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五十三章:拔个头筹
    身在朝堂,身不由己,孙承宗老大人也无可奈何。他看着面前侍立的年轻人许久,才开口道:“本督对汝近来作为略有耳闻,很好!汝肯为国杀敌,本督颇感欣慰。”

    黄胜道:“大人过奖,学生愧不敢当,如有驱使学生甘当马前卒,死而后已。”

    孙承宗道:“甚好,本督听闻汝欲用水师登陆辽东偷袭建奴,亦认为可行,今日召汝前来欲助汝成功。”

    黄胜道:“学生这辈子都会以灭建奴为己任,谢大人成全,必然不辱使命。”

    孙承宗对黄胜的回答很满意,道:“好,具体事宜由茅大人安排,汝下去吧。”

    巴巴的奔波几百里,等了几天不过获得了和督师大人短短几分钟的交谈,这就是官场,这就是地位的差距。

    茅元仪已经回山海关有一个月,这一次是全程陪同孙承宗去清君侧未果而还,还没有见过黄胜。他得了孙承宗吩咐立刻和黄胜一起退出官厅。

    两人来到茅元仪署理公务的一间屋子里落座,茅元仪道:“唉!国事艰难阉党当道,我家督师大人日子不好过啊!”

    黄胜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副县长的级别,这个还是虚衔只拿工资不上班,朝廷党争那是大员们的勾心斗角,离自己太遥远,想参合也巴结不上,况且他们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乱得很,自己千万不能跟他们玩,如果这样迟早玩儿完。

    他也不说话只等下文,“督师大人四方布置好不容易稳住了局势,建奴未曾在辽西更进一步,可惜啊!可惜。”茅元仪继续道。

    黄胜其实对辽东所谓的布置嗤之以鼻,孙承宗在努尔哈赤未能稳固辽东之时应该主动出击,不应该等着敌人来打自己。可能也是由于辽东无敢战之兵的缘故,但是黄胜始终认为被动只会挨打。

    为什么毛文龙兵马钱粮更少,他就能够屡战屡败但是还敢再战?猛兵、勇将是打出来的,不打成天龟缩在城池里只会让军队退化。

    建奴打东江镇,辽西不采取配合行动,根本不理会唇亡齿寒的道理,只想保自己一时平安,这样的策略肯定有瑕疵。

    黄胜可不是愣头青他赶紧随着茅元仪的话音道:“督师大人高屋建瓴是我辈之楷模,兄长出谋划策也功不可没。”

    茅元仪摇头叹息了好一阵才道:“督师大人这一次召见了许多将军,目的只有一个,斩杀建奴,给许多武官都布置了斩首数量。”

    原来如此,既然朝中大臣纷纷弹劾我孙承宗畏敌不前,那么就用斩获说话吧!对策是好的,但是如何实施呢?黄胜倒是感兴趣了,想看看辽东经略有什么高招。

    黄胜道:“兄长,督师大人如何安排?小弟愿闻其详”

    茅元仪又是一阵摇头叹息,道:“当然是要求麾下诸将出击,可惜这些骄兵悍将互相推诿,毫无斗志,最后督师大人严令,才勉勉强强接令。”

    听到这里心里已经有数了,这时候不表忠心更待何时,黄胜道:“兄长,小弟请战,愿意赴汤蹈火为督师大人分忧。”

    茅元仪高兴道:“贤弟啊!愚兄就知道你会主动请命,早在从宁远回山海关之时就已经替贤弟请战了。督师闻之相当高兴,这才召见贤弟嘉勉一番!”

    这就是朝中有人好做官,孙承宗大人调兵遣将哪里会想起还有一个八品小官可用,当然是茅元仪有意提携黄胜,在督师大人耳边吹了风。

    他还不让黄胜被其他将军掣肘,当然也把自己的利益和黄胜绑在一起。

    茅元仪过些时日就会返回宁远做事,由他直接领导黄胜,报给孙承宗的计划是渡海偷袭建奴,战果是不少于二十颗真奴首级。

    二十颗建奴首级的斩获可不简单!明军跟建奴交战都是大败亏输,根本没有斩获,所以天启六年正月两百颗建奴首级就杜撰出宁远大捷,不知道骗了朝廷多少封赏,不知多少大人弹冠相庆。

    当黄胜听了获得这一次任务的经过,眼睛亮了起来。渡海?没有船如何渡海?现在手上的四艘海船是自己私人的,替国家打仗哪有私人出钱出军备的道理。

    茅元仪笑道:“孙大人特批了一些装备物资助我们成功,海船给了六艘,其中草撇船两艘,马船四艘。愚兄没能够争取到二号福船,众所周知建奴无水师,对付他们时最实用的应该是便于登录作战的马船。”

    黄胜知道这六艘船是大明军队的财产不是自己的私产,只是不知道挂靠在哪一位将军的麾下,水手和炮手又是如何安排的?

