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八十四章:姐姐妹妹
    张之极这一次送了三千两有余的贺礼就是等着黄胜开口,他如果得到现在的那辆低调奢华就满足了,谁知不是,还有豪华气派的等着呢。

    他道:“贤弟啊!是否豪华不重要,愚兄要的是如你那辆轿车一样舒服,现在大家把那辆黑轿车看顺了眼,也不觉得有多难看了。”

    黄胜道:“兄长放心,轿车舒服那是必须的,还要有霸气的装饰才能够体现出英国公家的身份。只是您千万不要外传,轿车每一辆都是独一无二,万一哪个孩子要小弟再变出第二辆,小弟肯定无法做到。”

    这明显言有所指,楚儿听出来了,白了他一眼道:“小气鬼,不就是一辆破车么,用得着神秘兮兮的。我保证不再要第二辆行不行啊?”

    黄胜坏坏道:“楚儿大姑娘,您误会了,我是怕其他勋贵家的小孩子胡闹而已,不是针对您。”

    “哼!……。”楚儿决定不斗嘴,先把车骗到再说。

    小公爷已经很佩服黄胜,知道他说到做到,心里已经迫不及待,问道:“贤弟,不知何时才能取车啊?要多少银子你说个数,愚兄马上让家丁送来。”

    黄胜道:“快了,应该没几天就会送到您的府上。这是送给兄长的礼物不需要给一两银子,只是您千万不要揽事,轿车可是可遇不可求,五千两银子也买不到。”

    “愚兄明白,保证不多事。可是愚兄不能再收贤弟如此大礼了,回去后马上让家丁送五千两银票来。”

    “兄长给银子多没意思,小弟又不是卖车的,如果您不肯要就算了,小弟马上通知大人不要费事了。”

    “别介,愚兄不给银子收下还不行啊?”

    “这就对了,我们相处是君子之交,银子乃身外之物,哪有情谊重要。”

    楚儿实在忍不住了,道:“小黄公子,你今天怎么如此大方?我兄长要给你五千两银子呢,你真的舍得不要?不会是想放长线钓大鱼吧?”

    被一个小姑娘弄得当面下不来台,黄胜也无可奈何,道:“日久见人心,张大姑娘你会看到我是不是很大方。”

    “哼!鬼才信你!”

    张之极见小妹一点面子都不给黄胜留尴尬道:“贤弟见笑了,我家都宠着小妹,把她惯坏了。”

    “哥哥……。”楚儿不依了,羞答答躲在荷香的身后。

    黄胜想起一事道:“兄长,轿车太难得,小弟怕运来京师的路上被哪位大人看上了,扔下银票强买了去就麻烦了。”

    “这倒是大有可能,人家给了银子贤弟也不好说什么,到了人家手上我家也不能为了这些小事跟一殿称臣的大人翻脸啊。”

    小公爷紧张起来了,自己的那帮兄弟就有可能下手,他们当然不会抢,几千两银子小意思,他们来个扔下银票拉着马车就逃,自己还真的找不到地方说理去。

    “我家的东西怎么可以让别人拿去,小黄公子你也太窝囊些了吧?”楚儿急了道。

    “人家又不知道是英国公家的东西,我的家丁说了人家也不会相信啊!况且来强买的肯定是大人,他们跟我家大人都是朝廷命官,一个玩物而已,又不是抢,而是买,我总不能让家丁动武吧!”黄胜解释道。

    楚儿听黄胜言之有理,一时想不出办法有些干着急,她万分期待那辆豪华气派呢,恨不能立刻见到轿车。

    张之极灵机一动,掏出一个腰牌递给黄胜道:“贤弟放心,不管哪位大人总要讲个先来后到,这块腰牌是英国公家信物,北直隶没有那位文官武将不认得,贤弟只需让他们看过应该没有人再好意思动手了。”

    楚儿高兴道:“是啊!是啊!你让家丁先给人家看我家的腰牌,再说是英国公家的东西就没有人会不相信了。如果还有谁再敢抢,我家也就没有必要给他们脸面了。”

    黄胜心里高兴,这一次真的可以拉起虎皮当大旗了,以后有什么为难的事情就可以亮一亮首都卫戍司令的招牌,看看谁敢给脸不要脸。

    这时已经回去的何家兄弟又来了,后面还跟了两个女孩子。

    女孩子见了黄胜就欢欢喜喜磕头道:“奴婢见过老爷。”

    荷香惊呼道:“欢儿、乐儿怎么是你们?”

    原来是何家老爷何贤接到了儿子的来信,知道黄胜带着荷香在自家京师的宅院住着,把以前服侍荷香的两个丫鬟送来了。

    “荷香姐姐,不对奴婢喊错了,奴婢见过如夫人。”

    荷香立刻羞红了脸道:“瞎说,姐姐那里是什么如夫人呀!”

    黄胜乐呵呵道:“没关系,你们叫夫人都行,荷香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夫人啊?”

    荷香一下子惊呆了,她一时情不自禁哭了起来道:“公子,您有这份心奴家就足够了,奴家哪敢痴心妄想做您的夫人呀。”

    黄胜正色道:“有什么不可以,只要你答应,我们就马上办喜事。”

    荷香震惊了,愣在了当场,她痴痴地看了心爱的公子良久,然后满脸严肃的扶起两个女孩子对她们道:“以后你们还是喊我荷香姐姐,姐姐是什么身份心里清楚,断不会痴心妄想做夫人。”

    黄胜经过这些日子跟荷香相处,两人几乎形影不离,其实就跟后世谈恋爱差不多,对这个温柔可人的女孩子动了情。

    他是现代人心里根深蒂固认为人人平等,真的想娶妻结束在大明童男子的生涯。

    对荷香道:“我不是说笑,很认真的,荷香你难道不信我?不愿意嫁给我?”

    荷香泪如雨下道:“公子厚爱,奴家铭记在心,公子只需要给奴家一个妾的身份奴家就心满意足了。”

    黄胜还没开口呢,有人插话道:“小黄公子,亏你还是读书人竟然没有荷香懂规矩,荷香妹妹你来。”

    黄胜讶异的看着怒不可遏的楚儿,只见她从手腕上摘下一个翡翠手镯交到荷香手上道:“今天你家公子答应纳你为妾,我们都可以见证,这是我给你的贺礼。”

    黄胜道:“不是纳妾,是……。”

    楚儿大怒打断他道:“你给我闭嘴,也不知道如此懂规矩的荷香,怎么就会遇到了你这个不靠谱的家主。”

    这时何自在摇头晃脑道:“然也,荷香,你很好,没有非分之想,确实不错,也不枉出自我何家。”

    黄胜大急道:“我怎么不靠谱了?这哪儿跟哪儿啊?荷香你不要怕……。”

    荷香打断了黄胜的话道:“公子,奴家真的很开心,难道公子嫌弃不肯纳奴家为妾?”

    黄胜这时候有些明白了,原来这个时代男人的婚姻也不是自己可以随随便便做主呢。纳妾无所谓,娶妻可是要讲究门当户对的。

    他拉着荷香的手心疼道:“傻丫头,我当然是千肯万肯,可是你为什么要委屈自己呀?”

    荷香幸福的笑了,笑得很甜蜜,她柔声道:“公子,奴家已经高攀了,哪有什么委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