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一百七十六章:重新做人
    在大部分兵力和人力都在收获战果的时候,黑虎、韩宽的骑兵一直在战斗,当然也包括十辆装甲战车的火枪手。天籁小说Ww『W.⒉

    狗儿跟黑虎的半个总旗弓骑兵在北面严防死守,斩杀了从石头寨往盖州方向逃跑的七个建奴老小缴获了他们的战马。

    很快又现了从南面来的七八个建奴马甲,黑虎和狗儿赶紧设伏。

    谁知敌人已经知道石头寨被袭击,只是准备来窥探虚实而已,都时时刻刻准备逃跑,小心着呢。

    建奴拉开了距离,黑虎人太少无法布置大包围圈,他带着人马冲出去时只围住了三人,狗儿和火枪手们一阵乱枪就把敌人全部击毙了。

    最后惹得黑虎百户官不太高兴,因为有一匹战马被打死了,爱马的黑虎认为三个建奴根本无法逃掉无需射马,如此好战马被活活打死太可惜。

    韩宽和鲁承祖搭档守南面更加热闹,来来回回干掉了复州方向来打探消息的七个建奴战兵,堵住了逃跑的十一个建奴,其中还有一个马甲,四个步甲。

    战果报告到黄胜大人这里,他哑然失笑,貌似自己帮了东江镇的忙呢,自己逗留在此一天,就会隔绝建奴信使的来往,最起码替毛文龙多争取一天以上破旅顺口的时间。

    历史上他就成功了,有了自己插一杠子应该更加容易。

    黄家私兵退得干干净净,又留下了九百多具光溜溜的无头尸体,但是由于气候的关系,已经不是太悲惨了,也没有恶臭,一个个冻得硬邦邦。

    这样的现场保证可以留给退兵来此的野猪皮欣赏,让他也感觉一下被别人爆了菊花后的痛苦。

    黄家来到石头寨搬运东西的所有人看着斩杀了一地的建奴尸体,没有一个人觉得于心不忍,都咬牙切齿叫好,只恨杀得太少。

    这就是刻意挑动仇恨的结果,在正月底,黄胜特地组织了黄家的所有人分批去觉华岛看过建奴暴行,教育当然要常抓不懈,如此身临其境的惨状可不是讲故事能够造成的效果。

    黄家不怕麻烦,连黄家湾岛的所有群众都赶一天一夜的海路到觉华岛屠杀现场上了一堂课,看着一万多罹难同胞的遗体,本来就憎恨建奴的黄家人民现在对这些兽类更加恨之入骨。

    如果黄家现在被建奴攻击,黄胜可以骄傲的认为黄家体系内无论军民都会义无反顾跟敌人血战到底!不会有人退缩了,哪怕是妇孺都会万众一心冒着野蛮人的箭矢前进。

    觉得于心不忍的整个黄家其实只有一个人,就是他们家主黄胜大人。

    没办法,他是来自后世的文明人,实在见不得如此腥风血雨,早早的就返回码头去了。

    撤退回到‘辽阳号’的黄胜大人一身疲惫,秘书荷香已经有些迷信公子的不败神话了,比前几次少了许多担心,见公子又安然无恙得胜而归,急急忙忙替公子卸甲。

    白牡丹、白芙蓉连忙打水伺候老爷洗漱,她们还在叽叽喳喳议论着刚刚创作的剧本桥段,内容就是建奴牛录额真被明军吓得自己抹了脖子的故事。

    黄胜对她们的创作热情给予了鼓励,还让她们可以表演得夸张一些。

    黄胜灵机一动想起来一件事对白牡丹道:“白牡丹先生,你有任务了。”

    白牡丹这一次不上当了,她一边给黄胜洗脚一边娇笑道:“老爷,您是不是又要奴婢去杀那些为虎作伥的汉奸啊?”

    “你们几个在这一次解救的汉民里挑选一部分或样子丑陋或长相凶恶又或很猥琐的出来。不许他们割小辫子,要留着。”

    “老爷,您太聪明了,奴婢们正在愁找什么样的人来演建奴和汉奸呢。”

    白牡丹放下老爷的脚就拉着白芙蓉,急匆匆就往外跑,她怕晚了这些人的辫子就被割掉了。

    “你们急什么,帮老爷洗完脚再走不迟啊!这一次所有阿哈的辫子都没割,等甄别完成举行重新做回汉人的仪式才动手呢。”

