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五十六章:难忘今宵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黄胜可是头脑清醒得很,自己绝对不可以安于现状,在温柔乡里消磨了英雄气。如果这样自己包括所有的汉人就会沦落成为奴才,留着一根难看的猪尾巴摇尾乞怜两百余载。

    他在黄家山岛上,每天都跑步,每天都射击,每天都督促家丁训练,每天都上课诲人不倦。

    时光荏苒,转眼间就快过年了,赵蕊早在腊月二十六就给大家分发了许多年货,许多东西都是黄明理开着战船去隔海相望的山东登莱采购的。

    所有人都奇怪,大人按时足额发饷,发放本色米粮,为什么还给这许多东西,还有红糖,还有豆油,还有许多肉。

    后来所有人都学会了两个字福利,顾名思义大家都要有追求幸福的愿望,为了获得利益我们必须保持一个胜利接着一个胜利。

    黄胜不失时机给大家上了一堂课,内容就是胜利才会幸福,幸福才体会到胜利的含义!还意味深长的告诉所有人,建奴不会让汉人幸福快乐的生活。

    我们现在躲在一个小岛上只能获得暂时的安宁,建奴不灭,这里早晚会变成辽西,大家现在都有了些银子,也置办了一些家私,建奴会放过这里吗?他们不来抢大家的财物,抢家里的女人?

    这些本来就对建奴深恶痛绝的汉人,又被黄胜这个挑动仇恨的高手隔三差五的忽悠,最后发展到黄口孺子都痛恨建奴,他们不玩石头,剪子、布,都在玩杀死狗建奴和黄胜小时候玩打倒刘某某差不多。

    黄胜和邻居的孩子们大概玩了几年又变了,刘某某不能打到,原来他是个好人,全国老百姓都打倒错了,英明伟大光荣正确的照到哪里哪里亮偶尔会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错误。

    谁不犯错误?我们改了就善莫大焉!这一次重新打倒一下,以后黄胜和一群孩子就开始打倒四个什么帮,小时候也不知道什么帮派这么厉害,要全国人民都来打倒。

    因为黄胜的经历丰富,在不断被欺骗的情况下还走出了属于自己的路,所以太懂得政治的无耻,他决定在大明来跟朝廷的政治小白比无耻,估计以后肯定是谁能够无耻,谁就足够强大。

    政治必须有武力作为保障,黄胜竭尽全力训练自己强大的私兵。每天,所有男丁除技术骨干外,都要进行一个时辰的军训,没有什么花哨,每人一杆从大明军需仓库领来的明军制式长枪练习突刺。

    赵时敏这个孩子已经明白了要有自保能力,他知道自己力气不大,很难提高武力值,所以每天都抽时间训练装填鲁密铳射击,幻想有朝一日能够学恩师用燧发膛线枪消灭建奴。

    大年三十,军营大礼堂里灯火通明,岛上居民欢聚一堂,四十几个带转盘的大圆桌座无虚席,每个人脸上都荡漾着幸福的笑容,那三十六个隶属于大明军队的炮手水手也融入了这个集体。

    他们已经在岛上学文习武一个多月,为数不多的几个有家室的兵丁已经得到黄胜的同意,开了春就把家小接来岛上安家。

    那些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兵丁都特地磕头认了家主,所有人都发誓从今往后只替黄胜大人效犬马之劳,祈求黄大人不要让他们离开黄家山岛,他们再也不想回原伍了。

    黄胜见他们是经过这一个多月的言传身教被感召了,毫不犹豫就作出了承诺,从此以后所有人都是自己的家丁,永远不抛弃不放弃他们。

    黄胜坏坏的,准备这一次战斗过后,把他们全部上报阵亡,大明朝又没有带照片的身份证,辽东逃亡的汉民太多了,这些人是什么人谁说得清?

    如果自己获得超过二十颗建奴首级,还要上报一艘草撇船和两艘马船被建奴烧毁。自己拔得头筹获得斩获,如果不伤亡惨重其他辽东的将军们如何处之?

