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一百七十九章:好事连连
    黄胜在训练军队的同时还集中能工巧匠开技术碰头会,劳动者的智慧是无穷无尽的,许多奇思妙想被激发出来。

    黄胜知道所有物事的发展历程呢,他只做引路人,让大家的研究不走弯路。

    在大家集思广益的基础上给大家定调子,明确研究方向,许许多多好东西就提前问世了。

    如铰链这样一个小小的传统工业品五金件,在没有它出现时,门都是用木质门窝来固定和开启。

    每一次开门关门都咯吱咯吱响,使用用了铰链后,开启房门不但减少了噪音,而且更加密封了。

    螺栓、螺帽等等标准件,木螺丝、十字螺丝刀的提前问世,更加解放了工匠的劳动力,增加了他们的工作效率。

    在无法焊接的前提下,黄胜提出了锻接、胀接、铆接的理论,工匠们都是有实际操作经验的大师傅,他们看到了黄大人画的五花八门的紧固件,马上就知道了如何制造和使用。

    黄胜要求赵时敏带着团队,把所有紧固件的强度要求和用途规格编制成标准,黄家所有工匠都必须学习和掌握。

    黄家如此跳跃式的发展完全得益于大明的工艺水平,领先世界的汉文明发展到这个时段,刚刚巧遇到了瓶颈。

    最大的障碍就是钢铁的要求达不到标准,因为没有风温技术的问世,大明包括整个世界生产钢铁时得到的都是半晶体,达不到完全液态的钢水。

    也就差了二百度就让钢铁的质量差了许多等级,由于没有合格的钢材,太多产品无法制造。

    先进的大明被落后的野蛮人灭了,汉文明最后在通古斯人殖民下完完全全落后了世界几个世纪。

    现在不会了,黄家有近似于后世的钢铁,可以冶炼高强度特种钢材,汉文明更加辉煌的时代马上就会到来。

    天启六年二月二十日,黄胜再次来到了觉华岛,宁远之围已解,宁远驻守的文官武将都弹冠相庆,这一次龟缩防守侥幸成功,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大家升官发财已是必然,那一万多具觉华岛军民的尸体被所有人无视了,那些曾经鲜活的生命只不过成为了历史书上冷冰冰的数字。

    袁大忽悠对觉华岛惨败其实应该负全责,可是这小子一点内疚的意思都没有,还假惺惺写了一篇悼词。

    “《祭觉华岛阵亡兵将文》,……吁嗟!巨浪茫茫,空山寂寂,皆汝等忠灵之所洒荡也。望故乡以何日,即转劫而无期,苒苒游魂,何不相结为厉,歼仇泄愤?在生之志,藉死以伸,则虽死之日,犹生之年也。尔其勉之!不腆之奠,涕与俱之。尚飨!”

    至于罹难军民如何善后这样的事情,黄胜这个小小的七品官没有发言权,只看到那些一一摆放在屯粮城的遗体不见了。

    黄胜心里鄙视这位误国误民的假英雄,决定跟他保持距离,连去宁远见他都不愿意,反正自己不归他管辖。

    直接派黄明理去宁远城邀请茅元仪和孙元化两位好友来觉华岛屯粮城议事。

    原游击将军官署没有被完全焚毁,现在已经恢复了一些设施,黄胜让人在后堂准备了一桌酒席,准备和两位科学家好好喝一杯谈谈心。

    两位科学家也很开心,他们守卫宁远有功,袁崇焕已经很无耻的报上了宁远大捷,还报上了:“炮过处,打死北骑无算,并及黄龙幕,伤一裨王。北骑谓出兵不利,以皮革裹尸,号哭奔去。“

