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九十七章:公然舞弊
    今天辽东的捷报上奏朝廷,所有在京师的大人都知道了。辽东战局是大明王朝重中之重,满朝文武人都关心,处理辽东的事情也是排在前面。

    于是就有许多人认为督师大人孙承宗这一次恐怕受贿不少,因为他们发现里面有一个也立了功劳而且是督师大人准备为其讨要厚赏的主要人物之一。

    大家都认识他,广宁士子黄胜,原来此人还是从八品的赞画将军。于是乎众说纷纭,一时间上上下下都知道了这件事。

    因为最可笑的就是这位大才子明明在京师厮混,许多大人都亲眼看见了,而辽东捷报的战斗时间正是此时。他难道有分身术?可以一边寻花问柳,一边杀敌建功?

    所以天下最冤枉的事情出现了,文武百官见了辽东经略的捷报,都众口一词认为其他人建功还好说,唯有八品赞画将军黄胜的战功太儿戏。

    好几位大人还义愤填膺,说什么如此公然舞弊,难道天下人都是瞎子吗?即便要提携谁吃相也不能如此难看焉!

    英国公张维贤散了早朝回到府邸就找来儿子张之极问黄胜的情况,楚儿见父亲回家也来叙话,见是这样的话题,立刻竖起耳朵聆听,也坐下不走了。

    张维贤把今天辽东经略的报捷内容讲了一遍,问张之极道:

    “儿啊,你那个朋友黄胜好像有些道行呢!这一次孙督师为他可以说都不要老脸了。也不知他和孙大人是什么关系啊!”

    张维贤知道孙承宗的人品,对他如此看重一个年纪轻轻的广宁士子,很不理解。

    小公爷马上就联想道黄胜嘴里的大人,怪不得如此牛气,原来是帝师孙阁老,至于黄胜是不是真的有军功他也不清楚。

    他发现这位朋友混得不错心里高兴,能够得到阁老的赏识可不是太容易哟!

    他挑好话道:“父亲,孩儿这位朋友是个人才,跟督师的关系应该比较密切,肯定是他老人家的心腹爱将,至于军功是不是实打实,这个么……,还真不好说!”

    张维贤道:“哦!原来如此,怪不得这位士子明明在京师鬼混,却同时在辽东参加袭击建奴,真是可笑至极!”

    在英国公眼里,自己儿子的朋友都是浪荡子,属于混社会的纨绔之流。

    楚儿姑娘对这一位突然冒出来的辽东士子相当好奇,见他不肯说老实话就存了了解他的心思,过程很容易,让平时护卫自己的几个家丁陪黄胜的家丁、马车夫喝酒侃大山,很快黄胜的发家史就被楚儿了然于心。

    楚儿现在得知督师大人向朝廷讨要如此厚赏与黄胜,心里欢喜,见父兄都不信急了。

    她道:“爹爹!那位黄公子可不简单,大家都误会了,这一次的军功其他人都是莫须有,唯有他才是建功之人呢!”

    张维贤讶异道:“楚儿,此话怎讲?你又如何得知?”

    “爹爹,其实督师老大人捷报的时间有误,真正的渡海袭击发生在今年正月呢!”

    “啊?还有此事?楚儿你快快讲来!”

    小姑娘一五一十把自己这些日子了解的关于黄胜的情况都告诉了父兄。

    英国公父子惊讶不已,世上还有如此士子,去斩获建奴首级如过家家似的。

    英国公问明白楚儿了解情况的经过,对女儿的话当然深信不疑,很高兴,对儿子道:“儿啊!如此说来你总算是交了一个不错的朋友,以后要和他多多亲近,国事多艰,以后朝廷会到处用兵,人才难得啊!”

    父亲认可自己的朋友这还是头一遭,张之极当然表态跟黄胜好好相处喽。

    楚儿姑娘不知怎的,今天心情特别畅快,老是哼起难忘今宵的调子。

    晚上,正在‘怡春院’厮混的小公爷被家丁找到了,原来妹妹楚儿有急事找他。

    去年秋天,心地善良的张楚儿带着四个家丁招摇过市时发现有几个女子带着几个老仆在售卖许多东西。

    她们的打扮和气质都不俗,看上去根本不像买卖人。

    她们的货物杂七杂八什么都有,从半新不旧的衣服到文房四宝和一些字画,很明显是大户人家遇到难处了。

    楚儿一时没有记起自己是女扮男装,想随意买一些东西帮帮人家。

    她竟然凑到一个自己看着喜欢比她好像小一两岁的女孩子身边,还拉了人家的小手。

    当然惹事了,人家也不是吃素的,小女孩的哥哥冲出来就打,这一边家丁怎么可能让小姐吃亏,最后打成了一团,惊动了五城兵马司。

    五城兵马司是楚儿老爸管着呢,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把那一家动手的人都抓起来带走,那个小女孩忽然发现这位根本不是登徒子,而是一个姑娘,马上上前赔不是。

    那位很猛的哥哥也知道发错了脾气自认倒霉,真是人霉心不顺,东西没卖几两银子,打了一场架,白白毁了许多,气呼呼站在一边不吭声。

    楚儿又不是恶霸,人家知道搞错了就作罢,让那些五城兵马司的兵丁回去。

    自己留下跟这个小妹妹聊了起来,得知她叫熊珊儿,哥哥叫熊兆珪,获罪官员前辽东经略熊廷弼是她的父亲。

    英国公张维贤也经常谈论辽东局势,楚儿姑娘知道熊廷弼大人,她马上力所能及给了他们一些帮助,跟珊儿交上了朋友,经常带她来家里玩耍。

    她也求父亲想办法帮帮熊家。可惜英国公爱莫能助,因为熊廷弼其实是党争的牺牲品,他得罪的人太多,平时嘴臭脾气坏,有一点像国朝的彭大将军,此时落难了无人援手,都在落井下石。

    熊廷弼根本不是贪官所以才会混得如此凄惨,两个儿子在京师走门路处处要花银子,衙门是个绝对的无底洞,熊家现在已经开始变卖京师的家产,让人回去变卖老家的田产。

    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救父亲出狱,他们都知道事情很严重,朝廷要找人出来承担丢失广宁的罪责,他父亲项上人头堪忧。

    熊家兄弟根本摸不着门路,银子花了很多,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那些拿他家钱财的都不是什么有权势的,都是些官场垃圾而已,也就是官僚骗子。

    官僚骗子基本上对礼物来而不拒,他们根本没有权力办事情,反而不怕收礼会上惹是非,东西到手后假模假样给人家出主意,再去找谁还需要什么。

    事情没办成他们还卖人情,说自己不知道送了多少孝敬,没有得到好处还倒贴了不老少。这种人在现代都屡见不鲜。

    辽东的捷报传遍官场时,有官员给熊家两位公子出主意,让他们想办法搞到十个八个真奴首级,就说两兄弟为了营救父亲带着家丁去辽东跟建奴拼命,得了斩获献给朝廷。

    如此这般,两兄弟的忠孝行为一定能够感天动地,救出父亲就顺理成章。家有正子不亡其家,家有孝子不绝其祀。

    古人最讲究孝道,皇帝对于这一种孝行当然会法外开恩,不是十恶不赦之罪肯定能够恩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