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八十三章:乔迁新居
    黄胜被这个小狐狸当众吃豆腐也不好拒绝,在如此环境下甩开一个主动投怀送抱美女的双手是很不道德的。

    还好马上就有人来救驾,楚儿来了,她还是士子打扮。用折扇敲了敲如梦的肩头,这个狐媚子就懂了,马上又去搂蓝彩儿的胳膊。

    一阵大笑声中,张之极和几个勋贵来了,他高声道:“如梦啊!从来没有哪一次花魁大赛的结果会如此悬殊,你家的花篮已经插满了,把原来留给‘九重天’的也插了大半呢,你就要名动天下了,高不高兴啊?”

    狐媚子立刻又去搂小公爷的胳膊了,她撒娇道:“小公爷,还不是您疼奴奴,您的面子大呀!奴奴得到了黄公子的指点才有今日呢。”

    听了如梦的奉承话,张之极受用得很,笑得见牙不见眼。

    小公爷驾到,所有人都来见礼,只有黄胜不鸟他,对他笑嘻嘻道:“兄长可以把闲杂人等都带出去吃酒,不要在这里影响兄弟工作如何?”

    张之极笑道:“贤弟,愚兄欠了你许多人情呢,你最好让愚兄办些什么事才行,你什么都不说愚兄心里实在不踏实。”

    “可以啊!现在就有事情请兄长办。”

    “太好了,贤弟有何要事?”

    “把他们都带到前面去看兄弟的节目,好不好给些建议。”

    “啊?这是什么鸟事!行行行,愚兄这就带他们走,不打扰贤弟。”

    还有一个人不肯走,她已经被黄胜给自己团队鼓舞士气的方式吸引到了,几步来到黄胜面前万福道:“公子,奴奴蓝彩儿有礼了。”

    “不客气,我好像不认识你吧?”

    “奴奴是‘九重天’的。”

    “哦!知道了,你今天身体不舒服吗?太可惜了,我刚才演完了,马上就溜出去准备看你演出呢。”

    这时铃声响了,荷香跑了过来,蓝彩儿懂规矩知道人家马上要上场知趣的万福走开了。

    前面的大棚里与往年不同,以前花魁有主,大家就会星鸟兽散,今年还济济一堂呢,一个人都没走,他们都知道创作白狐的大才子还有节目要上演,人人都充满期待。

    音乐响起,又跟白狐截然不同,几个士子几个佳人一人一小段,二十个小姑娘齐声合唱,当唱到第三遍时,黄胜对台下看演出的如梦、如烟她们招了招手。

    这些鬼灵精心领神会,立刻都来到舞台上一起唱了起来,随即‘怡春院’的所有人都跟上了,最后所有观众都在饱含深情“共祝愿,大明好!神州万里同怀抱……。”

    几位大人落泪了,国事多艰,辽东建奴肆虐,南方安奢叛乱,南海盗寇横行,陕西流民四起,我们的大明啊!你这是怎么了?

    士子佳人都陶醉在美好的祝福里,他们仿佛见到了扬帆远航的郑和舰队,仿佛看到了横扫漠北的成祖大军,他们都在憧憬着强大而美好的大明!

    演出太成功了,所有人都认识了一位来自辽东广宁府的士子黄胜,还有几个建奴的细作混迹其中,他们也知道了这位辽东才子,还偷偷地把两部作品抄录下来。

    他们都知道主子红歹是喜欢南朝所有的好东西,把流传最广的好词曲带回去一定能够得到赏赐。

    几位主持公道的文官老爷可不简单,他们都是朝廷正五品以上的高官,对黄胜这样一个声名鹊起的后辈抬爱得很,都抽空和他聊了几句嘉勉一番。

    来这里大人官职最高的就是兵部左侍郎高第老大人。如果历史的进程没有改变,这位大人马上就会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当然要刻意巴结,在他面前留下好的印象。

    这位正三品大员叮嘱黄胜万万不能舍本求末,要苦读圣贤书,争取来日高中桂榜。高老大人是读书人,进士出身,当然会提携文人士子,特别是对有名气的才子更加要有高姿态,或许就会成为一段佳话。

    黄胜恭恭敬敬以学生之礼受教,除了高第这些高官,还有许多品级不高的京官也刻意跟黄胜主动交流,这样的社交可遇不可求,当然要把握机会,他又把许多大人记在了心里。

    花魁大赛结束了,黄胜和‘怡春院’各取所需,都得到了想要的结果。

    楚儿姑娘看黄胜的眼神开始特别起来,有时候还会无端的脸红。张之极忙坏了,狐朋狗友宴请不断,他每次都要拉上黄胜,每一次都在人前介绍自己和这位大才子是最要好的朋友。

    白牡丹她们和那些孩子经过这一次秀自己后都是信心百倍,她们教得认真,那些孩子学得刻苦,长期以往在不久的将来,这里又会人才辈出。

    本来黄胜在京师是来何家打秋风,现在反过来了,变成了何家两兄弟沾大才子的光,以前许多连礼都送不进的大人们,现在肯和他们一起喝酒聊天了。

    由此可见名声这个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太重要了,特别在信息不发达的古代,有了好名声做任何事情都是事半功倍,如果去青楼,姐儿不但不收分文还会倒贴银子。

    当然如果这样干,名声很快就臭不可闻了。姐儿还不广而告之啊!某某某大才子昨天夜里在奴奴床上呢!所以唐伯虎在明朝的名声其实不怎么样。

    三天后黄胜开始搬家,何家兄弟知道黄家有了自己的宅院当然不会再客居何家,晓得留不住这位贤弟也不勉强,派了许多下人来黄家帮着收拾。

    白牡丹她们终于离开了风月场所,对将要到来的新生活充满了好奇。

    中国是个人情社会,乔迁新居亲朋好友都会来祝贺,黄胜在京师举目无亲,根本没有这样的心理准备。

    谁知也来了许多贺仪,除了娱乐业的姐儿,何家兄弟,还有许多来头不小,他们当然是以张之极为首的京城勋贵。

    还好黄家跟何家是近邻,缺什么东西一时来不及购买,直接去何家借,也凑合着接待了许多客人。

    这一下可不得了,街坊邻居看了黄家的宾客,都以为这里一定住了多大的官儿呢,里长、甲长一个个乖巧得跟孙子似的,根本不敢欺负新人。

    酒席散了,黄胜跟荷香陪着小公爷兄妹聊天,他们实在喜欢那辆轿车,可是又不好意思夺人之爱,现在兄妹俩几乎天天派人来借车。

    黄胜见口味吊足了,今天他们又相当给面子亲自带着厚礼来自己这个士子家里作客,当然要有所表示。

    黄胜道:“兄长,小弟看出来您很喜欢轿车,早在几天前就派家丁回禀大人,请他老人家动用关系给您量身定制一辆豪华气派的轿车。”

    黄胜不说大人是谁,张之极兄妹当然不问,这可是官场规矩,各行其道互相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