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一百一十三章:皆大欢喜
    熊廷弼出狱当天就得知了自己获救的经过,马上带着一大家子来求见黄胜大人,谁知吃了闭门羹。网

    黄家所有人都矢口否认,都说没有人认识熊家父子,连大门都不让进。把脾气暴躁的前辽东经略关在门外,根本不搭理他。

    熊家大公子见黄胜是这个态度,知道人家是施恩不图报,拉着弟弟和家丁们在门口磕了九个响头后恋恋不舍的回去了。

    熊廷弼气坏了,他听了儿子女儿讲了这位大才子的文韬武略,想登门拜访跟这位后辈谈论国家大计呢。

    腹稿打了一肚子,谁知不能一吐为快,害得都快消化不良了。

    他们不可以在京师久留,父亲要回乡,熊兆珪要去琼州上任,还好朝廷给了人头赏,足一千零二十两官银。

    很难得,没有一个经手的官员克扣,银子一两都不少送到熊家。盘缠到手,一大家子的开销总算有了着落,日子终于好过了许多。

    黄胜根本不敢见熊廷弼,更加不敢把自己制造舆论,干涉朝廷决策的事情大白于天下,果断选择回避。

    自己现在的官职太小,还远远不能影响到大明的决策层,保护自己,安全第一,等自己羽翼丰满时再做计较。

    黄胜心里还是很高兴,自己确实影响到了历史的进程,他现在认为自己做的一切都是那么有意义,每天干劲十足,一百个少年在黄东山、狗儿他们三十几个老装填手的带领下勤学苦练,已经有了现代热兵器部队的雏形。

    战报上黄家幸存家丁的封赏也不错,每人升两级,因为是武官,品级又太低,根本不可能是皇帝下圣旨封赏,只需要兵部武选司行文就完事大吉。

    黄胜请小公爷派他家管事去武选司帮忙把自己麾下的升职公文、腰牌和官服领了回来。

    英国公家的管事办这些小事太容易了,张十七当天就把东西送来了府邸。

    好处都到手了,茅元仪也连升两级高高兴兴回山海关向孙承宗老大人复命去了,马世虎当上了从三品游击将军,来到黄家说了许多感谢的话,留下了一堆礼物,带着骑兵一路向北,走了。

    黄胜也准备回黄家山岛练兵,进行登6作战演习,想在船队去倭国时搂草打兔子,看看能不能掏一股小规模海盗的老窝。

    他知道这个时代的海战太残酷,都是船对船炮对炮乱轰一气,又或者是接舷跳帮,完全比谁不要命,无论是胜是败伤亡都在所难免。

    黄胜认为自己实力有限,万万不可如此打仗,对海盗还是采取威慑为主,不到万不得已,不跟他们玩互相炮击。

    他想利用自己的高科技优势投机取巧,四十倍望远镜在茫茫大海上现海盗船应该是轻而易举,完全可以保证自己不被海盗现。

    目标出现后,自己悄悄地尾随跟踪,找到他们的母港后就不好意思了。

    登6作战已经是黄家人马的拿手好戏,抢区区海盗应该比打建奴容易许多,海盗该是多么有钱,地球人都知道,嘿嘿!想一想都流口水!

    黄胜最懂得如何训练一支强军,最有效的办法就是不断的打仗,不要怕规模小,只要不断取胜,战士就可以获得宝贵的战场实践。

    在不断胜利的氛围里,在伤亡可以忽略不计的情况下一支无所畏惧铁军就会横空出世。

    黄家的私兵在不久的将来都是知识青年,他们系统学习热兵器战争,以后肯定是这个时代最先进的部队,当然会所向披靡。

    小公爷知道好朋友黄胜小大人将要回辽东,邀请他喝酒,这本来很正常,可是听他说的地点,就让人觉得不正常了。

    他约黄胜中午去家里作客,不但让他带上荷香,还让他带几个家丁去凑热闹。

    黄胜是个现代人,对于如此安排没有什么感觉,小姑娘荷香紧张得都睡不着。

    美人晚上羞答答钻进了公子的被窝,靠着他的胸口商量明天该如何打扮,害得坏叔叔想搞些风月都没有好意思下手,最后两人还是很纯洁……。

    楚儿姑娘自从送给了那个人一个靠垫后,再也没有见过他,其实她当天夜里就后悔了,人家乐呵呵来说话,我怎么这一点小事都不能忍啊!

    他会不会以为我是一个妒妇,以后再也不敢对我如何呀!小美人自爱自怜这几日有些魂不守舍。

    几天后张楚儿就见到了快乐的熊珊儿,这位姑娘跟着黄胜的队伍去了辽东呢,她亲眼看见了许多有趣的事情,可惜都要烂在肚子里。

    因为他的哥哥很严肃的告诉他,万万不可对人言,否则,熊家就是欺君之罪,黄大人也难逃其咎。

    小丫头憋坏了,终于逮到了一个知情者作为倾诉对象,她把故事从刚刚在天津卫登船讲起,一直讲道黄大人有意等建奴追兵,特意安排自己哥哥去怒骂建奴。

    珊儿讲得详详细细,小俏脸兴奋得红扑扑的,说到黄公子时一脸的崇拜,说到黄家山岛时满脸的向往……。

    后来小丫头悲催了,那位听众还不过瘾,还是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追问,恨不能连黄公子一天吃几碗饭都要问明白。

    最后小姑娘口干舌燥,脑袋瓜短路,后悔自己来讲故事了。

    后来楚儿姑娘又派人去请珊儿过府叙话,可惜在熊廷弼出狱后的第三天,熊家人去楼空,他们集体消失了。

    哥哥张之极告诉妹妹家里要请客,小姑娘太奇怪了,父亲请一殿称臣的大人喝酒太平常了,哥哥为什么要来告诉我呀?

    “妹妹,你猜一猜,明天父亲请谁来家里做客?”小公爷有意卖关子逗自己的小妹。

    “这哪里猜得到?哥哥你总要给一些提示吧?”

    “我们很熟的人,最近名气很大的人。”

    楚儿脸一下子就红了,“是他?”

    “他是谁呀?要不然你干脆拦在门口,再扔他一个靠垫,让他有多远滚多远!这样的浪荡子不肯他上我家的门!”

    “哥哥,你又欺负我……。”小姑娘小心脏开始狂跳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