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一百三十四章:暗流涌动
    每天只要多强迫那些汉人奴才们多干一个时辰,打制出的盔甲兵器就都是自己的财富,图布库什心太黑了,在他眼里汉人阿哈连牛马都不如。天籁小说Ww『

    矿工、铁匠们都在从事高强度体力劳动,在这里没日没夜的干活连饱肚子都混不饱,更加谈不上什么营养,许多人劳累致死。

    这个混蛋不怕人手不够,他负责生产盔甲和武器,旗里的其他牛录都求着他呢,连甲喇额真都对他另眼相看。

    哪个牛录想要先领到旗里下拨的铠甲武器?没关系,我来想办法!可惜汉人奴才太少来不及生产啊!

    其他牛录额真心领神会,把抓来的汉人源源不断往这里送,才几个月,这小子就攒下了许多家当,他麾下连余丁都有铁甲。

    他当然忘不了八小这个主人,每个月的孝敬送得很多,图布库什有上进心,想着主子提拔自己当个甲喇额真呢。

    八月初,八小谋划了半年的军事行动开始实施,他果然想到了好奴才图布库什。

    准备让他再立新功,通知石头寨出一半人马去三岔河参加伏击明军。

    图布库什为了表忠心,为了抢得战功,也为了给主子看看他的麾下是如何兵强马壮,派了整整一百最强悍的马甲、步甲和牛录里的全部巴雅喇三十个,一共一百三十骑兵,人人双马,带着包衣奴才们报效八小去了。

    他的牛录应该是建奴里人数比较多的,连余丁也不过二百二十一个披甲人,这一下子就去了一大半,现在只有正兵二十三人,余丁六十七人留守石头寨城堡。

    这九十人不但要看着铁匠,还要管理铁矿,人手当然促襟见肘,所以只好用了许多抬旗的汉奸参加管理。

    汉奸比建奴还要坏,更加恶毒,已经生过多次有不要命的铁匠和矿工一锤子砸烂旗丁的脑袋。

    图布库什坚决镇压,每一次都是把敢于反抗的汉人极其残忍的折磨几天,活活折磨死。

    汉人们兔死狐悲更加暗流涌动,气氛无比紧张起来,这几日图布库什察觉到了什么,开始隐忍,连续三天加了口粮,也关照汉奸旗丁适可而止。

    他让汉奸们把心怀不满和阳奉阴违的人记下来准备秋后算账,只要自己牛录的生力军回来了,肯定又会抓许多明军做奴才,马上就当着全体阿哈的面,把这些不听话的奴才活活扒了皮以儆效尤。

    铁匠卢平今年二十九岁,一家子都死了,有饿死的也有建奴杀死的,他也不想活了,可是他不准备只打死一个旗丁,他想找机会砸死一个建奴。

    他是一个炉子的大师傅,有两个师傅和三个打下手的徒弟,卢平悄悄的试探这几个人,现他们也都跟建奴有血债。

    他偷偷地把想找死的意思透露了,谁知没有人害怕,他们都不想活了,但是杀了建奴后不能被活捉,那样的折磨可是活受罪谁也受不了,还不如早死。

    有一个徒弟是抓来的明军,他不想傻傻地去拼命,建议大家在夜里下手,然后抢了武器和食物往南面海边跑,听说海边经常有明军的战船来骚扰建奴,如果运气好就有可能得救。

    他告诉几个工友,自己其实弓马娴熟,抢到建奴步弓就更加有希望,抢到战马自己就能够逃回去。

    后来计划搁浅了,因为大家有了不同的想法。

    只有明军俘虏谷一仓会射箭骑马,成功了也是他能够逃脱,铁匠们的热情消退了,变成了干打雷不下雨。

    这就是上亿的汉人最后沦落为奴才的根本原因,不团结,人人各怀鬼胎。

    离石头寨大概十里的一个铁矿石开采区,一个包衣奴才炫耀着手上的顺刀得意洋洋道“看见吧,这是主子赏给我的,你们这些没眼力的东西,咱们主子有多厉害你们难道没看见过?想逃?逃得了吗?”

