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一百二十二章:欲哭无泪
    可惜发狠没用,海战靠坚船利炮的同时还要靠技术和高科技。

    倭寇船马上又挨了一炮,这一次射程近了许多,威力大了一些,直接打在船舱的木板上透了进去,有没有给里面的人造成伤亡不知道。

    因为黄胜没有透视眼,敌人船舱里的情况看不清,只看到飞溅的木屑扎进了甲板上一个倭寇光着的胳膊。

    那混蛋的胳膊立刻变得五颜六色了,他立刻惨呼大叫起来。

    倭寇被气疯了,船在侧转,可是对于广宁号反而是好事,因为敌船速度更慢了,而且目标更大了。

    又一颗炮弹呼啸而至,无巧不巧打中了一个副桅杆,那桅杆咔嚓一声轰然倒下,又给敌人造成了些许伤亡。

    两艘战船靠得更近了,王连发这一次没有抛射,给了敌船一发直射铁弹,打在敌舰船舷下方五尺,离船头一丈的位置。

    炮弹钻进了船体,不知道在里面造成了多大破坏,海盗船吃水线上三尺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大窟窿。

    ‘广宁号’虽然只有三个炮手在战斗,但是所有人都顶盔掼甲时刻准备着,船上很安静没有一个人慌乱。

    “左满舵”,指挥舱的刘良才镇定自如大声传达命令。

    “满舵左”,水手从容不迫重复船长的指令。

    这就是训练有素的军队,这就是不断取得胜利的军队,他们渴望战斗,他们藐视所有的敌人,他们同时慎重对待每一场战斗。

    敌船是准备右船舷迎战,他们希望跟‘广宁号’平行,哪怕就是擦身而过的一息,他们也能把早已装填完毕的五门火炮的炮弹狠狠地倾泻到那一艘可恶的大明草撇船船上。

    倭寇眼睁睁可以得到这样的机会了,他们人人都咬牙切齿,都期待着敌船被炮火覆盖时狼奔豕突的糗样。

    敌船狡猾大大的,它往左只奔自己船头位置去了,根本不肯跟自己的战船肩并肩,根本不给跟自己交汇的机会。

    倭寇们眼巴巴看着‘广宁号’航行了一个弧线,又和自己的战船走成了船头对船尾,拉了一条直线,他们更加怒不可遏,都在跳着脚咒骂。

    忽然他们发现不对劲,马上四散躲藏,人人都感到了恐惧,因为他们发现那艘敌船尾部还有一个黑咕隆咚的炮口对着他们的战船。

    “轰隆!”一声巨响,一个铁球又跳上甲板,再次血肉横飞,一个悲惨的海盗被铁弹直接命中打成了两截。

    海盗头子苍井雄二决定逃跑,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玩海战,如果自己还傻兮兮留在这里找机会报复,恐怕是旧怨未了又添新仇。

    敌船逃遁,追之!

    黄胜心花怒放,海战新战法成功了!

    由此可见速度完全可以弥补火力的不足,以后自己改装和制造的战船会在这个时代所向无敌。

    ‘广宁号’不紧不慢尾随敌船,如跗骨之蛆,还不时的给他一颗炮弹,敌人被打得学了乖,他们满帆航行起之字形。

    很快又有十六支巨大的桨开始划动,像蜈蚣似的,倭寇看来真的是急不可耐想着逃跑,连最原始的动力都全部用上了,他们要远离追命的‘广宁号’。

    黄胜命令刘良才伪装出慢慢追不上的假象,让海盗船认为自己已经摆脱了‘广宁号’的追击,然后保持敌船在望远镜里只有密封浮船大小的距离悄悄地跟踪。

    第一次海战完全是自己的战船对敌船的单方面炮击,所有战士都觉得虽然有意思可惜太不过瘾。

    荷香、白牡丹跟几个女孩子回到了指挥舱,荷香想说些什么,看着一脸严肃的公子没敢开口。

    黄胜看了看众人,道:“今天的实战,大家都应该有些体会吧!这一次的作文题目就是‘第一次海战体会’黄东山的文章不得少于八百字,其他军官三百,战士两百。”

    “啊!”一直在瞧热闹的黑虎傻了眼。黄东山和刘良才已经开始思考这一次海战的心得了。

    敌船不会跟丢,它高大所以目标也大,‘广宁号’有六架固定式望远镜由十二人轮流监视,黄胜自己跟所有军官还不定期观察,它无处藏身。

    黄胜经过这一次捉迷藏式的海战,认为自己摧毁或者缴获敌船都大有可能。

    只不过要玩猫捉老鼠的游戏,花上足够的时间,把敌人拖累了,虐残了,最后雷霆一击把它吃掉。

    被黄胜盯上的倭寇海盗船的头领名字叫做苍井雄二,他其实是个积年老匪,原来麾下有七八艘海盗船,一直在琉球附近海域杀人越货。

    去年春天带着所有战船准备做个大买卖,看上了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武装商船,大家一拥而上跟人家干了一票,两艘西洋海船真不错,火炮也很犀利。

    经过苦战好不容易要得手了,忽然冒出来两艘荷兰战船,结果悲催了,荷兰战船炮猛船快,苍井雄二的麾下丢得一干二净。

    还好他自己使用的战船是去年下水的南洋坚船,船上装备了自己这些年辛辛苦苦攒下的最好家当,十门六磅铜芯铁炮,他的这艘主战船又是船队里速度最快火力最猛的。

    他用足了浆手,所有人都参加轮换划桨,恨不得累得吐血,终于成功逃离战场,其余同伙全部被荷兰人俘获,现在可能葬身鱼腹又可能在哪一个矿山做奴隶呢。

    苍井雄二成了一条独狼,还好他的船坚炮猛,灰溜溜逃到了五岛列岛海域开始从头再来,他连以前的老巢都没有敢回去看看。

    这小子刀头舔血多年,知道自己抛下同伙逃跑,那些被荷兰人俘获的同类不可能都是视死如归的硬骨头,肯定会有人受不了严刑逼供,吐露出母港的位置。

    十有**还会做向导给荷兰人的战船带路摇尾乞怜。没有谁俘获海盗傻到不想着再掏了海盗的老巢,大家都知道海盗会积累许多财富。

    财帛动人心,一切都是顺理成章。

    苍井雄二不敢回琉球附近了,还好他始终都存许多金银财宝在自己的战船上,又知道许多可以交易的私港,一时间倒是衣食无忧。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