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一百八十五章:醉翁之意
    阉党其实就是帝党,他们代表的是皇权利益,而东林党代表的是大明封建地主阶级利益。天籁小  说WwW.』⒉这里当然没有代表劳苦大众利益的如何党派。

    天启末年阉党把持朝纲,国事其实还算稳住了,有了渐渐往好的方向转变的可能。

    后来崇祯小朋友上台傻兮兮把皇家养的鹰犬杀了重用东林党人,最后国事每况愈下。

    到了崇祯末年,皇帝居然想为魏忠贤平反就可见一斑,他最后无可信赖之人,无可用之兵,不得已在宫廷训练一群太监为內操,准备靠他们打仗。

    政治斗争是最下流和无耻的,国朝的刘某人被诬陷为特务、工贼、内奸、走资派打倒了十几年就能够说明一切问题。

    黄胜的判断,魏忠贤被掌握着舆论以及笔杆子的东林党妖魔化了,那些欲加之罪都站不住脚。

    所以阉党斗东林党,黄胜的理解就是狗咬狗一嘴毛,东林党有铮铮铁骨如杨链、左光斗等等那样的好儿男,阉党也有为国为民的好官员。

    但是,不管是什么党的成员都是玩政治的,他们始终绕不开结党营私的圈子,总而言之还是人少畜生多,池浅王八多。

    党争导致大明亡国,导致汉文明被践踏,东林党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魏忠贤没有见过黄胜,可是这位声名鹊起少年英雄的名声已经如雷贯耳了。听崔呈秀读完奏疏定调子道:

    “崔大人,那个主将黄胜,咱家倒是有印象,上一次孙阁老为了他的封赏都不要老脸了,如今看来是咱家误会了,孙阁老确实是为国举贤啊!”

    “九千岁,确实如此,这位才子是个会打仗的,他跟建奴仇深似海,肯跟那些野人拼命。”

    “是啊!要是咱家的满门都死在建奴手里,也敢推着炸药车去干。”魏忠贤毕竟是混混出身,市井游侠气还是有一些的,绝对不是软蛋。

    就凭他失势之后不肯受辱选择上吊自杀就能够说明问题,可惜逼他上吊的崇祯皇帝在十七年后也学了他。

    “九千岁,您的意思是照准高第大人的折子吗?”崔呈秀作为大明堂堂兵部尚书表现得像老太监的家奴,一副早请示晚汇报的奴才相。

    “不急,看看再说,让大家再吵成一团,单看看那些东林党有什么动作。”

    朝廷大佬们的勾当,黄胜小大人不得而知,也犯不着知道,他不会投靠阉党,因为那样做会后患无穷。

    他更加不会投靠东林党,那些长于党争不干正事的家伙不能信赖,自己展特立独行在体制外的势力倒是可以一试,实在不行就成为军阀走武装割据的路子。

    黄胜看着新收的四百十五岁上下的少年,只见他们所有人脸上都有菜色,很明显运河纤夫们在这个冬天里又是饥寒交迫。

    那些少年都无比兴奋,黄家是个什么情况大家都熟知于胸,他们其中有些人还参加过去年黄家的选拔,可惜没有被看上。

    过去的一年里,纤夫窝棚区谈论最多的话题就是那一百少年去了黄家当差日子如何过得好,那些跟着去的父母兄弟如今走出来都像官老爷了。

    今天聚居在通州的运河纤夫子弟终于见到了加入黄家的兄弟们,如今这些孩子一个个精神抖擞干干净净,满嘴都是他们听不太懂的新词汇,人人都能写会算,还有几个是真正的官老爷。

    他们经过激烈的角逐,得偿所愿成为黄家的家丁,当然心花怒放。虽然身上还是破衣烂衫,脚上的破鞋都露出了脚趾,他们已经骄傲的昂起了头。

    因为他们是幸运儿,从此不会再受拉纤的苦,他们会成为读书人,成为谈笑间杀敌百步外的火枪兵战士。

    黄家这一次准备充分,装甲战车一辆都没有敢带,运兵车带了三十辆呢,车上装满了物资,晚上宿营就安排所有孩子洗澡换衣服。

    四百个像叫花子的纤夫少年换上了统一的衣服果然大不相同,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家主依旧给他们上第一课,当然还是学三个字,汉、民、族。

    连八百多少年一共有一千来号人赶到了英国公家的庄园,张之极得到黄胜派人送来的书信,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他还亲自在这里等候。

    英国公的城郊庄园离广渠门不过三里,紧邻官道,以前也曾经在这里练过一营明军,有好大一片场地,还有遗留的兵营。

    这些兵营能够满足一营兵丁居住呢,黄家如果来四千人住进来都不会觉得挤,现在才一千余人而已。

    这里地方够大,交通方便,还有如此之多的住房,用来办商品交易会绰绰有余。

    久别重逢两人当然有千言万语,张之极看着黄胜身边都是少年真的以为黄家遭受恶战,老家丁伤亡殆尽,一时间唏嘘不已。

    “贤弟啊!愚兄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啊!你看上去不像个视死如归之人也,如何做下这惊天动地的壮举啊?”

    “什么惊天动地啊?是小弟编故事骗人呢,区区几百建奴而已,哪里用得着如此拼命。”

    “啊?贤弟不是用火药炸建奴吗?”

    “是!不过不是推着小车去撞敌阵,而是躲得远远地用长长的火药捻子点着了炸,我家人马精贵这呢,如何肯他们去送死。”

    “啊?如此简单?害得愚兄白白替你担心一场。”

    “兄长,所以小弟建功需要大量火药,有时候运气不好,几千斤才炸到一两个倒霉鬼呢。”

    “也是,建奴又不傻,被炸乖了应该不容易再次上当。怪不得你一下子就用了五万斤火药,如此之多的火药恐怕一个小山头也给炸平了。”

    “兄长,你能不能帮兄弟多搞一些火药?有了这东西,小弟麾下得建奴级几乎没有伤亡。”

    “搞是能够搞一些,不过一下子几万斤,愚兄可没有那样的本事。”

    “不让兄长白帮忙,兄长给一千斤火药,小弟保证还给兄长一级建奴马甲脑袋如何?”

    张之极被如此条件吸引了,连忙追问道:“此话当真?贤弟不要诓骗愚兄啊!”

    “兄长,这是给您的价码,您可以牵头找勋贵弟兄帮忙,至于答应他们多少火药换一级建奴斩获,兄弟就不管了。”

    “啊?还有如此好事?愚兄让那些兄弟用两千斤火药换一颗真奴他们也愿意啊!”

    火药这东西在大明已经普及,市价在一两银子五到十斤之间,建奴级单人头赏就是六十两官银,另外的加官进爵就不好用金钱来衡量了。

    关键建奴不是泥捏的,得到斩获难上加难,有银子也买不来可以报军功的建奴马甲、步甲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