    随着实力见长,黄胜有意搞些仪式,来烘托出黄家军民的优越感,这一批的阿哈可不是割了辫子就能够做家丁,要让他们有了贡献才可以考虑收留。

    以后的黄家不会是人就收,需要经过努力争取才可以,这样安排黄家军民的凝聚力才会更强。

    三天后,满载而归的黄胜回到了黄家湾岛,他布置少年火器部队的所有战士采取上一次的办法甄别解救出的汉人阿哈,审讯投降的汉奸旗丁。

    让他们把在黄家湾岛劳动改造了三四个月的前建奴旗丁带出来,参加到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之中。

    效果太好了,那些汉奸有许多人认识在黄家湾岛服刑的人,他们原来都以为这些人肯定被砍了脑袋,如今他们活得好好地,脸上气色比以前还要好。

    经过和相熟的攀谈,汉奸们现这里真的是坦白从宽,抗拒杀头,被判了劳动教养比给建奴做奴才的日子好过多了。

    人人都一五一十竹筒倒豆子交代为奴期间的罪行,主动揭有所隐瞒的同类,争取获得在黄家湾岛劳动改造的机会。

    火枪手少年都有了经验,在黄东山、鲁承祖几个的指挥下,只用了两天就搞定。

    这一次被抓的汉民被建奴同化严重,许多人都是作为旗丁跟着由白甲兵带队的牛录精锐去三岔河伏击明军逃过上一次的袭击。

    最后被判杀头的有五男二女,三百多人被判劳教二十年到三年不等,还是一个原则,多给汉人机会,这样做黄家也不吃亏,有免费的劳力可用。

    依旧是召开公审大会,逐条宣布被量刑汉人的罪名,最后是人人拍手称快,公平公开的处理罪犯的模式在黄家逐渐形成。

    黄胜还语重心长的告诉曾经是奴才的汉人,让他们不要忘了屈辱的过去,一定要愤图强,唯有如此才能永不为奴。

    告戒那些被判劳改的汉民,自己只不过不忍心杀害自己的同胞,以他们在为奴期间为虎作伥的行为就应该一刀杀了,如今在黄家湾岛好自为之吧!

    这些人都是软骨头,当然一把鼻涕一把泪跪着表示一定会痛改前非重新做人。

    黄胜无所谓他们的态度,留着他们做劳力还不花工钱,只要他们还敢乱说乱动就立刻斩杀,表现好的当然会给他们自由的机会。

    这一次偷袭又是获得了大量人口,只不过从里面挑选不出什么好兵,但是这些人服从性太好了,因为奴性已经深入他们心底,在黄家湾岛做工,或者安排到海船上做渔民捕鱼都不错。

    大明以后会食物匮乏,黄家准备向大海要蛋白质,这一次得到大量海船只挑选一部分作为战船和货船,其余都准备作为渔船。

    采取拖网捕鱼的办法,效率比这个时代撒网捕鱼的效率高多了,而且都是船队行动,这个时代无法冷藏,黄胜准备采取现加工的模式,在船上就把活蹦乱跳的海鱼腌制晒干做成咸鱼。

    还可以采取烤干的办法,做成烤鱼干。再有就是带上大量的陶瓷罐和作料。分别用大明传统的方式做成风味品种不同的海鱼罐头。

    黄家生产的陶瓷,采用了先进的风温炉,都是使用煤炭,轻轻松松就能够获得能够让陶瓷致密化的温度一千三百五十度,成本只有大明官窑的十分之一,是民窑的五分之一。

    后世一个碗的价值根本不值一提,但是在明朝可是家当,在民国初年,鲁迅描写‘九斤老太’的文章还有一段对补碗的描述:因为碗缺口大,所以要十六个铜钉,三文一个,一总用了四十八文小钱。

    由此可见,碗在过去应该很值钱,老百姓宝贝得破了还会花铜钱补起来。

    黄家生产出的陶瓷完全走的是民用路子,采取的规模化大生产,根本不考虑利润,只要不贴本,能够养活几百个工人就行。

    现在都在满负荷生产,黄胜坏坏的,准备带着这些民用瓷器去日本倾销,一下子就会让倭国的陶瓷窑破产许多呢,这个时代的人应该不太明白什么叫做经济侵略吧!

    设计用来做罐头的陶罐更加便宜,因为只要过七百度的烧制就能够获得陶器。

    老百姓得到这样的罐子,可以当容器,用来保存米、盐、油都可以,孩子们用来藏过年得到的花生还会延长花生的保质期。

    做这些没有什么利润行当的目的还是以人为本,只要能够增加食物供应链,哪怕亏本都要干,只要能够增加就业机会就不算亏。

    本书起点,如果各位看官觉得本书还行,请到起点中文网给本书投一下免费的推荐票支持一下作者,一定有更加精彩的情节回报给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