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七十一章:绣阁朱楼
    “唉!我说过到哪儿都带着小乖乖荷香,明天当然要带你同去,你随时随地都看到我,这一下放心了吧?”黄胜轻轻地抚着佳人的俏脸道。

    “公子,您真的肯带奴家同去?”荷香高兴道,随即就觉得不妥,又道:“公子骗人,那一种地方哪里是一个女孩子家能够去得。”

    黄胜道:“你甭管去得去不得,我只问你想不想去看看?”

    “公子愿意带上奴家,奴家当然喜欢跟着,只是恐怕让公子不方便呢!”

    “没关系,方便得很,你明天找几件我的衣服,改一改也打扮成一个俊俏的公子,我们手牵手去逛‘怡春院’如何?”

    “公子真聪明,谢谢公子!”美人喜不自胜,躲在黄胜怀里乐开了花。

    第二天傍晚,当黄胜牵着荷香来到何家公子面前时,他们眼睛一亮,随即就发现是荷香扮演的伪娘,两人都乐了。

    何自由打趣道:“贤弟真是特立独行啊!去青楼还带着自己的爱妾,佩服!佩服!”

    黄胜脸皮厚得很,他笑道:“我家荷香是心肝宝贝,舍不得把她丢家里,所以同去,那里有宴席歌舞,她当然跟着小弟一起凑热闹。”

    荷香红着脸喜滋滋的任由公子手挽手肩并肩走在一起,心里说不出的甜蜜,她现在打扮成了一个俊俏的士子呢。

    黄胜准备邀请两位公子乘坐自己的马车看看他们的反应如何,刚准备开口,何家的马车就来到了面前。

    何自在道:“贤弟呀!去‘怡春院’这一种地方不能太寒酸,这些地方都是销金窟,姐儿大多是爱出手大方的金主,贤弟还是坐我家的马车吧!”

    何家的马车可谓镶金镀银土豪气十足,可惜黄胜宁可走路也不肯坐这个时代的两轮马车,太难受了,到处都是硬碰硬,坐车比走路还累。

    他道:“两位兄长,小弟的马车其实狠好,不劳烦了,你们有没有兴趣坐着试一试啊?”

    何家兄弟看了看黄胜的那一辆黑不溜秋的马车,看上去是比较大,可惜太难看,他们摇头道:“贤弟有女眷同乘,我们还是坐自己的车吧!”

    黄胜也不强求,让巧珍、来凤也上了车,大家还是一起行动跟着何家公子‘怡春院’去也。

    一行人进了内城直奔紫禁城西面的本司胡同,这里是大明合法经营的高档妓院集中地,其中有官营也有私营,但是不管谁经营,就是不可能让普通百姓经营。

    在这里做这一种暴利生意的都是有钱有势的达官贵人,花街柳巷当然是绣阁朱楼,当然要互相攀比豪华气派,更加理所当然家家品竹弹丝,处处调脂弄粉互相攀比姐儿的姿色和才艺。

    见惯了后世灯红酒绿的黄胜根本不为所动,透过车窗看着古色古香的建筑群只觉得京师夜景美不胜收。这一条巷弄鳞次栉比都是院子,档次都应该是这个时代最高的。

    来到‘怡春院’,两位何公子立刻有陪着笑脸的龟奴点头哈腰把众人迎了进去,里面灯火通明,丝竹声悦耳,高档娱乐场所就是不一样,也只是偶尔传来打情骂俏的浪言浪语。

    金主到了当然相当于白金会员的待遇,当家的鸨儿白赛雪亲自来迎,果然人如其名白得都有些不真实,二十五六岁,风情万种巧舌如簧,才短短几句话就把三人都捧到了。

    很快他们就被请到了一个叫牡丹阁的大花厅,还没有进门就听见有人笑骂道:“何家兄弟,你们怎么像个娘们,做个事拖拖沓沓的。”

    黄胜走在最后面,没办法有尾巴呢,是韩宽和李大钢两个无论如何都要跟着,他们几个来的时候就被黄明理、黄明道关照过,要时时刻刻不离大人左右。

    因此他们留下程全功几个在外面看着马车,两人像打手似的跟在后面,被他们这样一搞显得黄胜与众不同了。

    何家兄弟连忙上前施礼,里面有两个公子哥儿在坐,四个膀大腰圆的家丁在他们身后侍立。

    公子哥当然是英国公家小公爷张之极,他不到三十岁,蛮彪悍,还有一位文文弱弱的也姓张是含含糊糊说他的弟弟。

    何家兄弟引荐了黄胜,也说荷香是他的弟弟,他们之间来往频繁,已经是老熟人,无需太客套,几人寒暄了几句就分别落座,准备喝酒。

    李大钢、韩宽立刻侍立在黄胜身后,也不知道是不是三国演义听多了,把自己当成了关云长、张翼德了。

    这两个小子人杀得不少,可能带着杀气,马上就被张之极注意了。他的小弟却被荷香引得眼前一亮,不断在她身上打量,把荷香看得不好意思起来。

    荷香见这位公子如此孟浪心里有些恼怒,黄胜偷偷地拉了一下她的手在她耳边道:“荷香,你不要不自在,那位跟你一样也是个伪娘呢。”

    “啊?公子是如何看出来的?”荷香不解道。

    怎么看出来的?黄胜心道,问得真奇怪!连人妖我都能够一眼看出来,那个张公子很明显就是一个小姑娘还用看吗?

    黄胜道:“你甭管我怎么看出来的,知道她是女人就行了,待一会儿你就和她一起聊。”

    荷香见还有一个和她一样女扮男装的公子觉得很有意思笑着点头答应了。

    张之极道:“黄公子是从辽东而来?两位家丁想必是在战场厮杀过的好汉,不知本公子猜的准不准?”

    黄胜道:“小公爷慧眼如炬,确实如此,学生能够逃脱建奴追杀,就是因为手下有几个忠肝义胆的好汉。”

    “不错、不错,来呀,再摆一桌,让两个好汉和我府里几个一起喝一杯。”张之极是带兵的,看着李大钢两个虎视眈眈站在旁边,总觉得别扭,安排他们去喝酒。

    不一会儿,环佩声响来了几个妙龄女子,走在中间的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尤物,就给你一种感觉,媚!媚到了骨子里。

    她当然是‘怡春院’最当红的官人如梦,人如其名给你的都是不真实的感觉。黄胜根本不喜欢这样的女人,漂亮吗?未必,黄胜认为肯定没有赵蕊漂亮,当然也不如荷香,顾铃儿再养一两年都不会逊色与她。

    但是她有特色,可能是妓院刻意训练出来的,男人见了容易上邪火,有一种要把她按在身下法办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