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九十八章:考虑救人
    辽东的捷报传遍京师官场时,有官员给熊家两位公子出主意,让他们想办法搞到十个八个真奴首级,就说两兄弟为了营救父亲带着家丁去辽东跟建奴拼命,得了斩获献给朝廷。

    如此这般,两兄弟的忠孝行为一定能够感天动地,救出父亲就顺理成章。家有正子不亡其家,家有孝子不绝其祀。

    古人最讲究孝道,皇帝对于这一种孝行当然会法外开恩,不是十恶不赦之罪肯定能够恩免。

    这其实是个馊主意,建奴的首级在大明有多稀罕大家都知道,哪里会那么容易搞到。

    熊家兄弟可是病急乱投医,动心了,忠心耿耿的家丁已经散了九成,有自己走的,有他们兄弟劝离的。现在只有六人不离不弃,他们说死也死在熊家。

    兄弟两已经走投无路,想带着家丁去宁远碰碰运气,老大熊兆珪能文能武,有一身蛮力,倒是弓马娴熟,老二熊兆琏是个地地道道的士子,还是文弱的那一种。

    最后熊兆珪把家里的事情托付给弟弟,自己准备一去不复返了,他不傻知道成功的机会渺茫,可是他受不了这样的折磨,想痛痛快快去拼杀一场慷慨就义。

    妹妹熊珊儿知道了两个哥哥的决定哭得凄凄惨惨戚戚,自己又劝不了他们,她果断决定请唯一一个对熊家同情的英国公家爱女楚儿姑娘帮忙劝劝哥哥们。

    熊珊儿来到英国公府邸,一把鼻涕一把泪哭诉了事情经过,楚儿姑娘听得眼睛一亮,道:“珊儿妹妹,这个计策貌似可行呢!”

    珊儿讶异道:“如此不靠谱的计策,完全是那些黑了心的大人敷衍我家两位兄长,姐姐怎么认为可行呢?”

    这个姑娘不笨,而且很聪明,比两个哥哥还要有心计。

    “妹妹,你想想,如果真的是你哥哥带着家丁为了救父亲去辽东砍来了建奴首级,当今圣上难道不会法外施恩?”

    “姐姐,小妹何尝不知这样大有可能,关键是建奴首级何其贵也,一千两一级也无处可买,况且熊家已经家徒四壁了。”

    “谁说花银子买来着,是真的去砍。”

    “大哥就是准备带着家丁这样干呢,他们简直就是去白白送死啊!小妹来找姐姐就是求姐姐劝一劝我家大哥呢。”

    “你家大哥如果去,肯定就是送死,可是姐姐知道有人能够做到,只是那个人太坏了,他死要银子呢。”楚儿想起了那个人市侩的嘴脸,乐了。

    “大明还有这样的人?他真的能够砍来建奴首级?姐姐是怎么知道的?”

    “他的名气大着呢,妹妹应该也有耳闻。”

    “小妹肯定没听说过,小妹现在都不怎么出门。”

    小姑娘熊珊儿现在最不喜欢出门了,因为不但要自己走路,而且没有漂亮的衣服穿,她家以前可是高官厚禄的朝廷大员,如今落地的凤凰不如鸡。

    “妹妹难道没有听过难忘今宵吗?”

    “这倒是听人家唱过,据说是一个辽东广宁士子所作。”

    “姐姐就知道妹妹肯定知道他。”

    珊儿忽然明白了,狐疑道:“就是这个士子能够带人砍到建奴首级!”

    “对呀,他鬼主意多得很,手下的家丁又勇猛又忠诚,已经砍了好几回呢,去年报功的真奴首级其实一大半都是出自他手。”

    “他立了如此大功为何不自己表奏朝廷啊?”

    “所以姐姐说他没出息死要银子呢,那些首级被他卖了换银子花呢!这个没出息的东西。”

    楚儿姑娘说着说着愤愤不平起来了,她生在勋贵之家哪里能够体会黄胜的用心良苦,更加不会懂得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

    她的小心思认为,这么多斩获,做文官也起码到了从五品,做武将应该超过正三品游击将军了。现在才是个八品赞画,唉!这个冤家!实在不值一提。

    珊儿刚刚明亮起来的眼神又黯淡了下去,她低声道:“姐姐还是帮妹妹劝一劝我家兄长吧,那位公子熊家已经求不起,家里恐怕连一百两都拿不出了。”

    “妹妹,你不去试试怎么知道,万一他同意妹妹赊账呢?”

    “姐姐,难道你认识那位公子?”

    “何止认识,还熟得很呢,唉!可惜姐姐现在被家里看得紧,没有大事都不肯出门了。”

    “姐姐这是为什么呀?以前姐姐都是进出自由的呀!”

    楚儿脸红了,她心里清楚为什么哥哥不肯带他出去,家里不肯她出门也心知肚明。

    楚儿道:“不管了,今天姐姐就陪妹妹去找那个财迷,放心,他有时候也很大方,五千两都可以不要呢。”

    张楚儿大大方方找到母亲,说熊家妹妹有急事找哥哥张之极,老夫人派了内院管家陪着小姐带着家丁,去‘怡春院’找小公爷了。

    由于楚儿的举动,坏了蓝彩儿的好事,救下了大明朝的童男黄公子。

    现在张之极把来意告诉了黄胜,小公爷也很同情熊家,本着能帮就帮一帮的想法,他也顺带着想看看这位贤弟是不是真有两把刷子。

    黄胜不动声色听着,熊廷弼他是知道的,如果自己可以救他,倒是愿意帮一把,可是历史书里写得明明白白,他今年秋后就会问斩,然后传首九边了。

    其实杀熊廷弼才是自毁长城,杀袁大忽悠不是,那小子是个志大才疏失败的阴谋家,不是汉奸尽做汉奸事。

    自己的微薄之力可以影响到历史吗?黄胜忽然无比紧张起来,他想试试,如果真的可以,自己的作为就是历史了,就是真实的存在。

    在‘九重天’幽兰阁又见到了楚儿姑娘,这一次真的是姑娘,以女装出现的她忽然羞涩起来,低下了头,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如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黄胜忽然有了一种惊艳的感觉,这个佳人又跟荷香、赵蕊、蓝彩儿、白牡丹美得不同,雅致,高贵?说不出,反正看着舒服。

    两人不自觉的互相偷窥几眼,又躲闪了各自的目光,这一刻好像有了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意境。少女的脸愈发红了,她感觉到了那个人炙热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