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八十章:香皂售罄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次日晌午,英国公府门前,老夫人看见了自己女儿为了孝敬自己找来乘坐舒服的马车笑道:“楚儿,你给娘准备的马车怎么如此丑陋啊?”

    “娘,都是那个坏公子,女儿已经骂过他了。挺好的一辆车被他有意弄成这副模样,他还狡辩这辆车是叫做什么低调的奢华,您坐进去就知道了。”

    “哦!倒是有些意思,为娘就听女儿的坐着试试看怎么个低调又怎么个奢华。”

    “娘,马车大着呢,可以让姨娘们也来一起坐呢。”

    很快七个见识不凡的贵妇长见识了,她们终于懂了一个新词汇低调奢华。经过三十里的行驶她们又领教了一个新词汇轿车,顾名思义如轿子般舒服的马车,不对,还形容得不够准确,应该是比坐轿子舒服。

    一路上几个长辈都七嘴八舌夸奖楚儿孝顺,都说以前进香来去六十里,浑身都累散了架,今天托楚儿的福,跟在家里榻上坐着一样舒服。

    楚儿得意的同时脑子了不断冒出那个坏家伙财迷、市侩的嘴脸,老是想起他说的话,心里总是忍不住要笑。

    黄胜依旧在忙,他反正在排演节目,干脆带着白牡丹、白芙蓉几个排演压轴节目难忘今宵,由自己、荷香、白牡丹、白芙蓉领唱,二十个买来豆蔻年华的小姑娘童音合唱,准备在花魁大赛评比结束后秀一把,也算来京师玩乐一回。

    才把阵容排开,走了两遍,白牡丹她们就哭了,来瞧热闹的白赛雪傻了眼,道:“公子,您这样一搞,白牡丹姐妹们马上就会名动天下呀!”

    黄胜谦虚道:“妈妈过奖了,那里会如此容易就能够一举成名,只是一支小曲,给大家助兴而已。”

    白赛雪道:“公子太谦逊了,您就是用这个曲子来夺花魁也稳操胜算呀!您难道不知,大赛时来自各地的举子多不胜数,他们学唱了词曲当然会在大明广为流传。”

    黄胜道:“妈妈放心,我们出场时还是报‘怡春院’的名号。”

    白赛雪激动不已万福道:“奴谢公子抬爱,如此好曲定然红遍大明,奴谢谢公子成全了。”

    她真的铭感五内,‘怡春院’这一次有两个曲子将要冠盖满京华,她当然脸上有光,以后一定会有大量金主慕名前来。

    她家理所当然生意兴隆,而且姐儿的价格会直线飙升。她可是个人精,见这位才子随随便便一曲都是如此不凡,想着能够让黄胜多留下几曲,接下来的日子伺候得更加殷勤。

    楚儿恋恋不舍的把四轮马车还回来了,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忍住了没有好意思开口。谁知马上小公爷就派人来借车,他要和几个公子去丰台办事,听说了什么轿车,是如何低调奢华,想开洋荤。

    当然借,不但借还让英国公家派四个马车夫,牵八匹白色温驯的挽马来套车。黄胜叮嘱吴强、朱荣国两个马车夫,把英国公家里派来的人教会了。

    晚上张之极请客,派来了四匹白马拉着的四轮马车接黄胜去赴宴。

    当然也顺带着何家兄弟一起,来到了京师最好的酒楼紫云阁,刚刚落座,小公爷就夸奖黄胜的马车,他告诉黄胜,今天去了一趟丰台,一点都不累,现在还精神抖擞,晚上还要找个清官人乐一乐呢。

    在坐的都是些京城纨绔,都是勋贵子弟,真是人以群分物以类聚。黄胜保持低调,一一把这些人记住了。当然还是喝酒玩乐讲故事,一直到午夜方罢。

    回到何家,巧珍乐滋滋告诉黄胜道:“大人,奴婢们今天傍晚已经卖了十几个香皂礼盒了,京师的人真有钱啊!三十两银子呢,连还价的都没有。”

    “你知不知道是什么人买去的?”

    “‘怡春院’的几个红牌跟其他院子的姐儿都有来往,今天有几个红牌来串门子,听如烟、如梦她们说了香皂,就每人买了一两个准备回去用用看。”

    “明天开始限购,你要告诉买主,这东西是好不容易搞来京师送给大人们的礼物不能乱卖,只能给一个,不然你无法交代。”

    “嗯,奴婢明白了,这东西太好卖了,我们尽量多卖一些人,这样就会有更多人知道香皂是个好东西。”巧珍、来凤经过这些日子的领悟,已经有些懂得生意经。

    才两天香皂销售就告罄,最后几个礼盒是楚儿姑娘软磨硬泡买去了,但是她还嫌少根本不够分,太多闺蜜托她买香皂礼盒,她没法厚此薄彼。

    但是黄胜这一次是真的没有,楚儿根本不信他,带着家丁把马车上、白牡丹的房间里搜了一遍,还是一无所获,一下子气哭了。

    公主病又犯了,让黄胜变出来,这次真的无能为力,实在变不出,而且也不知道黄明理他们送马车时会不会把这一个月生产的香皂带来。

    没办法要哄孩子,黄胜只好讲了一个聊斋里的鬼故事,这才把她吓跑了。

    有了银子好办事,黄胜让巧珍、来凤找何家京城宅子的管家何可贵帮着在手帕胡同附近置办一个大院子。

    谁知何家兄弟听管家何伯说了情况,马上找到黄胜,客客气气送上了一个宅院的地契。

    这是他们家当铺里的死当,典当人当时得了三百两银子,就把离何家宅子不远的一个有四进四出的大跨院押给了当铺。

    这样有六十几间屋子还带着大花园的院子,如果找到买主应该在纹银一千两左右,由此可见当铺也是个暴利行业,应该属于吃人不吐骨头的存在。

    黄胜现在是有钱人,哪能老是占何家便宜,当然不要,如果一定要给也可以,黄家按照市场价付款。

    何家兄弟笑嘻嘻告诉黄胜,宅子本钱三百两,您不要管市场价几何,我家赚一倍贤弟给六百两就行。

    黄胜见这样既合情合理又合法也不矫情马上让荷香给了银票,在京城终于有了自己的立锥之地。

    谁知到了晚上,巧珍给荷香递上了六百两银票,荷香认识,就是自己白天买宅子的那几张。

    原来何家公子找到巧珍对她说,前几天给的二十个香皂礼盒没有结账,今天特意记着把银票带来了。巧珍知道那些东西是送给何家公子的,哪里肯要,谁知两位公子不由分说,扔下银票就走。

    黄胜见何家公子如此,心里有了计较不纠缠这样的小事随遇而安了。安排巧珍找人收拾地方,十天后搬家。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