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一百七十七章:载誉归来
    天启六年二月初,高智勇、高智谋带着两千多觉华岛幸存者直奔山海关水城码头,登6无需担心,那里有黄胜留下的临时码头。天籁小说Ww』W.⒉

    高第老大人在两个儿子刚刚去了觉华岛的当天晚上就闻报宁远被十几万建奴大军围了,中国人都喜欢夸大敌人的兵力,这是有传统的。

    高大人后悔死了,心里直恨听了那个黄口孺子的忽悠,自己一时鬼迷心窍让两个儿子去了觉华岛,现在如何是好?

    他无计可施,火派出许多探马去宁远探报军情,得到的回禀更加让他心惊胆战,宁远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连接近三十里都不可能,派出去的都是山海关弓马骑射好手,还损失了一半人马才把军情探明回来了。

    高第这几天都是欲哭无泪,悔不当初啊!自己本来就不稀罕当这个辽东经略,更加不愿意来辽东这个是非之地。

    这些骄兵悍将沆瀣一气哪里是自己能够驾驭得来?他们倒卖军需粮草吃空饷惹出事端,最后是自己这个什么好处都没有的空架子督师大人吃不了兜着走。

    如今自己进退两难也就罢了,还眼睁睁把两个儿子也搭上了,老人家这几天头都愁白了好多。

    老大人正在书房愁呢,高见跌跌撞撞奔跑进来了,门都没晓得关上,一股寒气袭来,高第被冷风吹得打了一个哆嗦。

    怒道:“混账东西,冒冒失失成何体统!”

    “老爷,大喜啊!二位少爷回来了,还带了许多人马,得了许多斩获啊!”

    “胡扯,他们如何会有人马?凭什么取得斩获?”

    高第根本不信,对儿子们太了解,读书只读了个半吊子,考了十几年都没有中举,成天风花雪月根本没有一丝英雄气,怎么可能杀敌建功。

    “老爷,小的句句是真,小的已经见到少爷了,还见到了一车的建奴级,小的就是先跑回来给老爷报喜,让老爷高兴来着!”

    高老爷子颤巍巍站了起来,用手撑着桌子道:“高见,快来扶老夫去看看。”他太激动,一时间挪不开步子。

    高见和几个丫鬟扶着老大人来到府邸门前,现外面已经人山人海,许多人都在高声议论,脸上都是愤愤然。

    高家两位公子受刺激了,在大门口远远地见到父亲就悲从中来跪下大哭不已,后面跟着的觉华岛低级武官和家丁已经哀声动天了。

    他们更加有痛哭的题材,他们真的有许多亲人在觉华岛死于非命呢,此时见到了辽东最高长官,人人都哭拜于地。

    一时间哭声震天,简直是闻者落泪听者伤心。许多山海关军民都心有戚戚焉,陪着垂泪几行。

    高智勇悲声道:“父亲大人,建奴凶残,屠了觉华岛啊!满屯粮城都是大明军民的尸体一万五千多人啊!……。”

    这一刻觉华岛的惨景又浮现脑海,高家二位公子已经被这样的梦魇折磨了几日不能安睡,他俩一时间涕泪交加话都说不下去了。

    高第老人家闻言大惊,一时间老泪纵横,也不知道是心疼儿子还是心疼死去的一万多军民。

    “挨千刀的建奴啊!咱们大明这是怎么了?就没人敢一战吗?”乱哄哄的议论声传来。

    “谁说无人敢战?”围观的人群里有人问道:“高相公,那些建奴级是不是你们家人马砍来的?”

    另外一个问道:“那里有好几个建奴白甲兵呢,谁如此厉害砍了如此之多的建奴啊?”

    成管库接话了,他大声道:“督师大人为了救觉华岛军民,战死了二百多忠勇的家丁呢,二位公子亲自挥刀杀敌,觉华岛军民拼死反击,斩杀建奴过千得级一百二十八级其中白甲兵十一级……。”

    “高公子了不起!好样儿的,学生佩服!”一个士子由衷道。

    “高公子是我辈之楷模!我们都要齐心协力杀建奴为觉华岛军民报仇!“一群老百姓高喊道。

    “好汉!好汉!都是好汉,我大明无忧矣!”一位老夫子感叹道。

    辽东经略府邸前聚集的人群都在欣赏大车上装载的建奴级和缴获的铠甲兵器,他们都热情的为高第和两个儿子以及他们的家丁喝彩,叫好。

    高官厚禄的辽东经略高大人,可是官场不倒翁,他能够一步步爬到大明正二品封疆大吏的高位可不是等闲之辈。

    高第经过短时间的激动已经回复过来,马上也开始秀自己忠君爱国、亲民及爱兵如子的光辉形象,对着紫禁城方向遥拜。

    眼中流泪高声道:“臣殚精竭虑,一心灭奴,然奴势大,臣初来乍到无心腹之兵将,故而派爱子率领家丁去觉华岛便宜行事……。”

    高第一番演讲,连草稿都不用,政治水平很高,效果太好了,围观的军民和文武都齐声叫好,府邸外热闹了许久方罢。

    官署后衙书房,高家父子三人在议事。

    “儿啊!如此泼天大功,黄大人就白白让给你们了,这让为父如何是好?”

    “父亲,孩儿邀请黄大人同来山海关报功呢,可是他不肯啊!他还要带着家丁去报复建奴,准备替觉华岛罹难的军民报仇呢!”

    “你们俩也不晓事,如此大功到手,为什么不拦住黄大人,还让他以身犯险?万一有什么不测得不偿失啊!”

    “父亲,您无需担心,黄大人说了,他不是去堂堂阵战,而是用火药做的大炸弹算计建奴,不会太危险。”

    “还好为父帮黄大人搞了许多火药,但愿他能够安全回师吧!”

    “父亲,孩儿有了如此军功说不定会被赐进士出身呢!如此大恩高家可一定要厚报啊!”

    “为父知道,黄大人不出面,他不是报上了幸存的黄明理、黄明道和二十几位家丁吗?”

    “父亲是准备厚赏他们?”

    “这是理所当然,功劳本来就是黄家人马获得,给黄大人的家丁家将厚报就是给了黄大人实惠。”

    “黄家的人马无比彪悍,人人都忠勇得很,只是人数太少,怪可惜了的,如果有成千上万,辽东之事大有可为啊!”

    高智谋这话触动了高第大人的心事,他沉默了许久。

    道:“本来为父还以为来到辽东任职会不得善终,如今有了黄大人让的功劳,全身而退应该没什么困难了,老夫总要在临走之前竭尽所能给黄大人钱粮、物资、人手,让他拥有一支可以一战的强军。”

    高第毕竟久在兵部任职,知道练兵动动嘴皮子空口说白话是画饼充饥,只要选对了人才,给他足够的支持假以时日一支强军指日可待。

    如今黄大人已经证明了他的能力,又是自己人,真的练就强军在手,完全可以不用看辽东将门的脸色,那些阳奉阴违贪墨军饷的给他们来个徐徐图之,过个几年具备跟建奴一战的力量也未可知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