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一百五十四章:割舍不下
    “报告大人,谢谢大人,小的,不对,卑职一定为了大人舍生忘死,卑职会奋勇杀敌,卑职不怕死……。天籁小『『说WwW.⒉”鲁承祖不是说不出话,而是语无伦次了。

    这时狗儿缓了过来,扑通跪下了,哽咽道:“大人,卑职姓黄,永远都是黄家人,大人给卑职起个啥名字,以后卑职就叫啥。”

    黄东山道:“大人,狗儿总旗官是个孤儿,从小就这么叫着,没有大名,他也不知道自己姓什么。”

    “哦?原来如此,这样吧,狗儿以后就是你的小名,我还是这样叫你,现在给你起一个大名,你以后就叫黄东海如何。”

    “谢谢大人赐名,卑职从今往后就是黄东海了。”

    “顾山河、鲁承祖,你们也来黄东海这里跪下吧。”

    两人虽然不解其意,还是毫不犹豫来到黄胜面前跪倒。

    “今天我收你们三人为学生,希望你们以后成为所有军人的表率。”

    “学生叩见恩师。”三个火枪手军官兴奋莫名,磕头碰地出咚咚咚的巨响。

    “别忘了拜见二师兄黄东山啊!回去还要给大师兄赵时敏行礼知道吗?”

    黄胜在不遗余力培养心腹将领,特别注重对热兵器部队的控制,他知道只要有忠勇的强军在手,以后谁都要看自己的脸色。

    黄胜邀请张之极一起喝了顿大酒,把高第大人给的文书交给了小公爷,烦请他派人去王恭厂火器库把火药和鲁密铳领出来,帮忙送到天津卫码头,交给自己的船队。

    明年王恭厂火药库附近区域会生离奇的爆炸事件,这个让人费解的灾难和与印度“死丘”事件、俄罗斯西伯利亚通古斯大爆炸并称为世界三大自然灾难之谜。

    黄胜不相信是火药库爆炸造成如此巨大的破坏,即便有历史学家推断王恭厂当时存放火药有一百万至两百万斤,这么多黑火药应该不是一个仓库里存放,出了事故不可能一下子都炸,应该是此起彼伏才对。

    即便如此多的黑火药同时爆炸,威力恐怕不会平地炸出‘巨坑二丈许’,恐怕不能把石驸马大街上几千斤重的大石狮炸出内城飞到外城宣武门外。

    不管是什么原因,想方设法让王恭厂火器库的火药库存减少总会有好处,明年还要想方设法从这里搞大量的火药。

    黄家在天津卫早就有了联络点,负责人就是伤愈归队的两个重步兵,他们有些后遗症,没办法跟得上队伍了,转到了后勤。

    英国公家在京师可是跺跺脚城墙都要抖三抖的豪门,如此小事当然不值一提。

    但是黄胜就沾光了,如果自己去公关,不但要花银子和时间上下打点,而且还不可能领到足额。

    末代的大明已经**得千疮百孔,朝廷的物资就是官宦的财源,所有大人都是雁过拔毛。但是英国公家的油水就没有谁敢伸手喽。

    半个月后,‘九重天’大花厅有人准备大宴宾客,一时间搞得街谈巷议,原来是广宁大才子准备纳名噪一时的花魁娘子蓝彩儿为妾。

    黄家已经了许多请柬,准备以一个会同歌舞宴席为一体的新鲜接待方式,保证所有来宾不虚此行。

    为此,黄家的艺术班底联合了‘九重天’和‘怡春院’的红牌,排演了许多精彩纷呈的节目,当然也有许多好词曲。

    黄胜还是有的放矢,黄家团队在进行剧本的创作,再花一年半载排练后就会来京师演出,是否能够一炮打响,名声太重要。

    这一次连续三天请各方来宾,还是秀自己团队的阵容,让黄家继续保持娱乐业领军人的地位。

    张楚儿小姑娘最近愁坏了,自从那个浪荡子离开京师就没有来过任何书信,母亲已经开始张罗她的婚事,这些日子不知道看过了多少勋贵家的世子。

    虽然父亲英国公对黄胜公子无可无不可,但是老夫人旗帜鲜明的反对,还苦口婆心劝女儿死了这份心,如果真的嫁了那个花花公子,一辈子都不会快活。

    楚儿很想听母亲的话,把那个人忘了,可是偏偏是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不能相见的时间越长,相思却是愈浓厚了。

    听得哥哥说起他又来到了京师,楚儿姑娘心乱如麻,她只想有机会见一见那个人,当面问一问他……。

    可是现如今小姑娘被母亲禁足了,哪儿也不许去,楚儿心急如焚只好来求哥哥了。

    张之极见妹妹楚楚可怜的样子如何不知道她的小心思,可是母亲已经断了让楚儿下嫁黄胜的可能性。

    他虽然喜欢这个好朋友,也知道他文武全才,可是母亲有多固执他早就领教了,连父亲大人都让她三分呢。

    现在妹妹的终身大事陷入僵局,小公爷也无能为力。

    “妹妹,你就别想着那个黄公子了,他逍遥着呢,过几日要纳蓝彩儿为妾也就罢了,还搞得满城风雨。我真的佩服这位才子的勇气啊!可惜我做不到。”

    小公爷想让妹妹断了念头,果断把好朋友出卖了,告诉妹妹大才子准备再次纳妾还是京师炙手可热的花魁娘子。

    “哥哥,我知道他是个花心的男人,可是我就是想问问他,不问一问我不死心呢,哥哥你帮帮我好不好?”

    “这真的不能帮,哥哥还不知道你呀?你如果见了那小子会更加割舍不下了。”

    “哥哥,求你了,他只要流露出一点点不待见我的意思,我一辈子都不会再见他。”

    “他要是有意思怎么办?你受得了家里成天乱哄哄的歌舞升平?受得了他的美婢娇妾一大群?”

    楚儿脸红得如同要滴血,细若蚊吟的声音传来:“咱们家那一个男子不是这样,妹妹不介意呢。”

    张之极忽然觉得小妹的事情恐怕有麻烦了,看小妹这个样子,已经有了非君不嫁的意思,一向心高气傲的她居然说出如此软话。

    “唉!造孽哟!如果你以后不幸福,哥哥岂不是始作俑者?”

    “哥哥,缘来缘散自有因果,如果是前世欠他的,今生还了便是,我无怨无悔。”

    小公爷其实最近心情糟透了,因为他最近失恋了。

    泡了两年的如梦小妮子,前几日忽然主动来找到他,小公爷以为有好事生,乐滋滋准备替她梳拢。

    谁知人家不是选择一时,而是选择一生一世,如梦羞答答流露出要嫁给他做妾的意思。

    张之极傻眼了,他在外面风花雪月不要紧,但是借他个胆子也不敢把人往家里领啊!

    英国公家务事都是母亲大人做主,几十年也没见过谁敢纳青楼女子回家啊!还要风风光光办喜事纳妾,打死他也不敢怎样做。

    如梦哭了,这个丫头是因为受刺激了,当然是被黄胜大才子高调纳蓝彩儿为妾的故事刺激到了。

    她肠子都悔青了,明明自己先认识黄大才子,还得到他的帮助,一举夺得花魁桂冠,可惜自己只顾着迎来送往,帮着妈妈做那些永远都做不完的生意。

    本书起点,如果各位看官觉得本书还行,请到起点中文网给本书投一下免费的推荐票支持一下作者,一定有更加精彩的情节回报给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