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一百三十五章:狼奔豕突
    黄胜的队伍本来目的是破袭石头寨,毁了这里的一切,给建奴一个教训,逼他们再次收缩兵力,以此增加敌人的布防难度。天籁小说Ww

    谁知对敌情分析有误,这里不是一个单一的军事堡垒,而是一个相当于低级兵工厂的存在,黄胜难得如打了鸡血般兴奋起来,此消彼长,自己毁了建奴的兵工厂,把工人和设备运走,就是一加一大于二的好处啊!

    贫穷落后的建奴被这样折腾几次就会被玩残了。

    “明军袭击建奴,汉人投降免死!”洪钟般的声音,伴随着“砰砰砰!”的枪声,无所畏惧的黄家私兵在全突进。

    一个惊慌失措的建奴骑马通过搭満窝棚和铁匠炉的道路准备回石头寨给牛录额真大人报信,斜刺里一柄铁锤袭击而来,战马上的余丁挥舞虎枪格挡。

    对方锤大力沉,震得那余丁虎口都麻木了,这时又有一个方向来了一锤,余丁往马另外一侧滚落,谁知这一边也来了一锤,

    “嘭!”巨大的闷声传来,锤头居然透过铁甲砸进了建奴身体。

    袭击得手的正是明军俘虏谷一仓,砸出第一锤的是铁匠卢平,他们都高声喝道:“明军来了,大家杀建奴啊!”

    谷一仓立刻取出被击毙建奴余丁的步弓,挽弓如满月对着一个旗丁就是一箭,才二十步,旗丁根本没有盔甲,箭头几乎穿透了身体。

    这时以前狐假虎威的旗丁和预备做旗丁的汉奸积极分子,如惊弓之鸟更加像过街老鼠都在抱头逃窜。

    铁匠造反武器唾手可得,一个慌不择路的旗丁往一个铁匠炉后面躲,三个铁匠正准备打制虎枪,连体的铁杆插在炉子里红火呢。

    一个师傅顺手拔出通红的虎枪半成品,对着那个慌不择路的汉奸就捅了过去。太爽了,刺得真轻松,就是臭了些。

    火红的枪头部分“呲啦!”一声立刻冒起烟雾穿过那个旗丁的身体透胸而出了,顿时铁匠屋里弥漫着焦臭的烤肉味道。

    前进中的黄胜现了暴动的汉民,他们几乎都是破衣烂衫,拿着五花八门的武器在追逐一些衣服整齐一些的包衣奴才。

    黄胜高喊道:“大家注意衣服破旧的汉民,如果他们手里有武器千万要留意,只要不攻击我军就不能伤害他们!”

    看着狼奔豕突的混乱场面,黄胜知道接下来的仗会好打许多,他是个随机应变之人,决定修改预案扩大战果。

    本来只想摸一把就跑,现在把期望值提升了一个级别,貌似可以把这里毁了,把能够搬运的东西都拉到海边呢,这里所有的材料黄家都可以利用啊!

    他当机立断调整部署道:“黑虎,你带着一半骑兵警戒石头寨通往北面的官道,争取堵住报信的建奴,如果现有建奴冲出去了立刻报告。”

    “是!大人,卑职明白,如果有北面来的建奴也要全部消灭,有漏网的卑职也派人来报告!”黑虎立刻带着一半骑兵往北去了。

    黄胜满意的笑了,自己的麾下都在成长,他们已经懂得思考了。

    “韩宽,你带着一半麾下去南面!”

    “报告大人,卑职明白,咱们不能让石头寨的消息外泄,能够保密多久就是多久!”韩宽等十八骑立刻绝尘而去。

    “黄明理,你带着一个总旗重步兵和一个总旗火枪手三辆战车堵住石头寨城堡的北门。”

    “是,大人,卑职可不可以攻击石头寨?”

    “我带着其余人堵住南门后,咱们两面同时攻击,起爆炸弹的时候记住要让大家都躲远一些,注意安全。”

    “大人放心,卑职一定不会拿手下兄弟的性命当儿戏!”终于获得了主要攻击的任务,黄明理高兴坏了。

    他心里得意,还好这一次要求大人安排黄明道换自己留守滩头阵地,否则哪有如此好戏轮到自己。

    “黄东山,你带着鲁承祖驾驶一辆战车给这里的义民提供火力掩护,挑选一些有战斗力的组建起自卫武装,然后尽快了解他们的情况,清缴建奴残部,抓捕、猎杀汉奸败类。”

    “卑职尊命!”黄东山立刻带着两伍重步兵和七个火枪手去了。

    黄胜带着剩下的人马一刻也不停留继续攻击前进,他再也不管到处乱窜的汉奸,而是直接杀奔石头寨北门。

    建奴牛录额真图布库什已经闻报有明军偷袭,立刻关闭了石头寨仅有的南、北两个大门,他慌慌忙忙清点了墩堡内可以一战的人数。

    现只有马步甲十一人,余丁二十二人,还有不到三十拿着顺刀瑟瑟抖抬了旗的包衣奴才。

    这小子心一横对这里的一个老马甲杜奴木哈道:“你快给我去通知各家各户,所有十二岁以上六十岁以下的男人都来城墙参加守城。”

    老马甲愣了愣,随即就急急忙忙跑去喊人了,建奴果然是全民皆兵,不一会儿老人孩子来了七八十,人人都有武器,也有许多人穿着皮甲和铁甲。

    还66续续有老人和半大的孩子赶来,建奴老人都是老兵,人人目露凶光,建奴的孩子都是狼崽子,才十二三岁就流露出嗜血的狼性。

    少不经事的孩子们根本不知道连他们都用上的战斗该是多么危险,这些兴奋的狼崽子们高兴得嗷嗷叫。

    他们随着头狼牛录额真来到南门城楼上,只见城外喊杀声四起,到处兵荒马乱惨叫连连。

    门外,十几个逃到这里的汉奸对着门楼上哭喊:“额真大人,求您打开城门吧,奴才可以帮着守城啊!”

    还有三个建奴余丁也骑着战马奔到了城下,他们没有哭嚎,冷眼看着那些阿哈,满脸都是不屑和鄙夷。

    图布库什何尝不想多一些人手守城,可是他不傻,眼睁睁看见追兵以至,打开城门说不定明军就会一拥而入了。

    他对着城下大叫道:“有战马的勇士们快去给咱们主子报信,如果成功了赏铠甲三副包衣奴才五人。”

    三个余丁一言不立刻打马往北而去,十几个汉奸傻眼了,哭哭啼啼继续哀求道:“主子,奴才们对您可是忠心耿耿啊!求您开门吧!”

    图布库什喝道:“你们这些奴才傻了吗?快往山里跑!如果再在这里啰嗦,休怪老子射杀尔等。”

    这时有一百多汉人挥舞着杂七杂八的武器呐喊着杀来,军容整齐的明军也接近了。

    汉奸们见进城无望,哭骂着往东奔逃,“呯呯呯……。”爆豆般的枪声响起,那些数典忘祖的败类先后倒在血泊里蹬腿了。

    南门外五十步,黄家私兵傲然肃立,后面还聚集了一两百衣衫褴褛的汉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