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一百零八章:贪财好色?
    茅元仪听了黄胜的表态心里当然高兴,透露消息道:“愚兄这一次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啊!朝廷不知怎的?对其他人的赏赐都是照准,唯独不肯给贤弟厚恩。”

    黄胜也很奇怪,自己没有得罪任何人啊?为什么如此呢?他不明就里道:“兄长啊!太奇怪了,这是从何说起啊?”

    茅元仪忿忿不平道:“朝廷那帮大人太可恶,我家督师大人怒不可遏,这是何道理,真正立功的官员不肯赏赐,搭顺风船的倒是轻飘飘准了。”

    他又喝了一杯酒道:“督师大人这一次罕见的发了火,给吏部发了公文表示要不干脆所有人都不要封赏,有封赏必须先给贤弟你。”

    黄胜连忙站起来,遥对北方恭手道:“督师大人如此恩厚,学生如何当得起呀!”

    “贤弟此言差矣,你如果当不起,这一次的朝廷赏赐又有谁敢当?快了,督师大人动了真怒,朝廷诸位大人也不好意思再推三阻四,贤弟有可能赐举人功名,连升两级任宁前道正七品巡按御史,还是辽东经略麾下赞画将军。”

    宁前道其实已经不存在了,现在大部分都是敌占区,黄胜这个御史根本没有可参之对象,朝廷如此做派,应该还是给了个虚职。

    黄胜还没来得及说话,蓝彩儿和陪着茅元仪的两个姐妹就来万福给老爷贺喜讨赏,她们也不多要,一人一个香皂礼盒足以。

    因为这东西在京师被追捧了,没有地方能够买得到,黄家山岛在准备打仗,这一个月的产量没有增加还是六百块,给了一半何家去南直隶销售。

    京城的货当天就空了,虽然巧珍只允许一人买一个,可惜许多人得罪不起,还有的是人多,谁也不好规定家丁就不能算人。

    黄胜也不知道现在有没有货,猜想巧珍蛮机灵的应该会藏几个,就答应她们去找巧珍要东西。

    同样的故事又上演了,茅元仪又喝多了,黄胜忽然猜想这位科学家怕不是有意装醉留宿花街柳巷吧?幽兰阁不知怎的又只剩下了自己和蓝彩儿。

    这一下黄胜学乖了,准备立刻逃跑。他实在对自己没信心,也不想欠风流债,更加不想做负心人,知道孤男寡女马上就会出事。

    这一次蓝彩儿没有投怀送抱,见他要走也不拦着,默默地坐下抱起琵琶弹奏起来,嘈嘈切切正是长恨歌。

    美人什么话都不说,只是傻傻的看着他,眸子里水蒙蒙的,这位公子心太软,不好意思一走了之,又干笑着坐了下来。

    佳人忽然展颜笑了,随即两颗泪珠就落了下了,黄胜一时间情难自已被迷惑了,他心底一直提防欢场女子呢,此时他晕菜了,这个妙人如此模样真的假的啊?

    不管真的假的,这已经不重要了,美人扔掉了琵琶,撞人了他的怀中含羞带笑道:“奴奴看出来了,公子喜欢奴奴。”

    黄家主将崩溃了,一溃千里,怀中美人如玉,公子心猿意马,此时只有爱已无声。为什么无声了?两人吻在了一起呗!

    故事继续往下发展,美人已经被公子的咸猪手摸出了感觉,开始娇喘起来,眼睁睁就要金风玉露一相逢……。

    “贤弟啊?在不在里面啊?没人开门愚兄可要踹开了。‘九重天’今天又搞什么鬼,又是一个伺候的人都看不见。”

    准备梦游太虚的两人又被打断了,黄胜苦笑道:“好事多磨呢!彩儿,咱们好像还要经过修行才能度过小公爷的劫难呢。”

    美人听见公子唤她彩儿,羞红了的脸深深埋进了他怀里。

    “当!”门被人一脚踹开了,小公爷看见了两人忽然不好意思的笑了。

    “贤弟,为何总是这么巧呢?每一次愚兄急着找你,贤弟都是抱着蓝大家。”

    蓝彩儿羞不自胜迈开小脚急急忙忙躲了,黄胜还以为今天委托他去给魏忠贤送轿车被拒绝了,连忙问道:“九千岁如此难伺候?英国公家的面子都不够?”

    张之极道:“哪里话?我家看得起谁还真没见过给脸不要脸的呢!九千岁见熊家托英国公出面送如此稀罕物,就对愚兄说了三个字。”

    这小子卖关子,黄胜看他的神色就知道事情办妥了,哪三个字也懒得问。

    他松了一口气,坐了下来。心里七上八下的,如此说来这样的组合拳打出熊廷弼应该不会秋后问斩了,自己岂不是篡改了历史。

    小公爷见黄胜不问自己,而是神色古怪,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安慰道:“贤弟别胡思乱想了,九千岁说了请放心,他老人家重来不肯当面跟人打包票,今天对愚兄可是例外了。”

    黄胜回过神,感谢道:“兄长高义,小弟感谢不尽。”

    “愚兄高什么义啊!举手之劳而已!贤弟你才是义薄云天呢。只是不知贤弟为何如此大手笔,又是给轿车,又是亲自犯险去辽东取建奴首级?”

    这还真的不好解释,黄胜只好厚着脸皮道:“还不是让你家小妹逼到墙角了,如果小弟不帮熊家,她就真的以为小弟是个贪财好色之徒了。”

    “得了吧!愚兄还不知道你,贪财不一定,好色是肯定的,没关系是男人都好色,你我兄弟是同道中人,以后多多切磋。”

    这位小公爷不着调,黄胜决定不讨论这个话题,问道:“兄长根本没有急事,干嘛巴巴的跑来坏小弟的好事啊?”

    “你以为愚兄愿意啊!还不是被小妹逼得紧,你快随愚兄去给他看一看。”说着拉起黄胜就走。

    自从黄胜去了辽东,楚儿姑娘就不断的责备自己不懂事,一遇到张之极就打听辽东的战局,把小公爷缠得不胜其烦,最近都是躲着她。

    张之极也知道要取建奴首级谈何容易,他不怎么相信妹妹打探来黄胜的那些丰功伟绩,认为肯定夸大其词了。

    这些日子天津卫传来了如假包换的官方消息,那里许多大人都亲眼看见建奴的人头和缴获,大家众口一词说是熊家家丁斩杀建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