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八十六章:运河纤夫
    如此大张旗鼓的来买下人,人牙子乐坏了,他们都在猜测会不会是哪家达官贵人。

    人牙子们使出浑身解数,可惜这位领头的公子太难伺候,明明是干干净净白白嫩嫩的小厮,他就是不愿意买。

    李大钢跟着黄胜时间长了知道大人的心思,看见大人挑人就明白他准备买什么样的人。

    他告诉黄胜,大运河还没有解冻,那里有许多纤夫找不到活儿干,衣食无着在窝棚里苦挨呢,官府每天施两顿稀粥,有许多人恐怕熬不到通航。

    那里有几千人都不止,妇孺很少,大多数都是成年男子,大人要的十五六的孩子肯定不老少。

    李大钢和韩宽都是穷苦人出身,打马路过那里两次,自然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此刻给大人进言,就是是想给那些人找一个活路。

    虽然他们知道黄家财力有限,但总能够多少救几个人。

    黄胜当然从善如流,银子这个东西留着根本没有意义,用来救人与水深火热才能体现出它的价值,立刻让巧珍她们买了几百个炊饼准备往通州纤夫集中地去。

    所有执政者都怕流民聚集,明朝同样如此,特别京师附近防范更严,几千纤夫都是集中管理,不许他们成为盲流。有一个千总的卫所军监视着。

    这样的运河纤夫集中地沿着京杭运河还有许多,官老爷也怕漕运的紧要关头找不到人,所以运河结冰也给些吃食吊着他们,不让他们在冬天星鸟兽散。

    所谓的漕帮完全是在满清时才成长起来,明朝可没有这样大规模的帮会,要不然几十万劳力的大帮会,在明末这样的乱世,他们会不闹出大的动静?为何不见历史记载?

    明太祖朱元璋是邪教和帮会起家的,他得了天下深知其中危害,所以整个大明二百多年,都在跟他们做斗争,明朝根本没有任何合法的邪教和帮派。

    所有的邪教和帮派都是偷偷摸摸的存在,不时造一下反也就是破几个小县城而已,根本没有像满清洪秀全大教主那样动摇到国本。

    黄胜准备让白牡丹她们十人都回去,自己只带荷香和她的两个侍婢,由五个家丁护卫着去通州看看。

    白牡丹安排众姐妹回去了,自己却拉着白芙蓉的手赖在车上不下来,一定要跟着老爷,还自告奋勇说自己知道这些纤夫,想帮着老爷挑选好人。

    巧珍、来凤都回去了,车上空得很,也不多她们两个,带上一路聊聊也不寂寞。黄胜其实蛮喜欢这一朵带刺的牡丹花,她身上总是让人感觉到有一种执着。

    黄胜直接来到了管理这些纤夫的卫所军营地,大明的卫所军已经退化得跟农民相差无几了,里面乱糟糟脏兮兮的。

    那些兵丁看见几个威风凛凛的骑士护卫着如此气派的黑轿车,知道来了大人物,马上回禀了这里负责的一个千户李国栋。

    黄胜最懂得拉张虎皮做大旗,马上给李千户看了前些日子,英国公家小公爷给的一个腰牌。

    这是黄胜告诉张之极,如果轿车到货,万一路上遇到不开眼的文官武将,强行截了如何是好?

    小公爷就给了他这个信物,告诉他在大明,特别是在北直隶没有谁敢动英国公张家的东西。

    黄胜还是第一次用这个玉质腰牌,也不知道好不好使,谁知那位正五品千户,看了腰牌马上跪下给黄胜磕头,也不管他只是士子打扮。

    见了这个信物,李国栋千户还以为英国公有什么大事要办,无比紧张心里七上八下的,当黄胜说明来意后他才松了一口气。

    他马上点齐一个百总的兵丁,簇拥着黄胜的低调奢华,来到了运河纤夫窝棚区。

    几队兵丁敲着锣进去宣传,不多久就涌来了许多蓬头垢面的纤夫。

    这里没有一个胖子,每一个孩子都面黄肌瘦破衣烂衫,大人们都是目光呆滞毫无生气,迷离的眼神带着怀疑看着黄胜几个衣着华丽的贵公子。

    李大钢几个这样的事情已经做了许多次,也不用等黄胜吩咐就扯开嗓子把自家公子准备要挑选少年的要求说了。

    然后他们几个就去人群里拉人,黄胜分别让荷香、白牡丹、白芙蓉跟李大钢他们选出的孩子对话,再次取舍后,才来到自己身边决定去留。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是哪里人,家里还有谁呀?”第一个少年来到面前,黄胜和颜悦色问道。

    “老爷,小的叫刘大碗,十五岁,山东滦州人,家乡闹闻香教活不下去了,爹爹带着逃到这里拉纤为生,去年腊月爹爹病死了,小的现在孤身一人。”

    “好,以后你就留在黄家识字读书做家丁可愿意啊?”

    “小的愿意,谢谢老爷,小的不用读书识字,只要老爷给口饭吃就成。”欢儿、乐儿两个也是十五岁,她们马上让这个孩子来吃炊饼,还叮嘱他慢点,以后跟着老爷天天有得吃。

    刘大碗这时恍恍惚惚感觉如同做梦,把欢儿、乐儿当做了九天下凡的仙女了,楞柯柯拿着炊饼,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她们看。

    乐儿咯咯笑道:“小弟弟,你快别这个样子,如果老爷发现了还以为你是傻子,有可能改变主意不要你呢!”

    “哎!谢谢姐姐。”刘大碗赶紧老老实实低下头吃炊饼。

    “老爷,小的马三,十六岁,还有个弟弟叫马五十四岁,辽东前屯人,求老爷吧小的弟弟也收下,小的愿意为老爷做牛马。”

    “哦?你弟弟为何没有被选上啊?”

    “回老爷,弟弟太瘦小了,那几个大哥瞧不上。”

    “行,你去把弟弟也带来吧!”

    “谢谢老爷,谢谢老爷,呜呜呜……。”马三跪在地上磕头碰地哭得一塌糊涂。

    本来还以为要花银子买人,谁知都是挑选的失去家人的孩子,他们都有自己的故事,每一个故事都催人泪下,黄胜心里感到凄凉。

    可是自己的银子有限,要用来发展做大事,根本不能用来做慈善,在没有实力的情况下,只能在小范围内,让投靠黄家的人丰衣足食。

    这样的选择很自私也很无奈,大明需要救济的穷人太多了,黄胜的银子太少了。只有自己发展起来走工业强国的路子,才能够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才能够挽救更多大明百姓。

    这些纤夫发现了李大钢他们挑人的端倪,看着被挑选上的孩子在吃炊饼,有几个纤夫把自己的孩子推出来,告诉他们见有人来问就说自己也是孤儿,以后就跟着那个老爷走吧。

    春天其实是穷人最难熬的时候,这些父母把希望留给了孩子,他们都看见千户大人在老爷身边点头哈腰,老爷家那些和蔼可亲的公子都是慈眉善目,知道老爷来头不小,孩子如果有幸跟着应该比现在要好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