    这小子搂草打兔子的本事实在不简单,最后野猪皮的死都被许多历史学家认定是在宁远城下被明军炮火所伤而导致。

    黄胜当然不会在辽东所有文武争相邀功的时候,不合时宜的指出此战非完胜而是惨败,做了这样的傻事于事无补还会使自己成为所有人的对立面,不值当。

    劫后再相逢,三人感慨万千,两位科学家都是第一次真正亲历战场,见了至交好友话匣子打开就合不上了。

    他们侃侃而谈宁远守卫战的光荣战果,两人讲得头头是道,还有了不少感悟。

    黄胜很虚心受教,不时恰到好处提问,他确实在认认真真体会城池攻防战,以后黄家私兵也许会遇到这样的战例。

    这一次宁远攻防战可圈可点,规模很大,可以总结的经验何其多也,黄胜当然问得仔细听得认真,愿意讲的和真心喜欢听的凑到了一起,大家当然聊得很开心。

    两位科学家有了实战经验,对火器的杀敌效果又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都表示以后一定要大力发展热兵器。

    酒过三巡,黄胜话锋一转,谈到了请二位好友来此的目的。

    “二位兄长,小弟在觉华岛也帮着做了一些小事,拿二位兄长的丰功伟绩不值一提,今天献上真奴首级三十,其中巴牙喇四级,马甲二十级,步甲六级。”

    黄胜就是愿意让出功劳使这两位科学家青云直上,他们谋取了高位对大明乃是好事,对自己更加有利。

    孙元化、茅元仪正洋洋自得谈论宁远大捷呢,听说小友有如此大的斩获,都觉得不可思议。

    孙元化道:“贤弟又找到机会出手了?太好了!如今正好趁着宁远大捷一起报功,这一次朝廷不知道要封赏多少文武呢。”

    “非也,非也,兄长,这三十级斩获是小弟特意给二位兄长预备的。”

    茅元仪道:“不可、不可,如今我们已经有了功劳在手,万万不能再厚着脸皮要贤弟分润功劳矣!”

    “无妨,小弟这一次斩获颇丰,明天就会去山海关找高老大人报功。”

    “啊?贤弟你究竟得了多少斩获啊?”孙元化惊讶道。

    “这一次小弟准备报上斩杀建奴超过一千余,献上真奴斩获二百七十九级,其中青壮过半,还有旗丁阿哈首级一百六十五级。”

    黄胜就是想盖过袁大忽悠杜撰的宁远大捷,明明没有如此多达到朝廷验功标准的斩获也算上了,反正还有高家兄弟那一百多极呢。

    两位科学家又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了,两人面面相觑有些无法想象。

    “小弟这一次还缴获了建奴牛录额真大旗三面,斩杀正白旗牛录额真图布库什……。”

    “贤弟,你一人之功就盖过了宁远大捷啊?我们老哥俩还在你面前班门弄斧,真是羞死人呢。”茅元仪郁闷道。

    “兄长此言差矣,如果不是宁远把奴酋吸引在此,小弟也不可能奇袭得手啊!”

    黄胜这倒是老实话,如果不是已知建奴大军尽出后方空虚,也不可能敢于深入虎穴。

    “哈哈哈,如此甚好,我们兄弟三人都升官发财以后当然能够守望相助再建功勋。”孙元化大笑道。

    “二位兄长,小弟请二位来除了分润功劳,还要交给你们三百多艘从觉华岛火场抢救出的海船。”

    茅元仪高兴道:“袁大人已经上报了觉华岛的损失,那些海船明明都被建奴付之一炬了啊!贤弟用什么办法弄出来了三百艘之多啊?”

    “无他,熊熊大火烧了几日,海上的冰层都烧化了,黄明理他们带着家丁冒着风险火中取粟尔,这些都是大明的财富,我辈都是食大明俸禄之人,当然竭尽所能。”

    黄胜大言不惭,把自己说成了高风亮节的君子了,根本不提自己黑了三百多艘好船。

    两位科学家很聪明,也不矫情答应收下这些海船,表示一定会让出力的黄家不吃亏。

    黄胜没有提五万石粮食的事情,两位科学家也选择性遗忘了,反正不可能有人拿着文书来讨要军粮,便宜了需要银子养家丁的好兄弟何乐而不为?

    三百多海船,不知道可以换多少物资呢,两位科学家已经在盘算如何再给贤弟一些实惠。

    送走了两位意犹未尽的好友,黄胜大人带着麾下直奔山海关,第二天上午,辽东经略府上上下下就得到了黄明道的回禀,赞画将军黄胜得胜归来,带着缴获向高督师大人邀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