    年夜饭很香,守岁酒很醇,人人都喜笑颜开,连以前的冷美人赵蕊都绽放出了笑脸,如春天的芙蓉。

    大家还准备了许多乡音俚调,当然是呕哑嘲哳难为听。但只是黄胜、赵蕊、荷香等等几个为数不多的人这样认为。

    那些家丁们跳着嚷着起哄,都叫好不绝,忽然大家安静下来,两个美人联袂而至,正是赵蕊、荷香,她们轻抚琴弦,美妙的音符荡漾到了耳中。

    两位佳丽浅吟低唱一曲: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在这个应该是万家团圆的夜里,黄胜忽然间想起了后世的家人,此时已经泪湿青衫了。

    他借着酒意吟唱起来:“难忘今宵,难忘今宵,不论天涯与海角,神州万里同怀抱,共祝愿,大明好,大明好……。”

    黄胜在后世就是歌迷,喜欢k歌,可惜天赋有限,有些五音不全,这位辽东广宁士子黄胜却是精通这个时代的音律,得到过名师指点。

    这也算黄胜穿越的一个小小福利吧!一曲歌罢,满座皆惊,如此流传了几十年的经典作品,当然是天生好言语,黄胜的演绎又是情深意长,一时间所有人都沉醉了。

    醉得最痴的就是两位美人,她们一时间已经泪眼朦胧……。

    过了午夜,已经是大明天启五年正月初一,许多人都有了酒意,连荷香都有些不胜酒力了,赵蕊代表家主黄胜给所有孩子发了红包,所有人心满意足散去。

    这里不管多晚都安全得很,整个小岛都是家园,根本没有鸡鸣狗盗之徒,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是最起码的要求。

    主要道路上安装了用刚刚生产出少量玻璃制作的路灯,都是手工出产带着研究性质的试验品,燃料是猛火油,有些类似于后世十八世纪末大上海的路灯。

    黄胜虽然微醺,但还是穿上厚实的皮衣带着黄明道去船上和岛上几个执勤点慰问坚守岗位的家丁,黄明理早在一个时辰前就带着一些家丁去换岗了。

    黄胜知道政治人物必须作秀,必须树立良好形象,这些表面文章一定要做。

    后世几十年国朝生活的实践,那些虚情假意的既得利益者,为何都乐此不疲?因为这些无关痛痒的事情做起来容易,成本低效果明显,骗老百姓一骗一个准。

    黄胜虽然是作秀,但他是这里的主人,不是让人发笑所谓的公仆,当然本着真正的主人翁思想做事。他是实实在在培养一支纪律严明的铁军,真的关心每一位家丁,把他们都当成将军的种子般爱护。

    这一次寒冷的午夜视察确实起到了良好的效果,所有值班家丁都热泪盈眶,还好黄家已经在平时取消了跪拜,不然每到一处又会是磕头如捣蒜。

    回到家里已经快四更天了,难得,太难得,荷香竟然睡了!

    赵蕊在黄胜耳边道:“老爷,是奴婢硬把荷香妹妹按到床上睡的,她有些醉了,在这里打着瞌睡等老爷,奴婢怕她摔着。”

    黄胜轻声道:“你做的很对,太晚了,其实你也不需要等我,应该早些睡。”

    “奴婢不累,奴婢今天高兴得很,也喝了几杯呢!”

    这时来凤、巧珍端着热水来了,两人给黄胜洗脚按摩脚掌,赵蕊拿了几个垫子放到了黄胜背后让他可以舒服的半躺着。

    巧珍道:“老爷,您千万不能太辛苦,这里现在四五百号人可以用呢,您还忙成这个样子奴婢们都心疼呢!”

    黄胜道:“万事开头难,以后就不会事事都需要我操心了。关键是人才,巧珍、来凤你们两个要好好识字,以后替老爷做事,帮老爷做生意赚银子,练兵打建奴。”

    来凤道:“老爷,奴婢已经会写二百多个字了,只是不知道识字究竟有多大用途?”

    黄胜道:“你们如果能写会算,我就会让你们做帐房、做掌柜,让你们能够自立,然后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做丈夫。”

    巧珍急了,道:“老爷,奴婢们可以做事,但是奴婢们不愿意嫁人,如今在老爷身边过得可舒心了。”

    来凤小心翼翼问道:“老爷,您是不是不想要奴婢们服侍,想把奴婢们打发了?”

