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六十八章:前老丈人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两个马车夫都是在黄家山岛参加试车的工匠,家小都在岛上生活,一个名叫吴强另外一个叫朱荣国,两人都是三十岁上下,全程参加了马车的制造,这一次带着赵时敏交代的任务,就是仔细观察第一次的使用效果。

    马车跑起来了,荷香更加惊讶,她好奇的东张西望,嘴里赞叹道:“公子,奴家以前乘坐何家的马车,小姐就告诉奴家,那辆马车是最好的,现在跟咱家的比才发现那根本不能叫做车啊!”

    真不容易,俏佳人荷香已经改口称咱家了,黄胜听了心里舒服,这个死心眼只要认准了会死心塌地跟着自己一辈子。

    黄胜道:“对呀,咱们这才能勉勉强强算作车,以后你要去哪儿都可以用这辆车。”

    “奴家自己没地儿可去,当然是跟着公子,您去哪儿奴家就跟到哪儿。”荷香道。

    这时巧珍把盖在黄胜脚上的被子理了理,摸了摸他的脚,发现冰冰凉,她赶紧坐了过来,掀起衣服把黄胜的脚捂进了怀里,一切都做得那样自然,黄胜心里很感动,想要抽出自己的脚又不忍拂了她的好意,就由得她了。

    马车可以宽坐八个人,现在才四个乘客,一百多个香皂礼盒,还是宽松得很。黄胜道:“你们困不困,在车里可以睡觉的。”

    荷香道:“奴家不困,公子您睡吧,就倚着奴家当枕头。”说着轻轻地扶着黄胜的头枕到了她的腿上。

    黄胜以前经常出差,都是车一开就睡觉,只是条件拿现在比差多了,那里能够枕到十八岁美女的大腿啊!

    不一会儿,黄胜就睡得香喷喷了。天津卫到京师三百里,三个骑士、一辆马车带了八匹战马,一路换乘,在京师外城关闭前进了城。

    八个人只有黄胜来过京城七八次,可惜是三百多年后,其他人都像刚刚来到大都市的山里人,看什么都新鲜,连见过世面的荷香都叽叽喳喳问这问那。

    他们一行是从广渠门进的外城,很快就来到了崇文门外大街,黄胜看几个跟班都没有旅行经验,傻呵呵的瞧热闹,只好亲自出来带着他们找客栈。

    谁知来得不巧,今年正是大比之年,各地赶来参加春闱的举子把客栈都住满了,连续问了几家都客满,跟班们都傻眼了。

    荷香着急了道:“公子,我们有九个人呢,即便侥幸碰到还有房间的客栈恐怕也不能够让我们都住得下呢!”

    黄胜郁闷了,以前出差就最怕找不到旅馆,谁知第一趟来京城就让自己重新体验了这样的记忆。

    “没关系,我们再找找看,实在不行就找个饭店吃饭后买热水洗漱,夜里大家轮流睡马车,明天早上接着找,如果还是找不到就出城住宿。【www.AiQuXs.coM】”

    办法黄胜有的是,以前就曾经在肯德基餐厅里打瞌睡坐等天明,来到大明这个做派貌似也好使。

    “奴家知道何家在京师手帕胡同里有一个大宅子呢,只是怕公子不愿意去打搅何家!”荷香小心翼翼轻声道。

    体贴的荷香怕公子伤了面子,根本提都没有提何家在京城有产业的事情。现在发现公子准备带着大家露宿街头了才怯生生透露了这个信息。

    黄胜知道这个时代豪门的宅院是很大的,自己根本找不到客栈,总不能第一次进京就真的让几个跟班在寒风里苦熬吧?

    自己倒是不会,有四轮马车呢!韩宽他们肯定打死也不会让自己和几个女人在外面呆着换他们睡大觉。

    他听了荷香的话高兴道:“荷香啊!你干嘛不早说,害得我们到处乱转,我前老丈人家在京师有宅院我们当然去打秋风喽。”

    “啊?咯咯咯……。”荷香听见黄胜说了一个新词前老丈人,差一点笑岔了气,半晌才缓过劲儿道:“奴家不是怕公子抹不开面子么。”

    “面子?面子值多少两银子一斤啊?给公子称二斤。”

    “公子,您不能再逗奴家笑了,奴家肚子都笑得疼呢!”

    黄胜才不管别人怎么看呢,立刻何家去也。

    大家找到手帕胡同打听了几个人就找到了何府,看门人荷香正好认识,他马上通报了这里的管家何可贵,出来一看荷香又认识,客客气气叫他何伯。

    现在的荷香阳光得很,心里一点芥蒂都没有了,她心里已经感谢上苍无数次,让她机缘巧合跟了公子。她毕竟从小在何家长大,见了何家人感到亲切,如同见了娘家人一般。

    黄家主人是文官大人,其实也是家大业大,人口可不比何家少多少,只是没有良田而已,荷香来到何家还有那么一点点衣锦还乡的小感觉呢。

    管家听荷香说是公子来京城办事找不到客栈,来何家叨扰,立刻不乐意了。

    对荷香道:“荷香,你就不应该带着公子去找客栈,直接来家里住多好,何家请都请不来呢,二公子、五公子也在家,不过现在不在,跟几个书生去参加选花魁去了。”

    何可贵早就知道了黄胜的一切,对何家小姐错失好姻缘唏嘘不已,他是过来人,认为小姐与其嫁给张家庶出的四公子,还不如嫁给黄家独子黄公子。

    而且这位公子还英雄了得,自己已经是文官老爷,张家四公子,只是秀才,他老子才是五品官老爷,文官又不世袭,即便世袭也轮不到庶出的老四。

    他来到黄胜面前恭恭敬敬施礼道:“公子肯来何家,老爷知道了会很高兴呢,您随时随地来,无论住多久都行。一切用度都无需公子您费心,老奴这就给您安排最好的院子。”

    多好,这就是因为黄胜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结果。

    黄胜道:“何伯无需客气,黄家跟何家乃是世交,我自然会经常来走动,你们同样无需见外,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何可贵更加高兴了,心道:看看人家多大气,已经是文官老爷了,丝毫都没有把咱们何家对不住他的事情放在心上。对我这样一个奴仆都礼敬有加,这一次我一定让黄公子在这里住舒服了,老爷知道了一定会夸奖我会办事呢!

    他笑呵呵道:“公子,老奴带着人随时候着,您有什么吩咐尽管开口,这里就是您的家!”

    他马上安排黄胜一行住进了一个大院子,派了几个丫鬟、小厮伺候,八匹战马也有马夫照料。随即就有家仆送来了酒菜,他在下手坐了半个屁股陪着黄胜喝酒。

    快三更了,何家两位公子才回到家,他们知道黄胜来了家里,立刻来看望。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