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一百零三章:实而虚之
    黄胜是怕这些小子要军功不要命,万一建奴动了坏脑筋,有意遗留一具穿盔甲的尸体在岸边,这些小子十有八九会派人上岸割首级,结果当然是去几个死几个。

    黄胜太了解自己的麾下,防范于未然,板着面孔下了死命令,还让三个领队起立,听他们再次复述了自己的命令以示严肃性和重要性。

    三人都高高兴兴领命,看见建奴可以开枪放炮貌似很过瘾呢,人人都很期待。可惜大人只允许大家玩七天就回黄家山岛时间短了些。

    黄胜怎么一搞,建奴在盖州南北七百里的海防就无一刻安宁喽,在自己队伍还没有出击前就让敌人疲于奔命。

    这时候就让他们绷紧了神经,到了一个月后自己给这些通古斯野蛮人来真的时候说不定就过犹不及矣!

    黄胜也是在船上给建奴颜色看看,他带着‘广宁号’在望海墩南北二十海里的近海溜达,发现海边有建奴哨探就招呼,还真的打到了几个,死没死不知道。

    过了三天果然发现了一具建奴尸体,很明显是个建奴马甲。黄胜哈哈大笑,建奴果然不傻,也知道用计了,那具尸体离陆地有一百五十步,附近一百步还有个小树林。

    黄胜更加乐了,建奴智商值不高啊!选择如此有利于埋伏的地方下诱饵,也太想当然。

    要是我来摆诱饵就不这样干,肯定选择一览无余的旷野,造成附近没有危险的假象。宁可在夜里挖洞,让战士躲在里面,这样成功的可能性才会大一些。

    其实建奴真的很蠢,康麻子明明跟老毛子的远东探险队干过仗,知道人家几百人,自己上万人都没有取胜,人家就是凭借火器威力取得的战果。

    野蛮人酋长们还傻兮兮认为女真弓马野战天下无敌,不发展热兵器部队,最后跟英、法联军进行野战,被人家揍得满地找牙!

    英、法联军连盔甲都没有装备,满蒙骑兵在八里桥才射死了几个敌人?法国议员们认为,发生在八里桥的不过是“一场引人发笑的战斗“,我们才死了几人而已!国耻啊!

    而明朝暮年,官方是拼命研究火器,最后孙传庭的火车兵,就是世界上最早的装甲战车集群的雏形,可惜大明天灾人祸盗寇横行建奴肆掠已经病入膏肓,可悲,可叹!

    黄胜根本不理睬那一具尸体,依然跟建奴捉迷藏,不时的来一两炮。

    他早就看上了望海墩十里处的一个登陆点,部队上岸后路况很好完全可以拉车跑马。小心谨慎的他这一次来这里就是再次确认,做到有备无患。

    这就是黄胜的性格,对每一个战士的生命负责,不怕麻烦,不屁股决定脑袋。

    这个地方以黄家的‘密封浮船’拼接临时码头轻而易举,还可以在岸上三百步内预留十步宽的道路,其他地方用自己设计的洛阳铲打出比建奴马蹄大一号两尺深的窟窿。

    别小看这样的窟窿,布置起来容易,工作量不太,效果太好了。

    建奴战马狂奔而至,只要踏进去就完蛋,这匹马肯定废了,马腿会被活生生蹩断,马上骑士即便摔不死也会伤残。

    如这样缺德的主意,这位黄大人还多着呢,以后慢慢的给通古斯野人上实战教学课。

    回到了黄家山岛,黄明道几个也先后回来了,他们都发现了建奴尸体,都笑着告诉大人,他们不傻,建奴才傻呢,白白的躲在树林里忍饥挨冻。

    黄胜在宁远中左所附近海域选择了一个类似于自己观察、测量过望海墩十里处的登陆点,带领自己的部队进行实战演习。

    大家都不怕麻烦,分工细致又明确,连哪几个编了号码的‘密封浮船’由谁管理都责任到人。

    每天的演习内容就是接近,搭建临时码头,登陆,攻击,撤退,拆卸装船,回航。练了二十几次,把大家都练机械了,最后完成这些规范动作所花费的时间,比第一次节约了三分之二。

    熊兆珪是世家子,个人素质很高,虽然他对黄胜的做法不甚了了,还是带着家丁不辞劳苦按照预案完成每一次的任务。

    刚刚开始实战演习时太辛苦,他的家丁有几个不乐意了,牢骚满腹。

    家丁熊七道:“公子,这位黄大人有如此猛兵,却是胆小如鼠呢,小的看着不像什么英雄好汉。”

    熊十一道:“嘘!七哥,小点声,让那些黄大人的家丁听见就麻烦了,十有八九要来掐架。”

    熊大骂道:“你们有点出息好不好?黄家每个人都在拼命练习,不但不怕苦,还给他家大人出主意,要加大难度和负重。你们见过这样的军队吗?不好好跟人家学也就罢了,还背后唧唧歪歪!”

    熊十三叹息道:“唉!干嘛这么麻烦,咱们只要看见建奴人马不多,大家冲上去嘁哩喀喳砍几个就跑,多省事,实在没有必要像现在这样天天累得像条狗,何苦来哉!”

    熊兆珪不高兴了,道:“我们在黄家吃人家的用人家的,黄大人还借给我们如此好弓和盔甲,那些战马也是百里挑一的骏马,苦一点打什么紧?”

    熊七道:“公子,小的们跟随大人多年,什么时候怕过苦?小的只是认为这位黄大人太多事,只练不打,做给谁看啊?”

    熊兆珪怒了,喝道:“住嘴,黄大人肯去袭杀建奴,我熊家就感恩戴德了,成不成功我都会记一辈子。他让我们怎么做,大家都要无条件服从,你们要是谁不愿意跟着,我不勉强,谢谢你们不离不弃这些年!”

    熊七立刻跪下了,道:“公子,您误会了,小的不是那个意思,小的是怕白费力气。”

    熊兆珪毕竟是二十九岁的秀才,从小就看着父亲带兵练家丁,家逢变故知道了世态炎凉,现在也算有了丰富的社会阅历,见识已经不一般了。

    他笃定道:“黄大人是经天纬地之才,不会无的放矢,你们千万别拖后腿丢了熊家的脸面,看着吧!马上就见分晓。”

    熊大道:“兄弟们,你们要知道好歹,人家施恩不图报,完全是为了救我家老爷,不管是否成功,以后黄家有什么驱使,我熊大都万死不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