    黄胜有些郁闷,自己好心好意想给她们一个好的归宿,谁知她们误会了,连忙道:“你们愿意在黄家无论多久都成,我只是觉得你们也应该有个家而已。”

    两个女人立刻放心了,来凤道:“奴婢们就是黄家人,这里就是奴婢们的家。”

    黄胜道:“当然,这里永远都是你们的家,你们是老爷最靠己的人,一定要多识字,争取今年就能够帮老爷做大事。”

    听了黄胜的准话两个女人幸福得满脸发光,都表示只要大人安排的事,自己哪怕豁出去性命也舍得。

    两人用汗巾仔细把黄胜的脚擦干,收拾了一下,退出去带上了房门。

    赵蕊温言细语道:“老爷,您对家里的女人真好,她们都舍不得您累着呢。”

    灯下美人红扑扑的俏脸说不出的妩媚,黄胜一时间看得痴了。

    赵蕊察觉到了老爷炙热的眼神,羞答答不敢看他,替他脱了衣服,服侍他躺下,刚要走,发现自己的手被老爷握住了,微微一使劲儿,赵蕊就倒在了黄胜的怀里。

    佳人的心在狂跳,脸越发红了,黄胜的脸贴上了她的俏脸在她耳边道:“你的脸好烫啊,真美,你是我见过最好的女子。”

    一边说着悄悄话一边伸出舌头轻轻地舔她的耳垂,赵蕊听得自己心爱的老爷说自己美,说自己好,心里甜滋滋的,此时想要拒绝又有些舍不得。

    耳垂传来一阵热气,她立刻软了,只觉得浑身酥麻,本来还抵着黄胜胸口的胳膊放下了,改成环上了他的腰。

    信号收到,黄胜一翻身,掀开被子就把佳人拥进了被窝压在身下,吻上了那鲜艳欲滴的唇,一个绵绵长吻,差一点让美人窒息。

    她这时候已经没有了思维,本能的把自己的娇躯往身上男人靠,胸前一阵阵触电的感觉传来,老爷的手已经抚上了两团饱满,指尖在两颗殷桃上轻轻的拨弄。

    良久那双手又游走到了她下面,在那春水泛滥的地方轻轻地揉,再次轻轻地揉。

    意乱情迷的赵蕊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就身无寸缕了,她无限娇羞闭上了眼不敢看老爷,任由他在自己身上乱摸。

    这时觉得腿被老爷分开了,她忽然一阵痉挛,双手死死地捂着下面,哭道:“老爷,奴婢不配,奴婢害怕,老爷您饶了奴婢吧!”说着身体还不由自主的在颤抖。

    黄胜正准备提枪上马呢,谁知身下美人是这个反应,连忙把她搂在怀里安慰,又是说悄悄话,又是爱抚才把她的情绪控制住了。

    赵蕊了平静下来,主动藏进了黄胜的怀里怯生生道:“老爷,奴婢该死,坏了老爷的兴致。”

    黄胜知道她可能有心理障碍,这需要时间来调节,也不勉强她,逗她道:“没事,很晚了,今天就在老爷怀里睡吧。”

    赵蕊羞答答道:“老爷,您一定难受死了,奴婢也可以像荷香妹妹那样伺候老爷。”

    黄胜诧异道:“你怎么知道荷是如何伺候老爷的?”他还以为这是跟荷香两个人的小秘密呢。

    “是奴婢自己看到的。”赵蕊难为情道。

    “这样不好吧,我家一本正经的赵蕊怎么可以偷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黄胜故意逗她道。

    “奴婢不是有意偷看,是无意中看见了。”赵蕊着急了涨红着脸道。

    “那还等什么?你肯伺候老爷,老爷当然最喜欢了。”黄胜抚摸着她如丝般柔滑的身子道。

    赵蕊立刻乖巧的钻进了被窝,开始第一次用这样的方式伺候男人。

    “不是这样,不是咬,不对,你的牙齿,还不对……。”

    坏叔叔在调教美人……,此处当然有万种风情不一一言表。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