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八十五章:妹妹姐姐
    张之极忽然心事重重了,刚才小妹的举动他看得真真切切,其实他本来也准备阻止黄胜一时冲动决定娶一个侍婢做夫人。

    谁知自己的妹妹反应强烈,立刻跳出来制止,还送贺礼造成事实。

    他又不傻,心里有数了,虽然他看黄胜还勉勉强强可以做张家的女婿,可是他说了不算。

    小妹是家里的掌上明珠,父亲母亲都宠爱得很,怎么着也会嫁给勋贵之家可以袭爵之嫡子,他们根本不可能看上一个家境一般的士子。

    他马上决定带着小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以后再也不能带她出来玩了,小妹长大了,开始有了自己的心思,还是养在深闺比较好。

    英国公家兄妹走了,荷香拉着欢儿、乐儿开开心心聊了起来。何家兄弟见黄胜如此看重荷香也很高兴,表示要给荷香风风光光置办嫁妆。

    黄胜问何自在道:“兄长,不知何家在南直隶可有生意往来呀?”

    “有啊!做生意就是互通有无,南面买北方的皮毛马匹北方买南方的丝绸布匹,做生意本来如此。大哥就在南直隶管事,我家做生意的利润南直隶占了大头呢。”

    “兄长认为香皂礼盒在南直隶销售会如何?”

    旁边何自由立刻反应过来道:“当然好卖,不知贤弟是否搞到这样的好东西?”

    “也不会太多,以后可以请大人想办法给你家每个月几百个礼盒,但是只能在南直隶销售,价格也必须卖三十两银子,不可以让价,我游说大人以十五两一个给何家,你们看看行不行?”

    何自在感谢道:“太好了,谢谢贤弟,何家一定只在南直隶销售。其实也无须卖往别处,以南直隶的富庶,区区几百个根本不够卖。”

    “我家来凤和巧珍会留在京师学着做买卖,还请何家给些关照,北直隶的香皂礼盒就由她们发卖,她们也是只卖北直隶。”

    何自在心领神会,马上表态道:“我家在京师有几个现成的铺子,她们可以把礼盒放在我家卖胭脂水粉西洋镜的铺子里卖。”

    “如此甚好,以后黄、何两家多多合作。”

    两位何公子接了这样的好买卖,乐不可支笑呵呵回去给大哥写信告知一切。

    晚上荷香依旧亲自伺候黄胜洗脚,而黄胜却不愿意让她再做这样卑贱的事情,谁知荷香不高兴,说愿意一辈子伺候公子,除非以后家里的大妇不让。

    黄胜这才记起封建社会的内外有别长幼有序,心疼道:“荷香,我想让你做大妇你为何不肯啊?万一以后真的有了什么大妇,她欺负你怎么办?”

    荷香轻声道:“不会,黄家大妇出自名门,对荷香一定会很好的。”说着会说话的美眸还忽闪着瞧着黄胜脸上似笑非笑。

    黄胜道:“什么出自名门,你想当然吧!”

    荷香温柔的笑了,她开心道:“今天楚儿姐姐送给奴家一个名贵的翡翠镯子呢,她喊奴家妹妹呢!”

    黄胜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乐了,道:“那个小丫头冒充什么小大人,她明明比你小两三岁呢,还好意思喊你妹妹。”

    荷香笑而不答。黄胜想了想道:“不对,荷香啊,你怎么也这么不靠谱叫她什么楚儿姐姐啊?”

    俏佳人还是捂着嘴偷着乐不言不语。

    黄胜恍然大悟道:“不会吧?……。”

    这个时代的姐姐妹妹可不是按照年纪大小来称谓的,大妇是老爷所有妾室的姐姐。

    荷香自豪道:“当然会,我家公子文韬武略是当世奇男子,哪位闺阁小姐不爱慕?”

    黄胜大惊失色道:“看来以后你家公子要躲着那位容易犯公主病的张大姑娘了。”

    荷香讶异道:“楚儿姐姐人品相貌家世都是屈指可数呀?公子您看着还不满意?您要什么样的呀?”

    黄胜把她紧紧的搂在怀里道:“我就是想要你这样的,家世算个屁,给个公主老子也不稀罕。”

    怀里的美人又哭得花枝乱颤了……。

    荷香有了公子的疼爱,又有了两个知根知底的侍婢,更加快乐。

    在何家时,欢儿、乐儿跟了她五六年呢,只比她小两岁。荷香以前手把手教她俩识字、读书,所以这两个女孩子不是文盲。

    京城有了家,黄胜就派李大钢跟韩宽去天津卫码头附近的那个客栈,赏掌柜的一两银子留下书信和地址,如果黄明理他们来了天津就会直接找到家里来。

    手头上又有银子了,卖香皂的货款三千四百二十两,乔迁新居收的礼金有八千多两。当然礼金的大头是张之极给了三千两的贺仪。

    他是准备通过这些银子多少还一些黄胜的人情,谁知未能如愿,马上反而会欠更多。

    那些‘怡春院’的红牌好像约好了每人出了一百两,如梦给了三百两,白赛雪代表院子东家送了两千,还有何家兄弟、几个勋贵都来了不菲的礼金。

    让黄胜纳闷的是半生不熟的‘九重天’蓝彩儿竟然来了五百两的贺仪,心里好笑,一向是男人往姐儿身上砸银子,自己倒过来了,有些像吃软饭的。

    ‘怡春院’的姐儿大大方方扔银子还好说,她们现在是既得利益者,每天慕名而来的金主快把门槛都快踏破了。蓝彩儿给银子就有些不合时宜了,她应该包颗子弹来呀!

    脸皮厚厚的黄胜把所有礼金都笑纳了,不管怎样,咱现在是有钱人了,是大明朝的万两户。

    在京城实在闲得蛋疼,决定去人牙子那里买些少年来调教,把他们培养成新一代军人,当然是热兵器部队,人人都是火枪手。

    京师外城的马市街出现了几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公子,他们当然是黄胜和女扮男装的荷香、白牡丹、白芙蓉。

    李大钢、韩宽是骑兵,他们每人带着三匹战马去天津第二天就回来了,家里还没有在那个客栈留下书信,也就表示着短期内黄明理他们还不会来京城。

    黄胜出门喜欢前呼后拥,家里人也最喜欢跟着家主出来逍遥,一行人有二十多,四匹白马拉着的轿车里挤了十二个人。

    白牡丹的姐妹里居然有三个会骑马,听她介绍骑术还可以,黄胜听得很羡慕,他知道骑马是很痛苦的。后世在呼伦贝尔旅游时,骑了一个小时,回到宾馆发现大腿内侧的皮都磨破了。

    以后几天都是张开大腿走八字步,搞得像潘长江演的鬼子兵。这三个细皮嫩肉的美熟女也不知道如何受得了的?

    黄胜真的是在温柔乡里,确实是白马黑车香满路,被十一个美人挤在一起的感觉一点都不难受,他靠在荷香的怀里,旁边是羞得面孔红扑扑的白牡丹。

    黄胜有些要给她改名字的冲动,准备干脆叫她红牡丹才人如其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