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一百一十五章:花魁入彀
    黄胜此时只觉得无数眼光在自己浑身上下乱转,感觉自己此刻如同是动物园里的猴子,还好没有人扔香蕉!

    英国公的妻妾恐怕不止十几位,年轻的比黄胜大不了几岁,比他儿子张之极小多了。天』籁『小说Ww』W.』⒉

    府邸里嫡出、庶出的公子不少于十个,他们又是妻妾成群,由此可见封建官僚有多么幸福。

    整个花厅里是阴盛阳衰,叽叽喳喳大部分都是美女,达官贵人娶妻取德,纳妾纳色就造成了如此结果。

    张之极带着黄胜几人来给他母亲见礼,国公大妇当然雍容华贵,她也是一位国公家的爱女,这个时代豪门讲究门当户对,民女逆袭的故事反而在大明皇宫可以上演。

    太祖、成祖防范外戚干政,立下祖训,大明皇后、皇妃都是由民间选拔,不许跟重臣和勋贵沾亲带故。所以明朝的皇后跟皇妃应该是所有封建王朝最美的存在。

    满清就相当悲催,那些没有进化完全的通古斯人种,穿上皇后的衣服还是像一只猴子,书友如果不信可以看看网上满清皇后的照片,估计你看了那些奇丑无比的皇后,皇妃,连当皇帝的兴趣都没有了。

    今天英国公老夫人不是太高兴,因为她看见黄胜后面还跟着三个艳丽脱俗的美人,黄胜上前见了礼,她淡淡说了几句话就让儿子陪着大才子入席了。

    黄胜刚才已经看见楚儿姑娘站在老夫人身后装乖乖女呢!

    自从得了她一个靠垫后还没有再次见到她呢,只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不能盯着她好好瞧一瞧。

    英国公夫人看着黄胜离去的背影对女儿道:“楚儿,这位公子为娘看着不满意呢!瞧他的模样就知道是个花花公子,还是个胆大包天的主,今天到家里见长辈都敢带着美妾就可见一斑。”

    “娘,您误会了,只有荷香妹妹才是他的妾室,其他女子都不是。”

    “不是?那么那两个女子又是什么人?她们既漂亮又大气也不可能是丫鬟啊!难道为娘还会认不出一个奴婢?”

    没法解释,也解释不清楚,还会后患无穷。

    楚儿心里气苦,这个冤家,明明不是个纨绔,偏偏给自己家里长辈留下了一个浪荡子的形象。

    黄胜根本不怯场,很快就和张家兄弟谈古论今聊到了一起,荷香几个也有他们的美妾陪着说说笑笑。

    老夫人看在眼里,哪有一个年轻人敢在国公府邸如此高谈阔论,她更加不喜欢这位黄公子了,都没有等散席就推说头有些晕回内宅歇着了。

    黄大才子见老夫人走了,根本没有人家不待见他的觉悟,依旧跟大家相谈甚欢,还讲了几个小段子。

    最后的结果除了最最重要的老夫人不喜欢他,英国公家上上下下对这位公子都很满意。

    酒罢,楚儿姑娘悄悄地让丫鬟来带着荷香、白牡丹、白芙蓉去她的闺阁玩耍,黄胜跟着张之极在花园里溜达。

    “兄长,明天小弟就离开京师回家了,有什么书信直接送到京城小弟的宅子就行。”

    “贤弟千万要注意安全,万万不可贪功冒进,你如此年轻已经入朝为官,他日前途不可限量。”

    “兄长放心,现在来京师也很方便,我年底还会再来看望兄长。”

    “明日几时动身,愚兄送贤弟一程。”

    “千万别这样,搞得兴师动众不好,小弟悄悄地回去,很快又会回来,每次都迎来送往太麻烦。”

    “行,听贤弟的,今天就算喝了送行酒了。”……。

    翌日,黄胜带着人马一大早就出城回家,走得很低调没有任何人来送行。

    在马车上准备接着睡大觉的黄胜蓦然坐了起来,他依稀听见了琵琶声,弦弦掩抑声声悲苦,好似诉说着相思无限。

    赶紧停车,黄胜来到十里长亭外,一位妙龄美人,一脸的凄切,满眼的无奈,衣袂在夏日的晨风里飘舞。

    黄胜默默地走上前,此时心烦意乱无言以对。

    “公子,您这就去了,只言片语都不留?”晨霭里的蓝彩儿美得朦胧,有一种让人窒息的感觉,柔柔的语音如天外飘来。

    无情未必是豪杰,多情才是大丈夫,这一刻大才子的小心肝感到疼了。

    “傻孩子,何苦来哉?我虽然表面风光其实朝不保夕,危险得很!你在京师何等逍遥,根本不会想象到辽东苦寒之地金戈铁马的恶战,更加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许多英雄好汉血染黄沙!”

    “奴奴只要公子疼爱,哪怕只有一天都足够,如果公子有什么不测,奴奴毁了这张脸,为公子守节!”

    黄胜一个现代人,哪里受得了这个时代女子表达爱慕的方式,看着一脸决然的俏佳人,一时间心底最柔软的神经被触动了。

    美人踉踉跄跄扑入公子怀中,此时无声胜有声!

    良久,黄胜道:“彩儿,等我几个月,定然来京师为你赎身。”

    美人泪眼朦胧,此时只是搂着自己的情郎仿佛要钻进他身体里,她在那人耳边道:“公子有这句话奴奴已经心满意足了,奴奴其实去年就给自己赎身了,随时可以跟公子去呢!”

    “不行,哪能让名动天下的彩儿姑娘就这样不明不白跟着我,放心,再来京师时我一定给你一个体面的婚礼。”

    彩儿如痴如醉般看着黄胜,此刻幸福得有了要晕厥的感觉,“公子何日来呀?奴奴天天盼着呢!”

    黄胜算了算时间,七月份跑倭国,两个月应该差不多了,十月份应该可以告假来京师一趟。

    还有一件事,荷香的婚事一定要在前面办才行,封建社会的妾室讲究先来后到呢,在大家都是妾的情况下,先进门的为大,她们无论年龄大小都是后面妾室的姐姐。

    “最迟十月底,我会让巧珍给你带信,你如果遇到什么困难随时随地可以找黄家任何人帮忙,也可以去找英国公家小公爷。”

    “哎!奴奴听公子的,奴奴回去就搬到京师家里去住可好。”美人有心计,想造成事实,直接把黄家说成家里。

    “可以啊!只是那里没有你在‘九重天’的香阁舒服呢。”

    “谢谢公子,那宅院就是奴奴的家,无论什么地方都没有住在家里舒服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