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六十章:雪地屠杀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大家再次准备就绪,雪纷纷扬扬没有一丝一毫停止的迹象,还渐渐地大了起来,埋伏的人都在悠闲的溜达,他们不能过早的躲进伪装的掩体,里面没有取暖的东西,时间长了会冻得手脚麻木,会影响战斗力。

    接近中午,望海墩议事厅里,驻防的建奴巴牙喇骨力塔颔无比烦躁,另外两个也是急得团团转。今天三个马甲出墩堡取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是出了什么状况?

    被明军袭击了?不可能啊!这样的气候明军从何而来?被黑瞎子拍死了?也不可能啊!这些人都是好猎手,不知打死过多少只黑熊呢,连老虎都射杀过。

    其中一个巴牙喇都布赦哥道:“骨力塔颔,咱们这样干等着不是个事啊!要不我带几个弟兄去看看,要是那三个小子也不招呼一声去山里打猎了,我要趴了他们的皮!”

    以前出现过建奴在取水的时候发现猎物,耽误了回来的时间,都布赦哥认为这一次出去的三人还想打些野味改善伙食呢!

    骨力塔颔是牛录里排名靠前的白甲兵,被委任为望海墩的防守官,这里归他管理。

    他想了想道:“不行,还是再等等,冰天雪地里他们也无处可去,说不定马上就回来了。”

    另外一个巴牙喇舒尔哈脾气暴躁,他气冲冲道:“老子等不急了,这就去把三个混蛋抓回来揍,看看以后谁还再敢不吱声就进山里去!”

    骨力塔颔道:“事情恐怕不是你们想象的这么简单,我这几天总是心神不灵,老是觉得被人盯着,老是梦见以前在这里驻防的姆哩布柯大哥。”

    都布赦哥叹了口气道:“唉!姆哩布柯大哥死得太惨了!我要是知道是哪一支明军做的好事一定把他们斩尽杀绝!”

    舒尔哈恨恨道:“问题是这些明军太坏了,他们不敢明着来,我们无从下手啊!”

    骨力塔颔道:“所以我认为这个望海墩是个不祥之地,咱们必须小心翼翼,还是等等看,外面雪越下越大,他们应该知道轻重。”

    这里的猎人都知道在这样的严寒里大雪纷飞的时候进山如同找死,应该不会去太长时间。【www.AiQuXs.coM

    又过了一个时辰,还是不见人影空见雪,三个巴牙喇都坐不住了。舒尔哈道:“我们不能再傻等着了,他们说不定真的有人受伤了,需要人去帮忙呢,我带三个人去看看吧!”

    骨力塔颔道:“不行,万一是被明军偷袭呢?他们三个无声无息被杀了,你再带着三人去送死?”

    舒尔哈道:“明军袭击?不可能吧?连我们在这样的情况下都难以作战,明军如何千里迢迢来到这里?”

    骨力塔颔道:“我也不清楚,但是总觉得心里不踏实,反正不能让你带着三个人去。”

    都布赦哥起身道:“我也带几个人一起去看看,骨力塔颔大哥你放心,我们分开走,保持距离,如果真的有明军会立刻跑回来报信。”

    骨力塔颔道:“也只能这样了,舒尔哈,你带三人太少了带六个人吧,都布赦哥,你带三人跟在后面,放现情况不要恋战火速回来报告。我们只要齐心协力守住墩堡,等来了援兵,敢来这里的明军在雪地里根本跑不掉。”

    也确实如此,在这个季节的辽东如果暴露了踪迹,这些深山猎人出身的建奴一定可以追踪到,只要咬住目标,敌人在自己大军环视之下哪有生路!

    都布赦哥道:“我们带这么多人去了,你这里的人也太少了,如果明军攻打恐怕会有危险。”

    骨力塔颔道:“无妨,我这里你们无需担心,你们也只是去去就来,即便明军就在附近,这样的雪地里,他们不可能迅速包围望海墩,你们发现情况马上就回来了。”

    舒尔哈不以为然道:“你们也太多虑了,哪里有这么神奇的明军,如果有我倒要看看!”

    舒尔哈很快就看到了,当他一行七个骑兵一出望海墩,马上就被观察点发现,随即通过旗语传递到了黄胜所在位置。

    令旗挥舞,所有人都知道建奴果然中计眼睁睁前来送死,人人都憋足了劲儿,他们不慌不忙按照预案进入潜伏点耐心等待,几乎没有人感到不安。

    人人都知道只不过来了七个建奴,己方准备如此充分,布置如此细致,建奴哪有活着逃脱的可能,他们在蓄势待发,准备给建奴雷霆一击。

    很快又发现了跟随的四个建奴骑兵,黄胜断定不可能再有第三批了,望海墩里只剩下九个人,他们如果还派人出来墩堡里岂不是空了?

