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七十九章:棺材官财
    “啊!”黄胜松了一口气,道:“这个么……,还可以商量,我倒是可以匀十个给你。”黄胜心里好笑,看来香皂礼盒的第一笔交易,就是狠狠地宰这位楚儿姑娘了。

    “那么你还坐着干嘛?取东西去呀!”小姑娘催促道。

    “姑娘,小号本小利薄,本来就难以为继,能不能打个商量,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如何?”

    楚儿见黄胜做生意时一脸的市侩,又乐了。掏出几张纸递给黄胜道:“这里有三张一百两的银票,你看好了。”

    “确实是三百两。”黄胜接过看了看又把银票还了回来。

    小萝莉讶异道:“你干嘛不收银票呀?难道你一定要雪花银?”

    “不是,不是,我现在手上没货,东西都在马车上呢,现在被荷香带着去逛街了。”

    银票又被扔了回来,张楚儿鄙夷道:“瞧你那小气样儿,才三百两银子而已,难道我还怕你收了银子不给货。”

    黄胜脸皮厚厚的,被小姑娘鄙视了也不以为意,有意把银票小心翼翼藏进了怀里道:“大姑娘,您是达官贵人,我只是一个穷书生,万一弄丢了三百两银子,一家老小就会饿肚子呢。”

    张楚儿实在见不得黄胜这样的嘴脸,就这一会儿,对自己的称呼已经由孩子变成小姑娘,再变成姑娘,最后干脆是大姑娘了。这两天黄胜在她心里树立的英雄形象轰然崩塌了。

    张楚儿道:“喂,小黄公子,能不能商量个事?”

    “可以呀!万事好商量,小号还没有开张,没有其他东西可以卖,香皂礼盒也没有了。”黄胜可不想只按着一只肥羊剃毛,这样做得不偿失,赶紧客客气气的把话说死了。

    “待会儿荷香回来,是不是马车就回来了?”

    “是啊!张大姑娘你就可以拿到货了。”

    “那么你可不可以把马车借给我用一天,你的马车坐着舒服,明天我和娘亲要去城外观音阁上香。”楚儿小姑娘昨天被荷香陪着乘四轮马车回家,理所当然被如此特别的东西吸引了。

    “大姑娘一片孝心,我当然成人之美了,只不过我的车难看了些,会不会折了英国公家的排场啊?”

    楚儿白了黄胜一眼,道:“你这人,不知怎么说你,那么好的车却不会修饰一番,弄得像个大棺材。”

    “谢谢大姑娘吉言,我就是为了讨这个吉利呢?”

    “啊?咯咯咯……。”笑点低的小萝莉又忍不住了。“我什么时候说什么好话了?”

    “大姑娘预祝我棺材棺材,升官发财还不是吉言?”

    “啊?咯咯咯,哎呦……,小黄公子不许再逗我笑了,我肚子疼。”

    “行我们不聊了,我也要上班了。”黄胜又对如梦她们道:“各部门注意,彩排马上开始!”

    其实进入工作状态的男人更加有魅力,楚儿小萝莉闲着没事也不走,留在这里看排演,老是似笑非笑的瞟黄胜。

    小姑娘并不是喜欢上了黄胜,只是觉得这个小黄公子特别有趣,愿意听他说话。

    中午白赛雪又来请黄胜入席喝酒,黄胜这一次坚决不肯去,道:“大家都离开现场去吃饭太浪费时间,给我们一人来一个盒饭就行了。”

    白赛雪不明白了,问道:“公子,盒饭是什么饭,您告诉奴哪里有,奴马上去给公子买回来。”

    “盒饭就是快餐,就是让大家可以很快的吃完饭。你听懂了吗?”

    白赛雪道:“好像有些懂了,公子准备如何快餐?”

    “这样吧,你用两个碗,一个碗装里些菜,一个碗装饭,给我端来。”

    “公子,这样恐怕不好吧?像给工地上匠人吃饭似的。”

    “对呀,我们这几天就这样吃,把时间节约出来搞艺术。就怎么办,谁想去吃宴席请自便。”

    不多久,楚儿看到了端着碗吃得风卷残云的黄胜,她又是乐不可支,小萝莉当然不可能如此不成体统,自便去了。

    傍晚荷香她们才回来这里,大家都累得够呛,李大钢道:“娘的,陪女人逛街比打仗累多了。”

    黄胜道:“你们有没有惹事啊?”

    韩宽道:“大人放心,小的们知道分寸,京师的风气也蛮好,没什么乌七八糟的人。”

    可能是他们五个壮汉跟着,青皮混混不知深浅不敢捋虎须,所以大家这一天满载而归玩得很开心。

    荷香来到黄胜面前附耳道:“公子,咱们快没银子了,京师的人牙子那里,十二三岁的女孩子最贵,我们买得多还花了四百两呢,奴家还自作主张给买来的二十个孩子也买了些旧衣服。”

    黄胜道:“你做得很对,干嘛买什么旧衣服啊?应该给她们置办几身新衣服。”

    荷香道:“新衣服没有现成的,白牡丹她们都是买了料子回来自己做衣服,而且奴家只剩下十几两碎银子了。”

    黄胜立刻知道是什么情况,道:“你是不是连自己的衣料都没有买啊?还有谁?”

    荷香道:“奴家衣服还多着呢,巧珍和来凤知道家里银子不多了也不肯要。”

    黄胜道:“傻丫头,跟着我哪里会真的让你受穷,这里,拿去。”黄胜把银票交到了荷香手上。又道:“你们明天继续去买衣料做新衣,不许苦了自己,给那些孩子也置办几件。”

    荷香高兴道:“哇!三百两呢!公子,奴家去逛街,您还在这里做成了买卖呀!了不起,公子真厉害。”

    “还没有交货呢,你马上让巧珍留十个香皂礼盒在马车上,其余的悄悄存放到白牡丹房间里去。”

    “好嘞,奴家马上去办。是谁一下子买了十个呀?”

    黄胜道:“楚儿小丫头买的,你千万不要告诉她我们还有。”

    “啊?公子,您怎么不送给她,还要她花什么银子呀?”

    “没关系,她家银子多得用不完,而我们都快要饭了,有生意不做岂不是太傻。”黄胜眼睛余光看见楚儿小萝莉来了赶忙闭嘴。

    二十个小女孩都来到黄胜面前磕头认家主,她们刚刚买来时还以为是被卖到了妓院,每个人都哭得凄凄苦苦。

    李大钢听烦了,一通呵斥,告诉她们放心,我家大人是买你们回来识字学艺,大人是天底下最好的人,宁可自己饿死也不会卖你们。

    这些小丫头不敢哭了,每个人都将信将疑。荷香、巧珍几个开导她们,还带着她们吃了一顿好饭,又给她们置办了衣服,她们才有些相信了。

    黄胜勉励了这些苦孩子几句,每人打赏了五钱银子零花钱,少年不知愁滋味,这些孩子见家主是如此和善马上就喜笑颜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