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八十九章:醉得开心
    篮彩儿见到黄胜立刻款款上前施礼,眉目含情面带春色,黄胜很礼貌也很客气,他可不会认为初次见面这位去年的花魁会看上自己,这些女人都是从小接受过培训,对于如何勾引男人应该是习惯成自然了。

    聊了几句闲话,黄胜递眼色,荷香马上就把银票拿出来交给篮彩儿身边的恃俾,那个恃俾如何肯要,荷香无可奈何。

    这时酒席摆好,当家的鸨儿蓝媚娘亲自陪客,让她家的红牌都来敬酒献艺,黄胜知道人家如此热情带着目的呢,可也无法拔腿就走,只能随遇而安。

    顶级交际花下了决心想让你宾至如归,肯定会使你乐不思蜀,黄胜还能够应付这些刻意的热情,荷香就不成了,被篮彩儿几个红牌特殊照顾了,最后还被热情的姐儿们带去看什么奇巧。

    黄胜心知肚明,人家是公关高手,她们看出来自己不好对付,讨好白牡丹、白芙蓉两个又应该没什么效果,而且她们俩是同道中人,根本就是内行,不需要如此也能够得到体谅。所以几个伶牙俐齿的交际花刻意逢迎老实姑娘荷香。

    蓝媚娘是个人物,比白赛雪强几分,她只谈风花雪月只和白牡丹两个叹息这一行当的残酷性,祝福她们遇上了好家主,终于下半辈子有靠了。

    哀叹自己虽然现在风光无限,可是实在不知以后命运如何。

    白牡丹她们明明知道蓝媚娘是尽捡好听的说,可还是忍不住心花怒放,不知不觉就被人家多劝了几杯酒。黄胜感觉不太好,看来今天有可能被她们灌醉,已经开始后悔让英国公家四个马车夫把马车送去小公爷那里了。

    荷香回来了,她可没有什么社交经验,连拒绝都不会,不但没有能够把篮彩儿的银票退回,还被她送了许多珠宝首饰,这些东西看上去就价值不菲。

    荷香知道自己闯祸了,可怜巴巴看着公子,黄胜真的爱上这个姑娘了,哪里肯在人前让她难堪,不但不说她,还夸奖她带上那些首饰好看,自己喜欢。

    俏佳人当然知道公子用心良苦,眼睛又蒙上了水雾,她最近是喜上眉梢,伺候了她几年的两个妹妹又来到自己身边,公子对她怜爱有加已经允诺纳她为妾,美人心情舒畅酒到杯干。

    在九重天几个红牌的热情相劝下,荷香醉了,醉得好开心,她开始说酒话,说自己不要做处子要做公子真正的女人,要给公子生儿子……。

    几个‘九重天’的红牌听了荷香的酒后真言都大感意外,她们是在想象不出,如此恩爱的如同神仙眷侣般的一对人儿,为何如今还没有行夫妻之事。

    病西施久在欢场,男人的嘴脸见得太多了,对这位奇怪的大才子更加好奇,只是看着他温柔呵护自己女人的样子总是感到有些酸又有些小小的妒忌。

    黄胜见醉酒后美人娇憨的样子有些哭笑不得,只好把她抱在怀里哄,后来美人就依偎在黄胜身上睡着了,睡梦中还带着笑意。

    白牡丹,白芙蓉和蓝媚娘是故人重逢三人聊得开心喝得多,都醉倒了,被几个丫鬟抬到蓝媚娘房间大被同眠去了。

    黄胜知道完蛋了,己方已经三人被人家拿下,再拿下自己肯定小菜一碟。

    他果断决定投降,对还撑着来劝酒的篮彩儿道:“彩儿姑娘,谢谢你给了我家荷香许多好东西,我也没什么拿的出手的馈赠与你,有一支小调很适合你来演唱,我明天给你送来如何?”

    篮彩儿明显也喝多了迷离着醉眼到:“公子,您这就给奴奴曲子了?就如此容易?”

    黄胜打趣道:“要不让我再来几杯也喝醉了权当刚才说的是酒话如何?”说着端起酒杯作势要喝。

    篮彩儿急了,合身扑上劈手夺了酒杯,却差一点把黄胜给撞倒了,她自己也失去平衡跌进了黄胜怀里,两个美人在怀如何不乱?

    病西施此时软软的靠在他身上吐气如兰,说不出娇媚,饶是黄胜阅女无数也觉得魂不守舍,他赶紧定了定神,抱起自己的女人荷香站了起来。

    他知道这些逢场作戏的女子可能是镜花水月,而自己怀中之人才是值得爱怜。

    蓝彩儿看见黄胜准备出去连忙唤住他道:“公子请留步,您就这样回去恐怕荷香姑娘会着了凉呢,不如就让她在奴奴闺阁将就一宿如何?”

    黄胜也觉得荷香睡得很沉,不愿意惊扰她的好梦,就让九重天的龟奴去家里报信,自己随着蓝彩儿来到了她的香阁。

    几个侍婢端着热水来伺候荷香,黄胜怕她们不尽心不让,亲自动手替荷香洗了脸,泡了脚。

    在旁边楞柯柯看着黄胜把自己美人芊芊玉足温柔搓洗的病西施一时间痴了,她实在想象不出世间还有如此体贴入微的才子。

    黄胜把心爱的女人抱到床上盖好了被子,自己也累了,搂着爱妾斜倚在香喷喷的靠垫上昏昏沉沉睡着了。

    早上醒来发现荷香已经穿戴整齐正倚在床边傻傻的看自己,笑道:“怎么了,是不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呀?”

    “公子,蓝彩儿大家把昨天的事都告诉奴家了,公子,您不该如此对奴家,奴家当不起呀!”美人哭了,哭得我见犹怜。

    黄胜搂着她在耳边道:“傻丫头,你昨天不是不能自理么,公子偶尔伺候你一回有什么当不当得起。”

    “公子,奴家以后再也不喝酒了,昨天奴家让公子丢脸了。”

    “没关系,人嘛!偶尔放飞一下自己蛮好的,哪有什么丢不丢脸,我喜欢你这样的真性情。”

    “公子,您不能如此宠爱奴家……。”话被堵住了,美人只觉得目眩神迷,贪婪的吮吸着公子温热的双唇。

    忽然一声娇笑,两人赶紧分开了,只见蓝彩儿似笑非笑站在一旁。

    黄胜干咳几声道:“蓝大家,昨天只顾喝酒了,你还没有带着我看看你家院子,我给你量身定制的曲子,还要有舞台和班底的配合才会有效果呢。”

    蓝彩儿道:“不忙这一时,奴奴今天亲手做了几样小菜,熬了羹请公子将就些用了早饭。”

    来到隔壁,这里可能是这个花魁专用的一个精致房间,几个侍婢已经恭候多时了。

    没有看见白牡丹和白芙蓉,黄胜问道:“就是我们三个吗?”

    蓝彩儿当然知道黄胜的意思笑道:“妈妈陪着两位大家上街去了,公子对她们真的视如亲人呢!”

    她亲自给黄胜两人布菜舔羹,随意聊些风月,三人一顿早饭倒是舒爽畅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