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一百零九章:竹篮打水
    张之极根本不信这些说法,他知道熊家没几个家丁,而黄家才有许多猛兵,想来应该是这位贤弟得手了。

    又听说这一次渡海出击的家丁们伤亡惨重,他心里开始忐忑,刀枪无眼这位贤弟也有可能战死呢!

    他自己心里都不踏实更加不敢见小妹了,今天见到了神气活现的黄胜,替他送完了轿车,还在魏染胡同魏忠贤家里喝了几杯酒,一身轻松回了家,就没躲着自己妹妹。

    张楚儿冰雪聪明,知道哥哥躲自己,她更加不安了,派身边所有人打探熊家斩杀建奴的消息,得知熊家公子活着回来了,战死五十几个家丁,得了十七颗建奴首级还有三个巴雅喇。

    唯独没有她最关心那个人的任何消息传出来,连他的家丁都没有一个出现。

    斩获如此之大,还有建奴白甲兵三级,恶战在所难免,楚儿心里酸楚,看来自己真的害了黄公子。

    她一直在等哥哥问个究竟呢,今天终于堵到他,如何肯放他脱身。

    张之极看见楚楚可怜的妹妹,当然喜滋滋实话实说,“今天我已经见到黄胜公子了,晚上的酒就是去办事替他喝的,你这一下该放心了吧?”

    楚儿根本不信,认为哥哥骗她,哭得梨花带雨。“哥哥,你别哄可怜的妹妹吧!他究竟怎么了你跟妹妹说实话吧!……嗯……。”

    “这就是大实话啊!哥哥为什么要骗你呢?”

    “黄公子能有多少家丁啊?斩获了十七个建奴首级呢!他们不知阵亡了多少人呢!”

    “这我倒是没问,反正黄公子精神着呢,应该什么事都没有!”

    “哥哥,我不信,熊家人还没来到京师呢,哥哥如何就会见到黄公子啊?”

    小公爷没辙只好道:“行,妹妹,你不要哭,哥哥头都大了,这样我去把那小子拉来给你亲眼看看如何?”

    楚儿以为哥哥要溜,不依,哭得更加厉害了,道:“哥哥,你又准备躲着我,嗯嗯嗯……。”

    “不躲,保证不躲!我怕你了还不行,你跟着我一起去找那个大英雄好不好?”

    这时楚儿已经觉得哥哥说的话应该不假,不然他肯把自己带在身边如何交代?

    楚儿兴冲冲跟着哥哥来到了黄家,见他家忽然来了许多人,可是家丁却一个也不认得,心里咯噔一下。

    再仔细一看,他们都是穿得整整齐齐没有一个人戴孝,心里已经踏实了。

    见到了荷香,小姑娘忽然羞涩起来,张之极忙问道:“荷香姑娘,你家公子哪里去了?为何不见人影啊?”

    荷香当然知道公子陪着茅元仪大人去了蓝彩儿那里,见楚儿在旁边听着呢,推而不知。

    道:“小公爷,奴家不知道公子去了什么地方,您有何吩咐可以留下话,奴家晚上等公子回来告知如何?”

    聪明的小公爷条件反射般想起了‘九重天’,轻车熟路赶来了,果然当场拿获正准备风流快活的大才子。

    两人一出九重天大门就被轿车上的楚儿看到了,果然如哥哥所说,他毫发无损,小姑娘芳心乱跳,此刻只想听他说几句体己的话儿。

    黄胜本来以为是什么大事,最后才知道就是楚儿姑娘要亲眼看见自己这个让人啼笑皆非的破事,只好跑来让人家看。

    谁知他刚刚露一小脸,就迎来了一个靠垫正中面门,楚儿姑娘的哭声传来:“你个浪荡子,谁让你来了,我不要看见你。嗯嗯嗯……。”

    黄胜笑嘻嘻来了本来准备和这位姑娘聊几句,谁知人家公主病犯了,一下子愣在当场。

    张之极也纳闷,过来看了看恍然大悟,对黄胜轻声道:“都怪愚兄不好,就这样把贤弟拉出来了,也忘了让你洗一把脸。”

    原来黄胜的脸上有很明显的几个吻痕呢,楚儿提心吊胆了一个多月,却看见牵挂的人如此不堪怎不伤心落泪。

    黄胜心里气呀!这个小公爷貌似坑你没商量啊!

    楚儿的马车绝尘而去,只留下了一个靠垫,黄大才子的阿Q精神还是不错,他根本不在乎自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拿着靠垫在夜风里自嘲一番,摇了摇头笑了,这样也好,跟她们都无缘才好呢,回家疼荷香小乖乖去。

    这一次他聪明了,回九重天洗脸,不能让荷香再伤心了。

    一个月前,奴酋家八小终于知道了是哪一支明军袭击了望海墩,他仔细看了细作带回的辽东经略的捷报文书,记住了马世龙总兵官。

    对于那个广宁士子黄胜简直是不屑一顾,心里冷笑,大明太不堪了,这样一个擅长写淫词艳曲混迹烟花柳巷的花花公子竟然杜撰出战功升官发财?可笑至极!

    他完全把黄胜忽略,开始谋划如何搞马世龙一把出一口心头的恶气。

    黄胜当然不知道后来天启五年八月,明军的柳河之役的由来自己是始作俑者。

    正在谋划用阴谋诡计对付马世龙的红歹是又接到了望海墩再次被袭击的噩耗,这一次明军不是直接破袭墩堡,而是跟巡逻队野战。

    甲喇额真博尔济吉麾下阵亡二十一人,其中还有三个巴牙喇,黄胜虽然只得了十七颗脑袋,可是那些冲出包围圈的建奴有好几个后背中了钢箭。

    有两个当场就不行了,只不过死死地抱着战马没有掉下来,因此留了一具全尸。还有两个重伤不治,哀嚎了两天也先后嘎嘣儿了。

    野猪皮家八小怒不可遏,二罪归一甲喇额真博尔济吉的脑袋搬了家。

    得知是原辽东经略熊家来的人马做下的好事,阴险毒辣的八小决定要报复,他对熊廷弼还是比较忌惮,一个狠毒的计划开始酝酿。

    黄胜不知道自己干的这些买卖都有人背了黑锅,他一回家就把自己的美人荷香抱在怀里疼了再疼亲了又亲。

    荷香自然羞不自胜,被公子爱抚得浑身发软,眼看公子要做些什么,美人羞答答告诉了公子一个不太好的消息“公子,奴家今天不方便呢。”

    彻底晕菜,黄大人只好竖着战旗睡大觉焉!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