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五十二章:新的任务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搞定,这个死心眼发了誓就没问题了,黄胜心里乐翻了天脸上还是一本正经的。

    黄胜也并排跪在荷香身边,搞得跟拜天地似的。荷香别扭死了,俏脸绯红低着头不好意思看任何人。

    “我黄胜发誓,从今天起,以一年为期,带着家丁斩杀十颗建奴首级来向荷香妹妹证明我不惧建奴,如违背誓言天诛地灭。”

    黄胜本来就是准备偷袭建奴搞创收,一年十个已经说得很少了,根本没有当回事。

    荷香吓坏了俏脸一下子变得煞白,道:“公子,誓言可不能乱发,会应验的。”

    现代人满嘴跑火车,根本不相信什么誓言。但是古人认为抬头三尺有神灵,他们大多数是虔诚的。

    黄胜道:“我没有乱发誓言啊!当然说到做到,难道荷香你后悔了,又不愿意随我去了?没关系我已经被人家悔过一次了,也可以让荷香妹妹悔一次。”

    “才不呢!奴婢不后悔,天涯海角也随公子去,只是公子您要当心啊!建奴真的很厉害呢!”荷香已经开始替黄胜担心了。

    黄胜把这个可爱的姑娘扶了起来道:“荷香,自从黄家二十口丧命的那一刻起,我的命已经不属于我,这条命已经只是一个躯壳,现在承担的是消灭建奴的使命,为此我会奋不顾身,当我累了倦了你愿意安慰我吗?”

    荷香已经泪光盈盈了,她坚定道:“荷香这辈子都会不离不弃陪着公子,只要公子您不嫌弃。”

    黄胜掏出汗巾轻轻地擦去荷香的泪痕,小美人不好意思羞红了脸又不想拒绝。黄胜道:“我们说好了以后同甘共苦,你不许反悔,路还长着呢,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会看到。”

    就在这时家丁来报,有客人来访。人家何府来客了,自己在这里不合适,何家人连介绍自己都无法开口。黄胜立刻准备告辞回驿馆。

    这时一个洪亮粗豪的声音响起:“黄大人,您果然在这里啊!让下官好找啊!”

    声音比较熟悉,原来是马世虎,跟何家也是老熟人,他来何府拜访,根本没等家丁回话,就跟着进来了,这小子眼尖,一来到前厅就发现了要找的黄大人。

    只见他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来,拉着黄胜的手就走,嘴里说道:“昨天督师大人就回来了,今天早上问起大人,驿馆里竟然无人知晓,还好大人去找过下官,下官家里人看见黄大人进了何府,快快随下官去见督师大人。”

    然后对何自在道:“二公子,今天就不打搅了军务紧急我这就得随黄大人去回督师大人的话!”

    梅香她们几个都看见身穿四品武官服饰的马世虎,大家都认得他,知道他是总兵官马世龙麾下爱将。听见他在黄胜面前自称下官人人都目瞪口呆。

    黄明理,韩广刚才把黄胜如何逗荷香都看在眼里了,两人来到荷香面前,黄明理道:“我家大人乃是英雄豪杰,他带着我们已经斩杀建奴不下四十级,荷香姑娘你眼光独到啊!”

    韩广挑大拇指道:“你肯陪着大人杀建奴,我们兄弟都听见了,好样儿的!我们是大人麾下家丁,这一次护送大人来山海关公干,荷香姑娘你以后也是黄家人了!”

    事情变化太快,荷香反应不过来,刚才她还意志坚定要自杀呢,被黄胜一阵忽悠变成了跟着他去打建奴,现在黄胜又摇身一变,成了什么大人。

    荷香还是条件反射般想起了何小姐,她立刻高兴了,黄公子已经是老爷,小姐不会跟着他受穷,小姐和黄公子的婚事说不定能够峰回路转呢。

    她道:“黄公子竟然是大人?奴婢要去告诉小姐请她回心转意。”说着就想要往后院跑。

    黄明理已经知道黄胜根本不想和何家小姐完婚,经过这几天的事情后他也开始讨厌何桂兰,早就没有了尊重老爷遗言让何、黄两家联姻的意思。

    他制止道:“荷香,你已经和我们兄弟一样都是黄家人,应该对大人尽忠,何家事已经与你无干,大人乃是朝廷命官,当以报效国家为重不会儿女情长,记住你的诺言,跟随大人不惧危难杀敌报国!”

    黄明理现在也很坏,一下子把对大人的忠诚提升到了国家层面,荷香果然上当开始左右为难起来。

    韩广也加把火道:“大人虽然是官老爷,可都是亲自和建奴搏杀危险得很,只有你荷香这样的傻姑娘才愿意跟着,你千万不要害了你家小姐。”

    荷香看了看内院方向踌躇不前,梅香,菊香她们几个姐妹都围了上来,刚才黄胜的话她们都听见了,她们都知道黄胜为了荷香可谓用心良苦。

    梅香打趣道:“恭喜荷香妹妹喜结良缘,你什么时候请姐妹们喝喜酒啊?”

    荷香纳闷道:“梅香姐姐,妹妹哪里结什么良缘了?”

    菊香道:“荷香姐姐,我们姐妹都看见了,你刚才跟黄公子并排跪在一起拜天地呢,我们好羡慕哟!”

