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七十章:芳心窃喜
    黄胜语言幽默风趣,再加上他有领先这个时代的见识,而且不歧视妇女,酒宴的气氛马上就融洽了,何家几个小妾经过攀谈对这位大气的公子敬佩不已,不但主动劝酒,而且亲热的拉着荷香姐姐长妹妹短聊得很开心。

    荷香芳心窃喜,在何家人面前觉得太有面子了,公子对奴家真好,奴家真是前世修来的福分呀!

    酒过三巡两位公子力邀荷香弹唱,客人喝酒自己在一旁弹唱可不是什么荣耀,可是开口邀请的是自己的前主人,又不好回绝,荷香踌躇了。

    体贴入微的黄胜当理解,他牵着荷香的手道:“今日和两位兄长相见甚欢,小弟不才为大家歌一曲助兴,香儿,请为我弹奏同歌之如何?”

    荷香当然高兴了,这种情况她是见过的,几位士子带着美妾喝酒行乐,谈诗文论歌舞,那可是第一风雅之事,跟自己在一旁献艺性质完全不同。

    她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公子,大大方方坐下拨弄琴弦,行云流水之音叮咚悦耳。

    黄胜用低沉带有磁性的声音娓娓道来一个爱得死去活来的故事,荷香在声情并茂的演绎,很快几个女人就哭成了一团。

    何家两位公子都是性情中人,竟然不顾男儿有泪不轻弹一个个泣不成声了。

    何自在激动不已走过来忘情的拉着黄胜的手道:“贤弟啊!愚兄可算找到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黄胜被他拉着手心里别扭得不行,心道,你小子拉着我干嘛,要拉也应该让你的两个美人来呀!

    黄胜假装糊涂道:“兄长这是何意啊?”

    何自在拉着黄胜坐下,道:“贤弟呀!你真是及时雨呀!愚兄正在为没有好曲发愁呢!”他们兄弟立刻把京师评花魁的来龙去脉跟黄胜讲了一遍。

    他们花了重金力捧‘怡春院’的一个叫如梦的红官人,当然也是为了投其所好拍英国公家准备袭爵的小公爷张之极的马屁。

    现在春闱已经结束马上就放榜了,京师每三年才会有这样的盛况,无他,只因各地举子纷至沓来,有几千人,在加上他们的随从恐怕要有一两万人。

    所有的服务行业最需要的就是人气,他们当然会把握这样的机会,青楼的花魁大赛就应声而出了,他们也是每年进行小比,三年一次大比。

    如果在国家的科考年拿到花魁的名头,名气真的有可能通过举子之口传遍大明。这可是最好的广告宣传,所以每一家院子都很重视,京城高档青楼的靠山都有来头,每一家都不是泛泛之辈,竞争当然在所难免。

    到了最后的冲刺阶段大家水平已经相差无几,现在就看谁能够出奇制胜,如何出奇,无非好词好曲有新意。

    两人发现了如此词曲当然要拉着黄胜去献宝了,他们邀请黄胜明天晚上无论如何也要和他们一起去‘怡春院’见一见当家的红官人如梦。

    随即就开始谈论如梦是何等漂亮何等有才,又是何等高傲,连面对英国公家的小公爷张之极都不假以颜色。

    黄胜根本不理这一茬,就是不肯去,找了许多理由推脱都不行,最后实在拗不过何家两位公子,这才勉为其难答应明天去看看再说。

    黄胜道:“小弟这一次来京师,其实不方便太惹眼,两位兄长万万不可提起小弟是有公职之身。”

    怪不得这位兄弟不肯去风月场所露面,原来是心理有顾虑,何自由毫不在乎道:“黄公子放心,私自来京师的官员太多了,这年头谁还会管这样的闲事。”

    也确实如此,末代的大明,规章制度早就流于形式,还坚持奉公守法的官吏已经凤毛麟角了。

    何自在老实,见这位兄弟不顾自己被弹劾的风险,答应陪着去‘怡春院’,很认真道:“贤弟放心,我们兄弟绝口不提此事,只以广宁士子给大家介绍,断不会让这些小事毁了贤弟的前程。”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黄胜躺在床上思考。目的已经达到,就看明天的随机应变了,如果找到机会能够把张之极拿下以后在京城就好混多了。

    通过何家两位公子的介绍,这位小公爷也拜倒在那个叫做什么如梦名妓的石榴裙下,这一次力捧她成为京师花魁。这里面看来有许多文章可做呢。

    英国公源起于明成祖朱棣靖难时的名将张玉,明成祖称其为靖难第一功臣,初时追封荣国公、河间王。长子张辅平定安南叛乱,遂册封为英国公,世袭罔替。

    英国公为明朝最高世袭公爵,即使是刘瑾,魏忠贤当政,这一家也是稳稳当当,无人敢动。现在的英国公是张维贤,他在京城权倾一时掌中军都督府,执掌京营,相当于首都的安全部队被他牢牢控制着。

    他当然是大明朝炙手可热的大人物,而且不像那些文官,一个个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张家在天启、崇祯两朝都是屹立不倒,一直到闯贼破了首都,他们家才土崩瓦解。

    自己在明朝混,当然要找过得硬的靠山,文官大臣在崇祯朝都像坐过山车,要不上天要不入地,自己小心脏不好,会被吓死,一定不能陪他们玩。

    英国公貌似很牛掰,还是想方设法跟他家扯上关系比较稳妥。何家看样子已经攀附上了英国公家,好像在不遗余力的拍张之极的马屁。

    美人坐在床边,看着苦思冥想的公子,欲言又止。

    “公子,您明天要去那种地方吗?”荷香心里忐忑不安,终于忍不住了怯生生问道。

    黄胜的思绪被打断了,她把美人搂在怀里道:“是啊!我已经答应何家公子了,当然不能爽约。”

    “哦!知道了”荷香情绪不高,黄胜立刻听出来了。

    “放心,那个如梦不但看不上何家公子,好像连英国公家小公爷都有些瞧不上呢!”

    “不是!公子,您误会了,您是才子就应该去那些地方,奴家哪敢不放心呀!”

    言不由衷,黄胜有些好笑,自己现在穷得叮当响,哪有银子去玩明朝的大明星啊?去这些地方不但要有银子还要有闲工夫,自己根本不具备这样的条件啊!

    况且自己的使命是解救大明,争取不能让汉文明被通古斯野人践踏,可不是解救失足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