    判断错误也不要紧,接着打便是,建奴已经犯了兵法大忌,把本来就少的部队分三次投入战场,简直就是来送礼的。

    自己每一次都是集中优势兵力攻其一部,而且是他们毫无防备情况下的伏击战,这一次伤亡又会忽略不计了。

    黄胜忐忑的心放了下来,他不是担心无法取胜,而是担心自己辛辛苦苦培养的战士未能成功身先死,现在这个情况下,除非某个已经武装到牙齿的战士是个十足的倒霉鬼,才会在如此有利于自己的战场上牺牲。

    这不是热兵器战争,运气不好一颗流弹都可能送了一个将军的性命。这是冷兵器的战场,至多有流矢射中自己装备精良的战士。

    步弓三十步直射都不可能在冬天射杀自己精心包装的战士,流矢有个屁用。

    雪越下越大,白茫茫一片,当舒尔哈拐过山包看到冒着热气的温泉时肺都气炸了,竟然有六个穿着火红明军制式战袍的兵丁在扒三个派来取水马甲的盔甲。

    他血往上涌怒不可遏,一夹马腹就冲了过去,手下六人也看见了,立刻紧随其后杀奔过去。那几个明军发现敌情立刻匆忙躲在牛车后结阵。

    舒尔哈都已经取出骑弓了,看到这样的情况也不想用围着兜圈子漫射这样的基本战法,他认为以自己的勇武,挥着狼牙棒就可以把这些明军砸死。

    他干脆收起弓箭,操起自己的重兵器狼牙棒,其余六人也是久经战阵,都有默契的取出了兵器,他们认为己方是骑兵还比明军多一人,那六个明军已经必死无疑了。

    眼睁睁再进一步就能够砸到明军了,舒尔哈眼睛余光忽然发现自己不到十步左侧的雪地里蹿出几个白影,一下子就接近了自己。对面六个明军竟然冲出牛车掩体挺着长枪对准自己刺了过来。

    他们简直就是连人带枪往上扑,太可怕了,自己即便能够侥幸打死一个,最起码也会被两根长枪刺中,他反应快骑术好一拨马往右急闪。

    因为他发现右侧没有白影,应该没有敌人埋伏。

    急性子曹虎成知道这一次伏击战是僧多粥少,建奴来的人不会太多,而参加伏击的人比较多,自己按部就班恐怕难有斩获。

    他这一次不着急,也会动脑筋了,接到通报后,知道建奴第一拨的攻击人数至多七人时,在躲进掩体埋伏前就跟手下两个兄弟说好了,慢一拍冲出来。

    因为这一侧只有他们一组人潜伏,他要造成这里安全的假象,以逸待劳。

    人生中,机会总是容易被已经准备好了的人获得,曹虎成果然等到了大鱼,竟然是一个白甲兵。

    舒尔哈扭着头还在注视着左侧明军的动作呢,忽然感觉到了危险,身子往后仰,一杆长枪贴着胸前刺过,他大喝一声,挥动狼牙棒砸向偷袭他的一个白影。

    这时感觉到一个冰凉的东西进入了他的腋下,随即又有一个进入了下腹,顿时发现自己的战马竟然到了前面。

    这是怎么回事,他虽然身经百战,这时候也糊涂了,我不在马上?我在哪儿?

    这小子被力大无穷的曹虎成和另外一个战士挑悬了空。手上的狼牙棒早就掉落到了地上,那一个刚才刺空的战士见有便宜占也把自己的‘破甲神枪’深深地扎进了他的胸口。

    这个血债累累的巴牙喇,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凶悍,如同被支在三脚架上,脑袋软软的耷拉下来,死得彻彻底底。

    他的六个同伙也很悲惨,全勇连人带枪全力突刺完全是比谁不要命的打法,又快又准又狠,他正对面的建奴犹豫了半秒,就被当胸扎穿了。

    后面建奴反应迅速,知道中了明军埋伏,拨马就逃,又有两个慢了半拍被超过两支枪刺中,三人侥幸脱离伏击圈,立刻取出骑弓装备射箭。

    他们都是经验丰富的战士,发现敌人虽然多,但都是步兵长枪手,只要跟他们拉开距离,以弓箭远程攻击,说不定就能够反败为胜。

    弓箭手是最好的克制长枪手的兵种,而长枪手是骑兵的克星,但是有前题,对冲肉搏才会如此。

    就在三个建奴准备回马射箭时,两个方向杀出明军骑兵,箭矢破空,他们还没有来得及把箭射向明军,每人都领到了几支射向他们的钢箭。

    三个建奴有些不甘心,什么明军?他们怎么可以如此快速的射箭。

    右侧一马当先的是黑虎,他六十步就开始在冲刺的战马上怒射,来到十步时已经射出五支了,十步一箭,应该是这个时代绝无仅有,黄明理同样如此可惜他只来得及射出三支。

    左侧跑在最前面的是黑豹,他也是连续拉弓,箭矢支支咬肉,也是十步一支,三个建奴共同分配了二十八支钢箭,他们也是手拿骑弓准备射箭的状态,根本没有一人来得及取皮盾格挡。

    明军八个骑士的箭矢无一射空,只有几支被建奴挥动骑弓打歪,其余都死死地钉进了他们的身体,战马还在奔跑,骑士已经折戟沉沙,两个直接落马,还有一个脚被马镫套住了,身体在雪地里拖出了长长地血痕。

    完胜,明军无一阵亡!一个单方面的屠杀而已!时间不超过五分钟!

    后面尾随的都布赦哥这时也转过了山包,没走几步就发现了战场,他刚刚准备打马来接应,忽然发现不对?

    前方的敌人或是红的或是白的,就是没有亮晶晶的,再定睛一看,没有一个站着的自己人,他吓得魂飞魄散,该是何等强大的敌人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就把我们七个勇士悄无声息的斩杀?

    他赶紧大声怪叫道:“赶快撤退,前面有明军大股人马埋伏!大家快逃啊!”

    逃?往哪里逃?狗建奴你们拿命来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