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六十九章:夜半歌声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黄胜几人由何伯陪着小酌几杯后,大家梳洗干净了,聚到院子正屋谈天说地。【www.AiQuXs.coM】黄胜是个夜猫子,白天在车上呼呼大睡,晚上精神抖擞着呢!

    现在有了闲空就开始让美人荷香抚琴,弹的曲子是黄胜刚刚教她的‘白狐’,黄胜离了赵蕊这个大管家,就开始没规矩,九个人都在房间里聊天,听故事。

    在家里根本不可能,在赵蕊的管理下,内院连一只公猫都没有。

    李大钢、韩宽、程全功三人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老弟兄,他们当然喜欢和大人待在一起,黄胜根本不拿架子对两个马车夫都一视同仁。

    大家说说笑笑,然后就开始听大人讲故事,看大人教荷香曲子。故事讲了一半,荷香的曲子就弹不下去了,巧珍和来凤已经哭出了声。

    黄胜本来就是讲故事的高手,这个故事又是无限凄美,把一个修炼了上千年,只为了报公子恩情的痴心美人刻画得入木三分。连李大钢这样的粗鲁汉子都唏嘘不已忍着不好意思落泪。

    荷香听了故事,有了感觉演奏带入了感情,曲调抑扬顿挫赏心悦目,黄胜随着音乐的伴奏唱了一遍这首歌。

    少言寡语的程全功忽然道:“太好听了,死了都值!”没头没脑的把大家都听得一愣一愣的。

    黄胜笑道:“荷香,你学着唱这个曲子,这是女人唱的男人来唱不合适,唱熟了咱们找机会在京城出个风头。”

    荷香太喜欢这个曲子了,她当然想学,只是不知道是什么词牌,她道:“公子,这个曲子太美了,奴家一定学会了好经常唱给公子听,只是这曲子叫什么呀?”

    词牌这个东西黄胜倒是懂,什么如梦令、相见欢、水调歌头等等,自己教的是后世的流行歌曲,哪有什么固定的曲牌。

    他道:“荷香你只管唱便是,这是我自己胡乱编排的,没有词牌,为什么一定要有词牌呢?我认为唱歌只要悦耳动听就行了,还是不拘一格比较好。”

    荷香想了想道:“公子大才,想来也是如此,只是不知公子如何想得出如此催人泪下的故事呢?”

    黄胜老脸一红,心道这可不是我的原创,抄袭人家的作品装门面呢!他岔开话题道:“荷香喜不喜欢这个曲子和这个故事啊?以后我有空还会再教你几曲呢。”

    “哎!公子肯教奴家一定好好学,奴家现在已经把难忘今宵弹唱得很熟呢!”

    “是吗?愿不愿意唱给我听啊?”

    “公子爱听奴家就爱唱。”

    行云流水般的琴声中,荷香甜美的声音响起:“难忘今宵……共祝愿大明好……。”

    忽然门外传来了叫好声:“太妙了,好一个神州万里同怀抱,共祝愿大明好!好曲、好词、好意境,好、好、好!何伯,快快吩咐前厅摆酒,本公子要陪黄大人喝个通宵。”

    来了,黄胜可不是实在闲得蛋疼在这里搞小情调,他可是有的放矢。来的时候就听何可贵告知,他们家二公子和五公子去参加选花魁了。

    黄胜读过卖油郎独占花魁的故事呢!知道花魁者名妓也,或许不做皮肉生意只是以技娱人,这样的女人就相当于后世的交际花。

    自己为香皂礼盒选定的消费人群,她们就是不可或缺的主流之一,如果自己上赶着去和她们接触,不知道要费多少闲工夫,砸多少银子呢。

    但是如果是有头有脸的恩主或者金主引荐就水到渠成了。自己想去,还要让何家公子求自己去才会有面子而得到重视。

    黄胜算定今天晚上无论多晚,何家两位公子都会来自己住的院子看一看,这是最起码的待客之道。

    何家规矩不小,两个公子当然不会例外。所以黄胜有意在这里弹唱,坐等何家公子上套,这才是姜子牙钓鱼愿者上钩呢。

    正主到了,黄胜连忙起身相迎,道:“二公子,小弟来得唐突,不知可有打扰?”

    何自在见黄胜以平辈之礼和自己相见根本不端老爷的架子心里喜欢,笑道:“贤弟肯来,愚兄当扫榻相迎,说什么打扰就见外了。”

    何家五公子一直在京师坐监,这个坐监不是坐牢,而是在国子监读书。他二十出头,也是士子打扮,名字叫做何自由,还没有见过黄胜。

    二公子给引荐了,三人坐下天南海北聊了起来,不一会儿就谈到了刚才是谁在弹唱,又是哪位才子的佳作。

    黄胜让巧珍把荷香请了出来,拉着荷香的手,让她倚在自己身旁。黄胜有意在何家兄弟面前秀恩爱,就是给荷香面子。

    聪明的姑娘如何不明白公子的良苦用心,乖巧的依偎在黄胜肩上。

    黄胜轻轻地抚着美人的玉手道:“让二位公子见笑了,几个小调,难登大雅之堂,正是小弟拙作,荷香弹唱起来才是让人耳目一新呢。”

    何自由大惊失色道:“贤弟大才,如此美妙之曲,我兄弟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荷香竟然有如此才艺,以前我们兄弟真是白瞎了眼啊!”

    何自在摇头道:“不可思议,不可思议,想不到荷香的歌喉能够美妙如斯,简直是如听仙乐啊!”

    听到两位前主人夸奖荷香有些不好意思,羞答答倚在公子身边靠得更紧了。

    家丁来请几位公子赴宴,何家两个公子无论如何也要荷香同去,黄胜大大方方的拉着荷香的手就走,荷香哪里敢和自家公子走并排,落后半步红着脸跟着。

    花厅里黄胜一边喝酒一边讲故事,何家公子的几个妾室也因为有荷香在席,被自己的老爷叫出来陪客。

    已经过了三更,几个女人都是被睡梦里惊醒的,但是她们都敢怒不敢言,不情不愿来陪客。后来发现居然是陪以前何家的一个大丫鬟,都有些愤愤不平了。

    她们是公子的妾,跟小姐的丫鬟相差了等级呢。后来她们就开始羡慕荷香好命了,因为她们发现,已经是文官老爷的黄公子对荷香呵护备至,简直是当女儿宠爱。

    也确实如此,黄胜的心理年龄足足能够当自己身边女人的爹,他也习惯以长辈的姿态照顾她们。

    他在后世也是把和自己同龄的妻子当女儿般宠爱的,这就是他的习惯,心里就根深蒂固的认为应该怜爱自己身边的女子。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