    荷香脸嫩一下子就挂不住了,羞急了眼要哭,梅香道:“大家别闹了,荷香妹妹难为情呢。妹妹果然好眼力,看中的男人果然是个好儿男,辽东人谁不恨建奴?敢跟建奴叫板的当然是好汉是英雄!”

    荷香更加娇羞无限跺脚道:“梅香姐姐,我真的从来没有看上谁。”

    菊香羡慕道:“荷香姐姐,刚才黄公子的话我们姐妹都听见了,他一定是个和善的家主,现如今还是大人呢!姐姐你好福气啊!”

    何二公子赶考就是渴望成为大人呢,他赶紧走上前来问黄明理道:“你家大人当上了武将?”

    黄明理道:“我家大人是读书人当然是文官,他现在是孙督师家乡高0阳县正八品县丞老爷,辽东经略麾下赞画将军。”

    何二公子惊喜道:“文官!你家大人如此年轻,他是何时中举啊?”明朝读书人正常的做官程序就是中举人、进士,中了举人肯定是老爷,未必是官员,中了进士必然就是官老爷。

    黄明理道:“我家大人是以军功获得督师大人赏识当上的文官老爷。”

    “原来如此!该是何等功劳才能够入督师大人的慧眼啊!黄家兄弟何时变得如此勇猛了!”何二公子羡慕不已,同时也疑窦满怀。

    韩广见大人被何家悔婚憋了一肚子气,他这时候开始吹牛,大声道:“我家大人乃是诸葛再世,带着我们三战三捷,击杀建奴数百,斩获建奴首级四十余,大人也多次负伤,但是他临危不惧大呼酣战,督师大人感佩他英勇,故而保举为家乡县丞老爷。”

    梅香,菊香和那些小姑娘们都当真了,她们嘻嘻哈哈来到荷香面前你一言我一语夸黄公子厉害,是个英雄豪杰。

    荷香脑子拐过了弯,心里甜滋滋的。美女爱英雄,这个英雄不但善解人意,年轻英俊貌似还有些喜欢自己呢!只是他竟然为了报国仇家恨亲自浴血苦战奋不顾身,真的好危险啊!

    山海关府前大街上有一个士子和一个将军在奔跑,许多人都驻足旁观,啧啧称奇。

    督师大人急着召见,自己不会骑马狂奔而至是何等端正的态度?黄胜有意为之,让自己与众不同,给大家留下深刻的印象,就是告诉所有人自己是得到督师大人抬爱的官员。

    嘿嘿!跟人家不一样叫做行为艺术,明朝人如何懂得。自己今天的表现说不定就会在哪一天传到孙承宗大人的耳中。

    马世虎知道黄胜不会骑马,也陪着走路,后来他就后悔了,他想不到这个文官竟然如此能跑,自己一个武力值很高的武官竟然比不过他。

    “黄大人!您慢点!等等下官,督师大人不会在意这一息时辰。”马世虎气喘吁吁道。

    黄胜慢了慢道:“马将军,你不是说督师大人一回山海关就急着召见本官吗?”

    马世虎跟了上来道:“下官不善奔跑,黄大人您也跑慢点!急是急,也不急这走路的时辰。督师大人今天要见好几位官员呢,又不是单单见大人。”

    黄胜道:“将军可知督师大人召见本官所为何事?”

    “这个……,下官倒是不清楚,反正能够见督师大人应该不是坏事。”

    “督师大人最近心情如何?这两天有没有发过火?”黄胜又问。

    “下官不知道,也没听说督师大人发怒。”

    这小子一问三不知白白浪费了在督师身边晃悠的机会,黄胜无法判断孙承宗老大人的目的,只好随遇而安。

    来到辽东经略官署,等了片刻,黄胜就被带到了官厅,见了礼老老实实垂手侍立,心里已经安定了,因为他看见了自己的好友茅元仪。

    孙承宗大人刚刚闯祸了。他是存了清君侧的心思,想着来一出敲山震虎呢,带着人马以西巡的名义到蓟州、昌黎兜了一圈。

    可惜胆识和气魄都不够,皇帝一道圣旨,斥责他有违祖法私自带兵擅离信地,最后只好灰溜溜铩羽而归。

    明朝的官员驻守一方时,没有圣旨或者朝廷调令是不可以离开的。

    敌人来攻打必须和自己的信地共存亡,私离信地追究起来可大可小,被杀头也大有可能。

    还好孙承宗老大人是天启皇帝的老师,皇帝信任他,没有加罪与他,只是让他把兵马带回山海关好好守住辽西。

    但是他这样一个动作,东林党最大的政敌阉党心里开始不踏实。

    要是经常被人家带着兵马吓出一身汗,这样的日子太提心吊胆,看来辽东经略这个位置不能给东林党,哪怕不能给自己一党也要让一个不是东林党的大人上位。

    所以阉党蠢蠢欲动,都在吹毛求疵,准备找把柄让孙承宗大人下课,现在弹劾他空耗辽饷畏敌如虎的奏疏已经堆了几尺高。

    孙承宗大人在辽东经略这个位置上如坐针毡,他早就不想干了,可是皇帝信任不肯他撂挑子,所以只好在辽东硬着头皮苦撑。他知道有太多人等着给他使绊子,但是也无可奈何。

    这位为了大明殚精竭虑的老大人有些疲惫,他是东林党里难能可贵的几个有实干才能的官员之一。可如今党争到了白热化的地步,党同伐异把国事当做了党争的筹码,把大明的军队当做了赌注。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