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一百零七章:好事多磨
    此时英国公府邸的内院深处,一个美人正在对着镜子呆,很明显花季少女清减了许多,愁眉紧锁如峰峦聚。天』『籁小说Ww

    她自艾自怜道:“唉,我怎么如此不晓事理啊!他去辽东取建奴级该是何等艰难,我为什么鬼迷心窍,给他引荐熊家妹子啊!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该如何是好,岂不是我害了他呀!“

    ‘九重天’的香阁,一个美人在辗转反侧,公子真的只是去送熊家人马?一夜之间热热闹闹的黄家变得冷冷清清,他不会是自己也去辽东打建奴吧?他一个书生如何打得?

    天津卫到京师的官道上,三十个少年押着四辆普通的马车齐步前进,脚步声很大,步子很小。七个骑士威风凛凛杀气腾腾,队伍里三十面绣着黑熊或者熊字的大旗随风飞舞。

    马车上是龇牙咧嘴留着小辫子的人头,还有许多铠甲兵器,特别醒目的就是用木架支起来的三副亮晶晶的铠甲。

    这个队伍里所有人都是一脸悲愤,他们的头上都扎着一根白色的布条,也不知道是为谁戴孝。

    这当然是那个阴谋家黄胜的杰作,几辆马车布置得层次分明,如同流动展示柜,路人会一目了然。

    妈的!太阴森恐怖,太吸引眼球了,很快队伍就逼迫停下了。

    “你们是哪里的英雄?那是建奴的级吗?”围观的一个秀才道。

    一位领头的下了马施礼道:“某乃是江夏士子熊兆珪,为了救父亲与囚牢,带着家丁九十余人袭击建奴,阵斩建奴白甲兵三级,建奴马步甲十四级,现在准备去京师求圣上赦免家父!”

    “九十几人就剩下你们了?该是何等恶战啊!兄台,学生是永平士子,愿意陪兄台去京师求圣上开恩。”那个秀才道。

    “多些兄台,路途遥远,熊某如何敢当?”

    “没关系,我们几个本来就准备去‘九重天’见识一下交谊舞,正好同路。

    另外一个士子道:“兄台是不是在替战死的家丁戴孝啊?”

    “正是,熊家好男儿五十七人殒命沙场,某心里难受啊!”

    熊兆珪想挤一些眼泪,可惜没有成功。身边的熊十三实在憋不住怕自己笑出声,只好拼命的掐自己。

    熊大恶狠狠瞪他小声道:“黄大人的计谋太高明了,如此下去,公子的孝举马上天下尽知,老爷肯定就能够脱牢狱之灾,你敢笑坏了黄大人计谋,老子揍死你!”

    “大哥,求你现在就揍吧,兄弟实在忍不住。”

    很快许多人都来看热闹,官府被惊动了,文官、武将纷至沓来,他们听了这样的故事都亢奋起来,奏疏如雪片一样飘到了龙书案。

    押着建奴级和缴获的队伍越来越庞大,这时候已经不需要熊兆珪表演了,许多口才好的士子当起了义务解说员,他们绘声绘色的描述,还指着巴牙喇的盔甲强调这一次战斗的残酷性。

    当然所有的一切都与黄胜无关,完全是熊家的事情,死了五十七个家丁也被传成了事实,那些士子为了角色丰满起来,还讲了那些就义家丁的战斗经过。

    他们一个个讲得活灵活现,战斗的过程简直就是惊天地泣鬼神,如同他们就在旁边亲眼所见一般。

    围观的群众都憎恨建奴,听英雄们斩杀这些畜生的故事当然如痴如醉,一时间演讲者和听众都热血沸腾,一幕幕史诗般英雄浴血奋战的画面如同浮现在眼前一般。

    如果黄胜听了一定推荐他们到起点写网络小说,想象力太丰富了,不写网文太可惜。

    很快熊家家丁版的杨再兴形象就出现了,当然还有张飞、关羽、赵云。

    他们下了船的当天,就有文书和奏疏由六百里加急送到了京城,京城里的大人都望眼欲穿了,他们却姗姗来迟。

    京师传得沸沸扬扬,张楚儿也知道了情况,小姑娘吓坏了,死了五十多人,回来的人都是熊家的,黄家的人马哪里去了?

    小姑娘不敢往下面想了,每日精神恍惚度日如年。

    坏小子黄胜第三天就来到了京师,他像做贼似的偷偷地交给小公爷一辆轿车,然后就去请茅元仪喝酒了。

    茅元仪对上一次陪她的‘九重天’粉头有了感觉,两人鬼鬼祟祟从后门来到了‘蓝彩儿’的幽兰阁。

    一个多月不见的人,忽然出现在面前,美人忘了情,一下子就扑进了朝思暮想的男人怀里。

    黄胜措手不及有些尴尬,茅元仪倒是司空见惯这调调儿,笑道:“贤弟不仅取建奴级去去就来,抱得美人归好像也手段高明呢!”

    怀中美人哆嗦了一下抬起脸看着那张英俊的脸道:“公子,您真的是去斩杀建奴了?奴奴听说死了许多人呢,公子有没有受伤啊?”

    说着就在黄胜身上摸索起来。这个妮子看来下定决心要缠上他了,已经没有了任何矜持,当着茅元仪大人都想造成事实。

    黄胜赶紧道:“彩儿姑娘,你别这样好不好,我们应该算是好朋友对不对,你如果这样了,我恐怕下次不敢来了。”

    茅元仪忍俊不禁,差一点把喝下的茶水喷一地,他是久经欢场的老将,还第一次听说文官大人跟青楼的红官人交朋友这样的新鲜事呢!

    后来又是喝酒,聊天,病西施,不对!现在病体已经痊愈了,应该是西施。温驯得如同一只惹人怜爱匍匐在主人腿上的小猫。

    她给无比仰慕的公子舔酒布菜,害得黄小大人连用筷子的机会都没有。

    科学家大人当然也是左拥右抱好不惬意,他告诉黄胜道:“贤弟呀,你不但艳福不浅,而且官运亨通呢!朝廷封赏这几天就会下来矣!”

    朝廷封赏?不但黄胜关心,陪酒的三位佳丽也十分感兴趣。她们也想知道这位大才子会当上什么样的官呢。

    黄胜敬了茅元仪大人一杯酒,很诚恳道:“这些日子多亏兄长周旋,不管朝廷如何封赏,小弟都是兄长提携,日后再建功勋还是你我兄弟共享!”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