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一百章:一诺千金
    两位熊公子来之前是将信将疑,在黄家转了一个时辰已经有了信心。他家还有六条好汉,再加上这里的一二十人,斩杀建奴十级未必不可能。

    他们立刻端正了态度,忘掉了他们的士子身份,也忘掉了他们是前辽东经略的公子,跟黄明理、黑虎他们虚心请教。

    谈话结果更加让他们心惊肉跳,这些猛兵都说自己的大人才是第一条好汉,他击毙的建奴最多,而且许多弟兄都是他救的。

    第二次的战斗中,如果不是大人勇猛,用斧子剁了建奴马甲,黄明理大人和黄明道大人就会被建奴杀了,根本不会有后来的一切。

    两位公子心里纳闷,真的假的啊?这位黄公子,连早起都不肯,怎么会如此得到这些猛兵的尊敬?

    后来家主出现了,一个衣袂飘飘的俏公子,两人都是第一次跟黄胜见面,顿时大感失望,这位公子拿他的麾下差太多了。

    后来三人在小客厅高谈阔论,黄胜点评熊廷弼的三方布置策略,字字珠玑一针见血,把两位公子听得大汗淋漓。

    黄胜很严肃的告诉二人,其父在广宁失陷时为了怄气,尽弃关外堡垒的诸多不足,其实是有罪与国家,只是罪不当死。

    这些理论都是后世总结的,当然见解独到,黄胜说得很中肯,两位公子无言以对。

    黄胜又表态打熊字大旗,冒充熊家人马去偷袭建奴,保证斩杀不低于十颗建奴首级,让二位公子用来救父亲。

    两个在京师尝尽了世态炎凉的落难公子,终于被虐哭了。还哭得不巧,丢人了,让找到这里的小妹和楚儿撞见了。

    珊儿小姑娘看见疼爱自己的哥哥如此悲伤禁不住泪如雨下,来到大哥身边拉着他的手一言不发,陪着默默地流泪。

    楚儿认识熊家两个兄弟呢,她感觉这两人就是两头犟驴,今天这是怎么了,她聪明得很,随即就用美眸瞪那个坏公子,这个人太坏了,谁都欺负。

    她这个时候没想到自己马上也被欺负哭了。

    黄胜笑着对楚儿道:“楚儿大姑娘,小黄公子不辱使命,已经跟熊家二位公子谈好了,明天就出发袭击建奴,不斩杀超过十级绝不回京师!”

    楚儿大惊,焦急道:“公子,你为何如此匆忙?这可不是儿戏,还需从长计议啊!”姑娘真的急了,连小黄都去了,直接公子了。

    黄胜很严肃道:“君子一诺千金,违背诺言,唯有死尔,谢谢楚儿姑娘为黄家揽了这九死一生的好差事啊!”

    楚儿只是一个孩子,本来只想证实自己看着顺眼的公子究竟是不是个真英雄,这时候才猛然觉醒了,打建奴哪里是儿戏啊?

    她出身勋贵世家,从小耳濡目染,知道战场的残酷性,她家的先祖就是死在靖难之役。

    这时听得黄胜明天就出征跟凶残的建奴去拼命一下子傻眼了,忽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哭得惊天地泣鬼神……。

    小姑娘意识到自己闯祸了,大明跟建奴交手许多年,几乎都是大败亏输,黄公子如何能够轻而易举斩杀建奴获得首级全身而退啊?

    她想方设法补救,这一次真的去找哥哥张之极了,他知道哥哥在黄家客厅跳舞呢。

    看见泪流满面踉踉跄跄奔来的妹妹,小公爷吓了一跳,赶紧扶着她焦急的问道:“妹妹,谁欺负你了,快告诉哥哥,我要带人去扒了他的皮。”

    “嗯嗯嗯,哥哥,你让黄公子不要去辽东好不好?我害怕!嗯……。”

    “啊?不是你撺掇人家去的吗?怎么现在又变卦了?”

    “哥哥,我只是想看看黄公子是不是吹牛呢!谁知他一口就答应熊家兄弟了,还保证砍不少于十个建奴首级呢!这可怎么办啊!”

    “跟熊家兄弟谈好了?了不起!这位兄弟好样儿的!”

    “哥哥!好什么好啊!他要是有个闪失如何是好?”

    “也是,战场上刀枪无眼,谁能够保证自己打不死。”

    “哥哥,你不帮着想办法,还来吓唬我,嗯嗯嗯……。”

    “这怎么帮啊?做人当然一诺千金!不要说九死一生,十死无生也不能回头啊!”

    “哥哥,你明明知道人家心里难受,就不能说些好话来哄我吗?呜呜呜……。”

    小姑娘哭得花容失色,他们这里已经成了焦点,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英国公家兄妹的对话。

    舞场的音乐停了,跳舞的公子都觉得不可思议,这位黄大才子是个愣头青啊!家里美女如云歌舞升平,他却不晓得享受,竟然为了不相干的熊家去跟建奴打仗。

    蓝彩儿、如梦和一些来跳舞的红牌迷惑了,她们今天都听了这些来跳舞的勋贵、公子讲了他们认为是最大的笑话。

    内容就是大才子跟辽东经略孙督师关系不简单,在捧花魁的同时还分身去辽东砍了几十颗建奴首级。

    对于黄胜杀建奴的故事,在此的所有人都不相信,当然黄家的人例外。但是他们对黄胜能够成为阁老力捧的对象,都羡慕不已。

    这一刻大家发现可能是自己错了,那些女人马上叽叽喳喳议论成一团。

    如梦问蓝彩儿道:“姐姐,真的假的啊?黄公子文质彬彬的哪里像个武将啊?”

    “妹妹,赞画将军是文官,不是武将。我也不知道黄公子斩杀建奴的战功是不是真的。”

    “如果是真的多好啊!黄公子文武全才呢!去辽东杀建奴,太带劲了,我支持他!”

    蓝彩儿打了个激灵道:“妹妹别瞎说,建奴多么凶恶,哪里是随随便便能够打得了。”恢复健康的病西施忽然觉得有了牵挂。

    白牡丹这时对大家道:“各位公子、姑娘们,对不住了,黄家有些事情要办,恐怕暂时不能再教大家跳舞了,以后有机会大家再相聚。”

    “白牡丹先生,黄家真的要去辽东跟建奴打仗吗?要不要我们帮些盔甲武器啊?”一位勋贵不好意思就这样走了,主动道。

    马上就有许多人附和,他们都表示要给些资助。

    蓝彩儿大声道:“黄家如果真的去袭击建奴,奴奴家里没有盔甲兵器,奴奴愿意资助军饷。”

    舞场的气氛顿时热烈起来,有些同仇敌忾的感觉,众人纷纷表示要慷慨解囊资助黄家出征袭杀建奴。

    这时一个不着调的声音破坏了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