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一百六十四章:狼烟再起
    天启六年正月,狼烟再起,建奴铁蹄肆掠,辽东军民水深火热。天籁小说Ww』W.』⒉

    大明在锦州右屯卫布置了一千兵丁,大凌河五百,锦州三千,正月十五打探到后金军铁骑数万渡过三岔河西进。

    原先拒不执行新上任辽东经略高第大人的命令,撤退关外飞地收缩到信地宁远一线固守的袁大忽悠一时间慌了手脚。

    他仓促下令撤退,明军在狼狈奔逃之下,造成了锦州、松山、大凌河、小凌河、杏山、连山、塔山七城军民“焚房谷而走”的悲惨景象,哭声震野,民怨而军益不振!

    而这一些现象已经被历史好多了,原来的历史是锦州右屯慌忙转移粮食,匆匆忙忙搬运一部分到了海边后金骑兵就来了,野猪皮抢得心花怒放。

    如今的结果悲催了,野猪皮虽然攻城略地势如破竹,可惜斩获有限,明军逃得无影无踪。

    攻破的城池里根本没有什么存粮和财物,建奴抢掠到的粮食仅仅够大军的口粮而已,根本没有富余的可以带回家。

    由于抓到了许多明军俘虏,经过拷问野猪皮恍然大悟,原来明军把粮草都囤积到了宁远和觉华岛啊!

    正月二十三日流着口水的强盗头子努尔哈赤带着一群惯匪围了宁远城,想破开坚城杀人越货。

    可惜攻城不是野蛮人的强项,宁远有许多孙元化亲自布置的火炮呢,明军已无退路此战当然必须死守城池。

    茅元仪和孙元化也亲自巡视,鼓舞士气,一时间炮弹乱飞,一不小心逃来宁远的锦州右屯屯粮通判金启倧就力战而死了。

    这绝对不是两位科学家干的,他们匆匆忙忙赶来看见了被炸得面目全非的老相识一时间还兔死狐悲了一把。

    到了晚上两人才醒过味来凑到了一起。

    “止生老弟,愚兄心里有事憋得慌不吐不快矣!”

    “火东兄莫非也是想到了黄胜小友?是不是想到了咱们在金大人那里留下的欠条?”

    “正是如此,今日的事情有些蹊跷啊!宁远如此多的文官武将都安然无恙,怎么就独独死了他呢?”

    “唉!不好说啊!金大人恐怕手伸得太长了吧!不管如何黄胜小弟这一次可赚大了哈哈哈……。”茅元仪越想越觉得有意思哈哈大笑起来。

    孙元化也是满脸红光,他道:“止生老弟,我们那个小友道行不简单啊!他看似歪打正着,其实是深思熟虑的结果啊!”

    “这样不好吗?他是个知情识趣的妙人,又是有勇有谋,我们三人以后互为犄角多好!”

    奴酋连攻数日,宁远城固若金汤,老奴此时根本不知道觉华岛已经可以直接骑兵奔袭,正心烦意乱之时八小喜滋滋来报告了阿玛这个好事。

    野猪皮大喜,他知道觉华岛是明军的囤积粮草物资之所在,实在没想到老天爷如此眷顾与他,立刻派出最早投靠他的蒙古大奴才之一武讷格带领蒙古诸部轻骑兵和女真本部正黄旗重骑兵突袭觉华岛。

    武讷格率领骑兵约万余人,由冻结的冰面上奔驰攻击。

    此时明军在临时代理主将姚与贤、王朝臣等军官的指挥下,辛苦了小半个月已经凿冰十五里为濠,列阵以车楯卫之。

    辰时,武讷格统领的后金骑兵,分列十二个千人队,武纳格居中,扑向位于觉华岛‘龙头’上的囤粮城。

    明军本来还以为凭濠坚守尚可一战,不料天公不作美大雪纷飞,早上的天气尤其寒冷辛辛苦苦开凿的冰濠又重新冻合了。

    姚与贤几个武官在这里集结了觉华岛可以机动的所有兵力七千余人,谁知建奴一鼓而下,随后就是单方面的屠杀。

    黄家私兵一直在严阵以待,所有望远镜都在窥视明军开挖壕堑的地方,谁知到了二十六日凌晨纷纷扬扬的大雪漫天飞舞,用高倍望远镜也根本看不到明军,连屯粮城都看不见。

    黄胜知道历史,也知道敌人会过一万骑兵,他一直幻想着建奴是不是呈梯队进攻,如果前锋建奴不多,突破了明军的阻击应该人困马乏。

    此时自己率领麾下利用反斜面的工事出击给建奴当头一棒捡个便宜,紧接着采取层层狙击交替掩护的办法缓缓退回战船。

    这样的模拟作战演习了一个冬天呢,如果成功实施可以得到许多斩获还可以掩护更多觉华岛军民逃到安全地带。

    但是这个计划必须要料敌预先才能够实施,如今天作孽,一百步外都看不清楚,如何能够让黄家私兵和野蛮的兽类去拼消耗。

    建奴万一是成千上万一拥而上,自己全军覆没都不在话下啊!黄家主将一时间心口血气翻涌悲愤异常。

    所有预案都取消了,黄胜下达命令,全体战士都回到战船待命,黑虎总旗的所有战马都牵到马船让马车夫们照料。

    燧枪火枪手、水手抬枪手、炮手、骑兵弓箭手时刻准备着提供射击掩护,接应侥幸逃到战船附近的觉华岛军民。

    后金骑兵轻而易举突破姚与贤布置的防线,继续履冰驰进,从靺鞨口登上6地,一举攻入囤粮城北门,乱砍乱斫,冲进城中。

    白茫茫的纷纷大雪也同样给建奴造成了麻烦,有效的遏制了野蛮人的杀人效率,觉华岛军民的命运已经和历史上不太相同。

    他们都饱食了五日肉饭有力气,手上戴着手套握得住长枪,知道有一个能够救命的地方,参加了几次演习都学会了如何逃跑。

    凶残的建奴在杀人,懦弱的明军在逃跑,觉华岛军民的哭喊声响彻云霄,后金强盗的狞笑声让人毛骨悚然。

    在船上严阵以待的黄家私兵都听到了哭喊,人人都血灌瞳仁,特别是那些出自觉华岛水师的战士更加心如刀割。

    黄家的战士都学习兵法,他们知道现在将要面对建奴千军万马,知道盲目出击会死伤惨重,虽然心里无比痛苦,但是没有人违令下船。

    此刻人人都渴望黄家能够再强大些,如果也有成千上万的战士,会让任何敢冒进的敌人血流漂杵。

    家主传令,所有火炮不可射击,火枪手、弓箭手以及抬枪手必须做到精准射击,尽量避免误伤大明军民。

    所有战船都在传达命令,这时‘辽阳号’官兵都看见黄家主将出来了,他也是咬着牙红着眼,腰间还别着一把斧子。

    黄胜心里太憋屈,自己只有六个总旗三百二十四人是可以进行登录作战的勇士,可是面对的敌人却是成千上万,如果自己凭着一股血勇去和建奴死拼,全军覆没那是必然。

    建奴对觉华岛军民高高举起了屠刀,而现在的自己却无能为力,只有选择留在船上,靠炮火的掩护争取射杀几个敌人出一口恶气。

    本书起点,如果各位看官觉得本书还行,请到起点中文网给本书投一下免费的推荐票支持一下作者,一定有更加精彩的情节回报给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