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八十八章:民族主义
    京城黄家最大的客厅里,支起了一块大黑板,里面济济一堂,黄胜在给少年们上第一节课,要求大家掌握三个字汉、民、族。

    “同学们,你我大家都是汉人,我们说汉语,写汉字,我们的民族是最伟大的汉民族,你们永远记住自己是汉人,永远不能向异族低下骄傲的头颅……。”

    黄胜在不遗余力的给这些懵懂少年灌输民族主义,培养他们的归属感和民族荣誉感,相信不久的将来,这些孩子会成为最坚定的民族主义战士。

    他们会为了自己的民族而奋不顾身,黄胜还夹带着灌输要所有人忠诚于自己的私货,给大家讲许多忠臣良将的故事,也讲许多背主做窃小人是如何寸步难行,最后被万人人唾骂还不得好死。

    黄胜是一个煽情高手,才几节课这些孩子的眼神就不再空洞了,再也没有人感到迷茫,每个人都是眼神坚定,上课时眼睛都一眨不眨盯着自己的先生。

    他们的家人根本没有想到等来的是如此幸福的生活,他们在学习的同时想方设法帮着家里做事情,可惜这里没有工厂,根本没有太多的活计要做,最后黄家所有的桌椅板凳都被擦得铮亮,连大门口的两个石鼓都是一尘不染。

    少年每天都在黄胜的带领下跑操,大家有了统一的服装果然归属感暴增,集体的力量体现了,大家都在暗地里较劲,争取获得好的成绩得到老爷和先生们的夸奖。

    有十个先生都姓白,黄胜也不知道她们以前姓什么,可能她们自己都不清楚。

    害得学生们无法称呼了,叫一声“白先生”,说不定就会有几个回头,这样很不合理。

    黄胜让同学们包括所有参加识字的家小们都称呼她们名字后面加上先生以表示尊敬。当白牡丹第一次听见别人喊她“白牡丹先生”时简直乐不可支。

    欢儿、乐儿两个小先生见那些和她们差不多年纪的少年,都恭恭敬敬叫自己先生,刚刚开始时都红着脸不好意思答应呢。

    黄胜在家里给白牡丹几人量身打造了几首适合她们演唱的曲子,几个大女人喜不自胜,每天勤练不已。黄胜让她们先练着不许外传,推出时需要渲染和包装,还要等待合适的时机才会造成轰动效果。

    这些‘怡春院’曾经的大家当然一点就透,都乖乖地等待机会。晚上黄胜家里总是丝竹声悦耳,十一个佳丽吹拉弹唱好不惬意。

    黄胜有一次心血来潮,拉起自己心爱的美人荷香共舞一曲,佳人和公子心心相印,一曲华尔兹两人以前从来没有合作过。荷香的身体感受到公子的肢体语言,竟然能够合拍。

    当然只是跳了简单的步伐而已,可是在敲鼓点的白牡丹已经如痴如醉了,后来黄家又多了一个小节目,几位假公子和一个真相公,搂着佳丽跳华尔兹。

    过了几天黄胜决定去‘九重天’看看能不能遇到蓝彩儿,想把她送的五百两银票退回去。

    自己是有钱人,怎么能够平白无故拿人家姐儿辛辛苦苦卖笑挣来的银子。

    他带上女扮男装的荷香、白牡丹、白芙蓉来到内城最豪华的娱乐所在本司胡同。

    黄胜不许韩宽、李大钢几个跟着,因为他们现在比较忙,有一百个少年需要操练呢。连两个马车夫吴强、朱荣国都在带徒弟。

    他们在这一次投靠的纤夫里挑选了以前赶过车的十个汉子培训他们驾驶轿车。所以黄胜身边的保镖反而是英国公府的四个马车夫。

    因为目前这辆黑色轿车是黄家、张家共同使用,坏坏的黄胜当然用英国公家的马用他家的人喽。

    倒不是贪小便宜,而是英国公家的招牌牛气啊!

    走在大路上,一般人都主动让道,根本没有不三不四的混混敢来唧唧歪歪。

    现在的安全问题无需担心,自己在京师老实得很,根本没有结什么梁子。小混混看见英国公家四个牛皮哄哄的马车夫肯定会躲得远远地。

    黄胜是个心思缜密洞察入微之人,他不在上午拜访,因为做夜场的姐儿这时候要睡懒觉,他也不在夜晚上门,人家姐儿这时候的时间都是淌金流银的,自己不能不自觉。

    所以他是午饭后才上得门来,‘九重天’门口的龟奴眼睛都直了,他看见了四个衣袂飘飘的俏公子,摇着折扇溜溜达达来到门前求见蓝彩儿大家。

    龟奴见这几位公子可人,很想让蓝彩儿见客,可是他不敢去传话。

    这几天蓝大家身体不适概不接客,而且脾气一反常态比较烦躁,已经有好几回冒冒失失去递话的小厮挨骂了。

    龟奴客客气气告诉黄胜几人道:“四位公子,你们几个来得太不巧,我家蓝彩儿病了,现在卧床休息着呢,无法见客。要是你们还有其他我家院子里的姐姐相熟小的马上带几位进去。”

    黄胜见龟奴不肯传话也无所谓,准备闪人,白牡丹上前搭话道:“去告诉你们当家的蓝媚娘,就说白牡丹、白芙蓉拜访。”

    龟奴瞪大眼睛看了良久立刻点头哈腰道:“两位大家如此打扮,小的眼拙愣是没看出来,请快进来坐,小的马上去请当家的。”

    很快未见人影先闻声“哟!今儿个怪不得老是听见喜鹊叫呢,原来是两位姐姐上门来看妹妹呀!”环佩声动香气袭人,一个美艳熟女在几个娇媚少女的簇拥下款款而来。

    蓝媚娘来了,她走进花厅忽然呆了一呆,立刻大惊小怪道:“哎呀呀,贵人上门呀,黄公子,奴奴有礼了。”她一眼就看见了黄胜,热情迎上来见礼。

    身后的一众小萝莉都欣喜万分,纷纷围了上来万福,每个人都用水汪汪的眼睛撩拨这位才子。黄胜只觉得一双柔荑把自己的胳膊搂得更紧了,美人的身子也半靠了过来。

    原来是荷香赶紧护犊子般挡了过来,白牡丹和白芙蓉很有默契的在另一边挡住了准备上前搂黄胜胳膊的众萝莉。

    她们久在娱乐圈厮混,知道如果不这样,老爷就有可能被几个美人架着胳膊抢走了,院子里的姑娘见客大多数都是如此做派。离客人三尺远的那可是凤毛麟角。

    黄胜道:“我家白牡丹、白芙蓉听闻蓝彩儿姑娘身体有恙,让我陪着她们来看看,不知道有没有打扰到妈妈?”

    白牡丹两人听老爷说我家白牡丹心里觉得怪怪的,又觉得甜甜的,脸立刻红了。

    蓝媚娘笑道:“公子,您是贵客,请都请不来,这就去我家女儿的幽兰阁用酒席,她马上就会来见公子。”

    黄胜等人刚刚落座,几个恃俾就扶来来了一位丽人,正是篮彩儿。看来这位红官人走的是西施的路子,以柔弱的病态美吸引眼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