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九十五章:解放小脚
    经过在‘九重天’的显摆,交谊舞给许多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天籁小说Ww『W.⒉一个存在了几百年的娱乐、社交方式当然有他独特的魅力。

    在后世娱乐方式已经铺天盖地的时候还有许多爱好者呢,大明的娱乐方式能有几种,交谊舞理所当然会流行天下。

    估计很快,达官贵人就会搂着自己的美妾来一曲蹦擦擦了,当然不会是正妻大妇,官宦人家的大妇都端着呢,应该在短期内不会玩什么时尚。

    黄胜还是以微薄之力引导潮流,把自己认为健康的东西推广,争取把大明糟粕去掉,最后结果如何?只有天知道。

    反正自己在作为,求心所安,能不能够解放大明妇女们的脚就看造化了。他准备回去时就招募鞋匠,设计出高跟鞋,穿上这样的鞋子,配上华美艳丽的汉服,女人应该更加婀娜多姿。

    裹了三寸金莲恐怕无法穿这样的鞋呢!当人们现只要在鞋上做些文章,就免去了让家里女儿痛苦,应该会从善如流吧?

    第二天下午,小公爷来拜访。黄胜太奇怪了,按理说,这位纨绔应该在玩香车美人啊!难道一天都不到头,就腻味了?

    张之极竟然是骑马来的,更加奇怪了,难道黄家生产的豪车质量如此之差,才一天就趴窝了?

    小公爷见了黄胜立刻诉苦道:“贤弟啊!轿车太扎眼了,愚兄后悔死了,当初还不如要你的那一辆低调奢华呢!”

    “兄长不要着急,是什么情况,慢慢讲来。”

    “家里老爷子看上那辆豪华气派上档次了,今天愚兄还没睡醒,父亲大人就让张十七驾车去走亲访友,回来就不给愚兄,说权当孝敬他老人家。”

    “本来就该如此,好东西当然要孝敬长辈,兄长身强力壮骑马多好,显得彪悍。”黄胜跟他逗闷子道。

    “贤弟啊!愚兄知道贤弟你有办法,今天带了五千两银票,如果还不够,无妨,贤弟说个价,愚兄马上派人回去取。”

    张之极说着还眼巴巴看着黄胜。

    “兄长如此看得起小弟,那还有什么废话,给兄长一辆就是,可是……。”

    小公爷眼睛一亮,道:“贤弟,千万别可是,愚兄心里紧张呢!”

    “可是收兄长五千两不合适,这样您给三千两吧!”

    “哎呦喂!贤弟你这是要吓死愚兄啊!五千两不许还价,愚兄可不能再占贤弟便宜了。”

    “不行,只能三千两,兄弟感情第一么!”

    “对呀,就是讲感情,五千不可以再少了。”

    “唉!谁让您是兄长呢,五千就五千吧!千万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兄弟已经无法给大人交代了。”

    “知道,知道,昨天那些朋友逼问得那么紧,愚兄都没有漏一点口风。”

    很快两匹白马拉着的轿车出现了,小公爷欢呼起来,随即又开始紧张了,道:“贤弟呀!怎么还是如此豪华气派啊?愚兄都不敢出去显摆了,太让别人眼热了。”

    “兄长不想要?”

    “要,当然要,愚兄不是认为这样不好,是认为这样恐怕又会被人家惦记上。”

    “这个么,兄弟也没辙,要不用黑布蒙起来?”

    “那怎么行?如此豪车怎么可以衣锦夜行,不聊了,管他呢!试车去了,只要不是老爷子,谁要也不给!”

    京城多了两道风景线,张之极被所有朋友鄙视了,大家现他才玩了一天就换了豪车,人人都义愤填膺。最后小公爷被兄弟们包围了。

    某侯爷家的公子道:“贤弟太不应该啊!愚兄家也不缺银子,贤弟能够搞到轿车就应该给愚兄也来一辆才对。”

    某国公家的世子道:“兄长说得对,今天张家兄弟不交代清楚,咱们就把这辆车抢了,给他五千两不就成了。”

    ……。

    晚上张之极又来了,这一次是架着轿车来的。黄胜又不解其意,又怎么了?

    张之极苦着脸把来龙去脉讲了,黄胜道:“算了,帮人帮到底,还有一辆兄长也拿去吧!这真的是最后一辆了,唉!朋友难得呀!兄长可以把几个得罪不起的稳住。”

    张之极大喜连忙请教道:“贤弟机智百出,有何妙计?”

    “无他,望梅止渴尔!”

    “听不懂,如何做贤弟还是明说吧!”

    “小弟火通报给大人,以后争取每个月搞三辆给兄长,兄长可以选择对您态度端正的好友……。”

    “高招,他们求着我搞轿车,那里还敢再唧唧歪歪,哈哈,吾无忧矣!”

    三辆车没了,多了一万两银票,黄胜立刻感到胆子肥了不少,养兵、屯田、炼钢铁,嘿嘿!野猪皮你最好别寿终正寝,老子跟你玩玩!

    第三辆豪车,出现在成国公朱纯臣府邸,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家大公子孝敬的,后来许多勋贵都不敢给张之极脸色看,不然有可能几年后才会买到轿车。

    蓝彩儿现在是黄家的常客,几乎每天下午都来跳一个时辰交谊舞,当然不可能是黄胜陪她,这位才子偶尔才来跟美人们跳一曲,他在家里忙着培养家丁呢。

    没几天‘怡春院’的花魁如梦得到了消息也来学交谊舞,当然也解放了她的小脚,她随即就感觉到了此舞的魅力,回去就解放了整个院子。

    渐渐地,舞者多了起来,许多公子去这两家院子不是**,而是锻炼身体,原来的啪啪啪,变成了现在的蹦擦擦!

    这些公子尝到了甜头回去解放了爱妾的玉足,在家里也勤练不已,风气慢慢的开始形成,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势。

    后来黄家被勋贵们盯上了,他们都喜欢来黄家聚会,当然都是带着自己的美妾,他们都说这里的舞曲最正宗、这里的舞步最标准,这里还有许多教习。

    大家熟络得很就不讲究客套了,反正家里有许多白牡丹雇佣来的乐师,只要音乐不停,舞者让他们自便,家里学习歌舞乐器的女孩子轮流做服务生,十八个大女人专门做教习,带那些美妾跳舞。

    这些美妾学会了可以教他家的老爷,所有小妾学跳舞都是无比勤奋,因为她们都有教老爷的任务,她们还可以利用这样的机会讨好老爷,女人多的地方就会有宫斗,争宠太正常不过。

    这些美妾学得可认真了,她们都知道如果交谊舞跳得好,自己的老爷就会经常带着她们出来玩乐,跟老爷在一起的机会多了,她们在家里的地位自然水涨船高。

    白牡丹,白芙蓉她们毕竟是文艺青年,自己的舞步已经无可挑剔,还总结出教学的一套方法,现在到黄家参加私人舞会的所有人都喊她们先生,对她们礼貌得很。

    这些大女人都认为自己的工作有意义,因为老爷告诉她们,跳舞很健康,能够强身健体,还能够让许多女人摆脱裹脚布的束缚,长期以往就会很少有人还以女人无法走稳道路为美。

    这些女人都是有文化而且经历丰富的人,她们都恍然大悟,马上觉得自己肩负的使命是如此崇高,老爷太伟大太善良,他是在做万家生佛的好事啊!我们姐妹豁出性命也要帮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