    黄胜道:“谢谢兄长处处替兄弟着想,只是不知这几艘战船小弟如何调遣?”

    茅元仪道:“愚兄早就坦诚告知督师大人,现在除愚兄外无人可以指挥贤弟,你无须牵挂,二十个水手,十六个炮手都是愚兄亲自挑选,这些兵丁都是金州、复州辽民,都是老实本分之人,建奴都欠他们血债。”

    “如此甚好,再好的计谋也需要敢战的兵丁来完成,兄长亲自看过的人当然没有问题。”

    茅元仪点了点头道:“确实如此,贤弟还有几个月时间来做准备,登录辽东总要等到春天海面冰层融化才行,你用来训练演习的时间应该足够了。”

    茅元仪把黄胜每次的战斗经过都记在心里,他知道黄胜小心得很,从来都是有的放矢。他对这样的做法大加赞赏,知道演习的重要性。

    黄胜道:“兄长,如今小弟刚刚安家,家里吃饭的人太多了。”

    “知道,知道,愚兄早就替你讨来了军饷。你家两个家生子暂时都提一级给他们试百户官职,实授山海关水师总旗,麾下足一个总旗的兵丁,外加上家丁二十人,领两个总旗虚职。”

    “太好了,多谢兄长。”

    “山海关水师隶属马世龙总兵麾下,马世虎挂一个哨官虚职,只名义上管理你的部下,愚兄是你的直接上司,这样安排就是不让任何人插手你、我之事。”

    茅元仪厉害,处理事情老道,他准备亲自牢牢控制着这一支游击部队。

    黄胜道:“兄长如此安排,小弟无忧矣!不知船现在何处?”

    茅元仪道:“都是去年下水的好船,现在应该在去你家的路上。你回去时把军需和饷银都领走。愚兄回到宁远时再想办法给你一些。

    但是你一定要想方设法拔个头筹,愚兄方方面面才好交代。督师大人这里有了你送来的首级,那些观望不前的将军就被打脸了,他们还有何话好说?”

    真厉害,人比人气死人,大家都说建奴不好打,打不过,现在茅元仪大人麾下打赢了,有了斩获,大家如何处之?愿意不愿意还不得硬着头皮上啊!

    怪不得督师大人竟然亲自召见自己,原来这里有伏笔呢!这一次自己立功应该能够加官进爵,督师大人总要千金市骨激励辽东官兵奋勇杀敌吧?

    茅元仪是孙承宗大人的高参,这一次留在山海关的时间不会太长,他很忙应酬也很多,连晚上都无法请黄胜喝酒,约好回宁远再聚,叫来马世虎关照了几句就匆匆忙忙去孙承宗大人那里了。

    马世虎乐呵呵拉着黄胜就走,干什么?有人请喝酒。谁呀?何可纲。

    黄胜知道何可纲,他是一个明末的悲剧英雄,也是忠臣良将之一。现在又知道了他还是何贤的本家侄子,跟马世虎是好朋友也是正四品武官,实授千总。

    黄胜被马世虎带离了何府,何家上上下下都知道了黄胜的过往,他们虽然不在乎一个小小八品官会对他们如何,但是冤家宜解不宜结,生意人应该和气生财才对。

    何老爷认为退婚是赤裸裸打了人家脸,总是自己家理亏,马上找来了侄子做和事老。这时黄明理、韩广已经带着荷香离开何府去驿馆住宿了。

    何家的家丁把退回的彩礼都抬到了他们的住处,黄明理倒是知道三年前黄家大致去了多少彩礼,现在看见退回了超过双倍,不敢做主,原封不动的放着,等黄胜回来处置。

    梅香和几个姐妹来驿馆看荷香,把她在何家的衣物都送来了,还带来何家老夫人,小姐的许多馈赠,当然是些珠宝首饰。

    荷香倔强得很哪里肯要,梅香几个姐妹告诉她不要如此,何家以后还要跟黄家相处,这一次已经伤了和气,我们这些做下人的应该想方设法缓和两家的矛盾,如果还念着小姐对你的好就应该把东西收下,黄公子知道了应该高兴。

    荷香没办法只好答应先放着等公子回来后再处置。

    黄胜不想在山海关空耗时日,立即请马世虎派快马通知家里派船来山海关接自己,区区小事而已,马世虎立刻派人快马加鞭去了宁远。

    两人来到了酒楼,何家三兄弟以及何可纲已经叫好了酒菜等着了。

    黄胜见到了何可纲,一个龙精虎猛的汉子,三十多岁直爽的很,他快人快语军人作风没有花花肠子,性格决定命运,怪不得最后被祖大寿给卖了。

    何家三个公子和白天的态度又有所不同,黄胜很理解,人本来就是如此,面子不是人家给的而是靠自己的实力挣的,认为别人小人的人往往自己更加不堪,黄胜深知人性,一点要对付何家的意思都没有和他们兄弟相谈甚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