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七十七章:岂曰无衣
    眼看着黄胜要走,白牡丹急了,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来,扑通一声跪在他面前道:“公子,昨天奴婢言语有得罪之处,望公子大人大量不要计较,奴婢的姐妹们都准备好了拿手的曲子,等着公子挑选呢。”

    黄胜其实是个阴谋家,他看上了十年前的花魁白牡丹,知道这位熟女应该有性格缺陷,可能比较固执,以前当红时肯定还很孤傲,现在要折一折她的锐气。

    所以他欲擒故纵有意在她面前秀自己独到的见解,排演时又是霸气十足,却连正眼都没有瞧她一眼,现在就把她们撂下准备去喝酒。

    白牡丹果然上当沉不住气了,跪到了脚下。黄胜看着这个女人,其实以黄胜的审美观,这个女人比后世的大明星还要漂亮,她不过二十几岁而已,那些明星三四十还不依然装模作样演花季少女冒充清纯。

    也不知大明的公子王孙是什么眼光,一个个都喜欢还没有长开的青涩幼女,美其名曰豆蔻年华,乖乖,十三岁,才是初一的小女生,那些大叔就敢下手。

    黄胜看了看跪在面前的白牡丹道:“我要的是才艺,不管年龄更加不管现在或者以前有没有名气,待会儿来看你们演绎,至于收下谁,就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

    又对白赛雪道:“妈妈,我请你摆几桌,让这些女子好吃好喝放松一下,让她们都能够发挥出水平如何?”

    “哎!奴奴遵命,这就安排。”白赛雪忙不迭答应道。

    黄胜再次对白牡丹她们道:“一个时辰后愿意来才艺表演的都到这里来,不想来的不必苛求,各自随缘吧!”

    来到牡丹阁吃酒,楚儿姑娘一反常态,叽叽喳喳跟他哥哥张之极谈论起来下午排演的经过,如梦、如烟几个像小媳妇似的都乖乖地不开口。

    张之极郁闷了,貌似这几个小妞有些怕那个比她们至多大一两岁的黄公子呢!

    这就是黄胜的性格,玩归玩笑归笑工作归工作。既然答应了替人家工作,就肯定不遗余力干好。

    所以他今天下午不管是不是红牌,只要出错了,就毫不留情的训斥,因为可以用来排演的时间只有九天了,太仓促,要出精品,当然要有效率。

    现在已经有好几个平时被捧上了天惯坏了的红官人挨了批,连如梦都被训哭了,这些孩子被吓住了,现在像在班主任面前的初中生。

    楚儿把一切都看在眼里,这位公子不好色,只疼爱他的小妾,是个知冷知热的好男人,她小心脏开始狂跳了,老是不由自主的偷偷的看那个人。

    张之极看着自己家唯一嫡出的小妹兴奋的样子有些讶异,再看看那些红官人一个个都像乖宝宝,气乐了。

    他道:“今日这酒喝得好生无趣,罢了、罢了,今天就散了吧,贤弟晚上还有事情,愚兄自己找乐子去了。”

    张之极走了,也不知道去哪里逍遥,却把小尾巴留下了。当然是不情不愿不得已而为之,楚儿公主病犯了,就是不肯张之极让家丁送她回去,一定要留下看黄胜挑人。

    没办法,留下四个家丁不离左右看着她,张之极消失了。两个伪娘楚儿跟荷香手牵手来花厅瞧热闹。

    经过黄胜的渲染,这一次的选拔立刻有了竞争意识,所有参加人员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自认为才艺拿得出手的旧人都来献艺。

    她们已经感觉到这一次的机会难得,说不定新的生活真会来临,人人都竭尽全力展示自己的才华。水平很高,让人赏心悦目,最后选了十人,都是二十五岁到三十岁的熟女。

    白赛雪当场就把她们的卖身契交给荷香收好了,她也是风月场所的老油条,好赖人分得清,她心里已经笃定地认为这位黄公子肯定不是一个广宁士子那么简单。

    她十分愿意结这个善缘,从这位公子对他小妾的态度就能够看得出来,他应该是个可以托付之人。

    她泪光盈盈对被黄胜看上的姐妹道:“姐妹们,你们有福了,以后我白赛雪混不下去了,也去投靠你们……。”这个鸨儿一时真情流露哽住了喉。

    这十个女人经过比拼过关,却不知等待她们的是什么命运,多少有些忐忑。

    她们看着这位年纪轻轻地家主心里的感觉说不上来,他明明是个少年,我们这些姐妹都比他大许多岁呢,可是怎么好像都有些怕他呢?

    黄胜很高兴,这些大明顶级的娱乐业人才,如果刻意培养不知道要花多少年,还要看对方有没有这一方面的天赋,而自己现在一两银子不花白白获得了这些人才。

    她们实际上还没有人身自由,是自己的家奴,以后再次大红大紫也不怕她们跳槽。

    这些昔日红花的文学修养根本不逊色于大明的秀才,只因为她们是女人而且是贱籍,只能把才艺和学问用来讨恩客欢心。

    以后不会了,她们会成为宣传主力军,在挽救大汉文明对抗通古斯野人的战场上出一份力,成为幕后英雄。

    黄胜的目光一一在这些女人的脸上扫过,笑了笑道:“欢迎你们成为黄家一份子,只要我有一口吃食断不会让你们挨饿,今天当着你们以前的姐妹,我对天发誓永远不会买卖你们,如果违背誓言,五雷轰顶而亡!”

    言语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这是庄严地承诺,黄胜肯定会做到,他一个现代人怎么可能把自己家里的人当做商品卖掉?

    可是在场的所有人包括白赛雪都被这样的话惊呆了,白牡丹、白芙蓉几个女人反应过来,一下子哭成一片,她们都虔诚的跪下了。

    黄胜很严肃,让大家都起立继续道:“刚才是我的承诺,现在轮到你们了,记住!做不到的事情不要勉强,抬头三尺有神灵呢!”

    白牡丹嘴唇动了动准备开口,黄胜继续说话打断了她。

    “我的使命是报国仇家恨,这一辈子都会跟建奴血战到底,跟着我会很危险,我要的是不惧艰难,敢跟着我上战场鼓舞士气,为前线的战士歌一曲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弹奏一曲十面埋伏的奇女子,你们做不到千万不要跟着我!我会还给你们自由。……。”

    自古风尘多侠女,这一刻在场的女子都被黄胜的演讲吸引了,白赛雪实在忍不住哭出了声,白牡丹没哭。

    她的眼神坚定,再也没有一丝迷茫,如同又找到了组织的红军女战士。

    她再次跪下大声道:“奴婢白牡丹发誓以后跟着家主刀山火海不回头,奴婢自愿去战场为将士们演唱。如果违背誓言……。”

    没有人退缩,她们都立下了誓言,这一刻她们第一次体会到了尊严!人最最重要的东西,她们终于找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