    一个矿工啐了一口低声骂道:“狗奴才,羞死你先人。”

    “吴四哥,你小点声,郭小三那厮耳朵灵着呢!”

    “怕他个鸟,他敢来唧唧歪歪,老子用石头砸死那龟孙!”

    “那王八蛋有刀呢!万一被他砍了多冤枉,咱们还是忍一忍不和他一般见识。”

    “秦壮啊!你有没有现这几日建奴来得少了?”

    “我倒是没注意,只现糊糊厚了些,黑饼子有了两个。”

    “建奴应该是去打仗了,这里人不多,现在好像还没有以前的一半人,我想逃走,你敢不敢?”

    “吴四哥,你逃吧!我弟弟在西山矿呢,郭小三那混蛋知道!”

    “咱们把郭小三那断子绝孙的狗东西杀了再逃,或者去找到你弟弟一起逃如何?”

    秦壮眼睛亮了亮随即又暗淡下去道:“唉!即便能够逃到东江镇又如何?你没听东江镇那个被抓来的兵丁6忠明说啊?他们也是饿一顿饱一顿,日子难熬得很!”

    “那有啥?总要比在这里好一些吧?你难道看不见?这里天天都有人被拖出去埋了,也不知道那一天就轮到埋咱们了。”

    “秦壮,吴四,你们再磨磨蹭蹭不老老实实做事老子可要动手了!”郭小三挥着顺刀恶狠狠跑过来喝道。

    吴四怒目而视,秦壮呸了一声,这个奴才火了用刀背狠狠地抽在秦壮的胳膊上,顿时一道血印子就出现了。

    愤怒的吴四飞身扑上去抓住了郭小三拿刀的手,一头撞在他的鼻子上,郭小三顿时鼻血长流。

    怒不可遏的秦壮操起一块铁矿石对着郭汉奸金钱鼠尾的脑壳就砸了下去,顿时红的白的一塌糊涂。

    吴四感觉到郭小三握刀的手松开了,立刻夺过顺刀划过他的脖子,郭奴才喷出的鲜血溅了他一脸。

    见了鲜红的人血吴四凶性大,他挥着顺刀往十几步外的另一个旗丁冲去,大吼道:“弟兄们,杀建奴啊!”

    秦壮也反应过来,拿起一根扁担道:“建奴都去打仗了,这里没有几个,大伙儿杀了他们往海边逃啊。”

    十几步外的那个汉奸旗丁看见吴四满身血污杀奔而来,“妈呀!”一声转头就逃。

    忽然一根杠子正对着他的小腿扫来“咔嚓!”一声这个汉奸的小腿就折了,他一头撞倒地上,立刻有扁担,杠子,石头砸了过来。

    这小子惨嚎了几声就咽了气,这里有一百多矿工在干活,只有两个建奴,七个旗丁看守,是几天前的一半。

    暴动的矿工已经红了眼,一个旗丁被用来装铁矿石的竹筐罩住了身体,露在外面的小腿马上就被乱七八糟的家伙事砸扁了。

    两个建奴余丁慌忙取出弓箭乱射,无奈四面八方都是嗷嗷叫喊着狂冲的矿工,还不时有石头飞来,他们只不过射中五六个矿工就被一拥而上的矿工群殴了,死得相当难看,基本砸烂了,都分辨不出是一个人体。

    吴四大声道:“有射箭厉害的兄弟吗?快取建奴的步弓,咱们去西山继续杀那帮畜牲!””

    矿工里那个叫6忠明的东江镇俘虏马上就和另外一个被建奴俘获来的明军拿起弓箭,这时秦壮已经和一帮人去了建奴和旗丁们住的屋子,他们找到了一些武器和许多杂粮饼。

    矿工立刻你五个他三个分了饼子大嚼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