人都在背后夸讲他。

    张家这一次陪着大才子貌似瞎胡闹,却多次得到天启帝赞誉,张家兄弟都觉得跟黄家结亲与有荣焉,纷纷来敬酒,陪着一直喝到二更。

    楚儿打听到公子不是来提亲,而是来辞行回辽东,心里难受死了。

    她已经来看了好几回,谁知这个没良心的跟父兄喝酒聊天好不惬意就是不见他出来方便,没办法,大才子的肾功能很好,不用老往厕所跑。

    黄胜一边喝酒一边给张之极出了许多坏主意,让他带着那些勋贵家的子弟和家丁出发时一定要搞得街谈巷议,动作要慢动静越大越好。

    出山海关时请高第老大人多派兵马护送去宁远,路上走慢一些,声势搞得大些,不要怕麻烦营盘要扎得牢靠,探马要多派。

    千万别因为装样子被建奴当做强敌来袭击他们的,被敌人来个先发制人在路上把他们打了就麻烦了。

    张之极对这一次的行动充满信心,他也是能够纸上谈兵的军事内行,认为自己的队伍可不是少量建奴能够成功袭击的,如果敌人千军万马出动,探马不可能觉察不到。

    酒罢小公爷送黄胜回去,俩人一路上还在完善如何出风头,如何威风凛凛出山海关吓唬建奴。

    黄胜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问张之极道:“不知英国公家跟信王有没有来往啊?”

    “自然有,关系还不错,贤弟为何关心此事?”

    “太好了,信王仁孝,乃是圣上胞弟手足情深,小弟以为兄长要专门花些心思跟他相处才好,圣上知道了想必心里也会欢喜呢。”

    黄胜可不知道朱由检是不是仁孝,只知道烧冷灶会得到意想不到的好处,提起布局而已。

    “这是自然,以后愚兄会经常去看看信王,带些好东西孝敬他。”

    “不要弄什么华而不实的东西,过几天送两面西洋镜和一辆轿车过去。”

    “啊?这么大手笔,贤弟是不是有什么用意啊?”

    “没有,没有,送东西给圣上亲人就是对朝廷的忠诚,兄长认真做肯定有好处。”

    “嗯!有道理,礼多人不怪,愚兄明天就操办此事。”

    一个焦急的声音传来打断了两人的话语:“公子,你明天就回去了?就没有话要交代奴家?”

    美人泪光盈盈,满脸的凄惶,夜风吹动丝衣也凌乱了她的发,月下孤零零的身影更加显得无助。

    “楚儿,我一直在你家盼着见到你呢,就是不见你来,又不好意思让你父亲叫你出来,我都急死了。”黄胜随机应变的本事可不是盖的,他知道女人要疼更加要哄,只要是女人都是一个德行。

    楚儿一肚子的怨气被黄胜一句话就抛到了九霄云外,张之极见俩人好似有万语千言要说知趣的回避了,他告诉黄胜一定会跟信王搞好关系,让随从也散开别傻兮兮让小姐看着生气。

    夏日的夜晚凉风习习,俩人在花园里散步,黄胜看看左右没人,把一直落后几步楚儿的手牵了,此时此景别有一般滋味在心头。

    温馨浪漫的一对小情侣花前月下无目的走在一起,听几声蛙鸣,看几眼心上人。

    小萝莉被情郎牵着柔荑心里说不出的温暖,羞红了脸落后半步跟着公子在花园里瞎逛,她盼着这样的路永无止境才好呢。

    “楚儿,那些住进新居的老百姓都对你家感恩戴德呢,送人玫瑰手留余香,做好事的感觉如何?”

    楚儿每天都被那些被安置的难民追捧,感谢的话听了无数次,心里甭提都得意了,见情郎问起,立刻兴高采烈摆起龙门阵。

    女人最是爱说话,既然被勾起了话题,此刻黄胜只需要认真听着就行了。

    回迁原王恭厂的居民可不是如后世那样,谁也不敢挑肥拣瘦,他们也实在没有想到这辈子还能住上如此漂亮的楼砖瓦房,还是带二层的小楼,他们真的怀着感恩的心呢。

    “公子,奴家太喜欢做这样的事情了,看着那些老百姓的笑脸,奴家心里就说不出痛快……。”

    一路说说笑笑,小萝莉心花怒放,不知不觉中,俩人就一起依偎在美人靠上。

    楚儿身上只是一层单薄的丝衣,黄胜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年轻且活力四射的少女胴体。

    楚儿姑娘任由情郎的温柔手在自己的身上游走,她钻入情郎怀中呢喃道:“公子,奴家舍不得你走呢,奴家心都碎了……。”

    “好姑娘我也舍不得你呀,乖!再过几个月我找机会来京师见你,求你双亲同意咱们的婚事如何。”

    “嗯!公子要快些来呀!母亲现在都肯奴家帮着公子做事了,今天都知道奴家来见你呢。”

    小萝莉幸福得有些晕眩,如今家里所有人都喜欢自己的情郎,母亲知道了搏戏的原委后态度转变了一百八十度,已经在几个姨娘面前夸过准女婿了。

    只是公子太忙,每天都有太多事,如今又要去杀敌建功,何时才能够和奴家朝夕相处啊?

    “公子,你一定要小心啊!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奴家就不活了……。”

    小萝莉一时间哽住了喉趴在黄胜肩上哭得泣不成声。

    黄胜看着伤心不已的俏佳人于心不忍坦白道:“楚儿,我告诉你一个大秘密,你可千万不能告诉别人啊!”

    好奇害死猫,女人都好奇,楚儿果然被吸引了,忽闪着美眸道:“公子,我们都这样了,奴家心里早就把自己当做你的人了,不管是什么秘密奴家都藏得住呢!”

    “我其实胆小得很,也比较怕死,所以每一次出击都是谋而后动,黄家目前斩杀建奴数百,只不过有几十人受伤,运气很好还没有一位战士阵亡呢。”

    “公子骗人,你如果胆小怕死,大明就没有敢说自己胆大之人了,我家也是武勋世家,打仗如何能够不死人?公子不要安慰奴家了,奴家晓事理呢!”

    晕,小姑娘根本不信自己的老实话,没辙,只好道:“楚儿,黄家上一次来京师的家丁你也认得不少,你嫁来黄家时,我让他们都来拜见主母,你看到一个都不少就会信了。”

    楚儿大羞,整个人都蜷缩到了黄胜的身上,悄悄地在情郎耳边如梦呓般道。

    “公子,您要保重自己早日回来呀,奴家牵肠挂肚呢……。”小姑娘已经用上了敬语,她已经把自己当做大才子的妻子了,放下国公爱女的身份,扮演起男尊女卑的主妇角色。

    别了依依不舍的俏佳人,黄胜再次踏上征程,黄家人马今非昔比,他们已经超越了这个时代,愚昧的建奴又要倒霉了。

    本书起点首发,如果各位看官觉得本书还行,请到起点中文网给本书投一下免费的推荐票支持一下作者,一定有更加精彩的情节回报给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