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五十一章:喜得忠仆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何贤见这位贤侄明明把婚书拿出来了,就是不往自己手上递,自己又不好意思主动去拿干笑几声道:“老夫与你父亲是莫逆之交,贤侄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开口,何家能够办到的定然不遗余力。”

    黄胜立刻站起来一躬到地,道:“晚生谢伯父厚恩,今日确实有个不情之请,还望伯父成全。”

    何贤心里有些郁闷,这小子什么人啊?人家跟你说几句客气话而已,你还真的好意思开口,我何家已经补偿了你两千两银子都不止你还好意思再要。

    但是这小子手里捏着婚书不放,自己总不能派人去抢吧?他打起精神道:“无妨、无妨、贤侄尽管开口,何家一定想办法做到。”

    黄胜道:“伯父,晚生看上了您府上服侍小姐的丫鬟荷香了,想买来身边伺候。”

    啊?就这个破事,何贤还以为这小子人心不足蛇吞象准备狮子大开口敲自己一笔银子呢。

    心里在想,怪不得荷香那个丫头总想着何家跟黄家结亲,原来她跟黄家小子都对上了眼啊!也罢,给黄家小子一个伺候的丫鬟也算对得起死去的老友了。

    他本来就想把荷香卖了,现在黄胜要买当然爽爽快快送给他。

    何贤道:“这是区区小事,老夫答应便是,贤侄就只是提这个要求?没关系如果还有什么尽管一起提出来。”

    黄胜把婚书交到何贤手上道:“黄家虽然被建奴毁了,但是还有晚生在,晚生定然能够重新让黄家东山再起。伯父已经做得很好了,您没有选择让晚生三人无声无息的消失已经难能可贵,黄家跟何家再也没有恩怨,也没有任何瓜葛。”

    何贤老脸一红,道:“贤侄想哪里去了,何家也是书香门第以礼持家,怎么可能做出伤天害理的不义之举。”

    黄胜心里还是认为何家是个良善之家,他们又不知道自己和两个跟班的武力值,完全可以来个一劳永逸,派家丁夜里来打自己三人的闷棍,随随便便挖个坑埋了,又有谁能知道?

    防人之心不可无,黄胜三人这几天都是高度戒备,连何家提供的饮食三人也不敢都吃,而是分别吃几样,万一人家用蒙汗药,也不会把三人一起麻翻了。【www.AiQuXs.coM

    如今发现何贤老爷宁可自己发愁逃避与自己见面也没有生出下作的心思,心里对何家根本没有一丝芥蒂,反而想跟他们和睦相处,毕竟来到大明朝接触的关系网太少,如这样经过人品测试过关的豪商可遇不可求。

    皆大欢喜,何贤老爷心情舒畅,吩咐摆酒设宴款待黄公子,叫过管家何可有,让他去告诉小姐给荷香收拾一下。

    柴房里,梅香、菊香几个高高兴兴来了,她们刚才得了小姐吩咐给荷香梳洗打扮后,就要让她随黄公子去。她们几个都是从小在何府长大,每天形影不离,此时此景都心有戚戚焉!

    荷香现在还不知道这一切,她被捆得像个粽子,扔在草堆里灰头土脸的。

    梅香赶紧给她松了绑,旁边菊香已经迫不及待的把事情一五一十讲了。大家还以为荷香会高兴呢,谁知她脸上连一丝笑容都没有。

    梅香纳闷道:“荷香妹妹,你不是一直都说那位黄公子如何如何,现在你得偿所愿,以后就跟着他,为什么不开心啊?”

    荷香凄然笑道:“梅香姐姐,你们真的以为是我有非分之想吗?我是舍不得咱们小姐往火坑里跳啊!”

    菊香不乐意听了,她道:“黄公子是不错,但是人家四公子也没有你说的那么不堪,人家可是书香门第达官贵人,条件可比你看上的黄公子强百倍千倍。”

    荷香眼泪都急出来了,道:“你们都误会我,我哪有看上谁了,我就是放心不下小姐,我和小姐同岁,小时候她有什么好东西都分给我……,我真的不是为自己啊!”

    桂兰小姐没有进来,怕两人见面有些尴尬,此时在门外听着呢,她虽然认为荷香太死心眼,说什么也瞧不上自己的情郎,可是分别在即也不禁潸然泪下。

    荷香道:“梅香姐姐,我们姐妹一场,你帮帮我好吗?”

    梅香奇怪了,道:“妹妹要我如何帮你啊?”

    “我想再去见小姐,我还是不死心,我不能让小姐糊里糊涂跳进火坑。”荷香道。

    这时窗外一个声音响起:“荷香,各自有因果,自己的姻缘自己都不一定说得清,你为何一定要强人所难啊!”

    荷香听得分明知道是小姐在外面,立刻追出去道:“小姐,你等等奴婢,听奴婢一言啊!”

    桂兰小姐已经头也不回走了,梅香道:“小姐还是舍不得你,刚才悄悄地来看你呢!她说你以后跟着黄公子千万不能还是这么死心眼。”

    荷香冷冷道:“黄公子?我为什么要跟着他?我这就去告诉他,让他死了这条心,我不会跟他走。”

    她说着就往前厅去,菊香道:“荷香,你不能就这样去见黄公子,还是跟我们几个回去打扮一下吧!”

    荷香却头也不回,道:“打扮,我为什么要打扮?为那个黄公子?他不配!”

    梅香火了骂道:“你个不识好歹的东西,枉我们姐妹今天堵着黄公子,求他救你。”

    荷香忽然回过头跪在梅香她们几个姐妹脚下一言不发磕了三个响头,然后爬起来还是往前厅去了。

    梅香看着她一脸决绝的样子,心里咯噔一下,赶紧对菊香她们道:“咱们快跟着她,这个死心眼要做傻事。”

    前厅,摆了两桌酒席,何贤有三个儿子在家,此时在最里面一桌陪着黄胜在喝酒,何贤是长者没有陪黄胜这个晚辈,已经回了内院。黄明理、韩广在外面一桌由何府管家跟几个管事陪着。

    黄胜发挥他的公关特长,跟何家三个公子相谈甚欢,何家二公子何自在三十出头了,屡试不第满腹牢骚,黄胜也随着他的话锋做了一回不满科举制度的喷子。就在这时有家丁来报,荷香姑娘跪在外面。

    有些书呆子气的何家二公子道:“黄公子,荷香的卖身契已经交到你手中,她已经是你的人,此刻跪在厅外不知何故啊?”

    黄胜心道:你个呆鸟,我连她面都没见着,怎么会知道什么情况。赶紧站起来告了个罪,来到门口。

    这时梅香跑了过来对黄胜万福道:“公子高义,荷香妹妹今日就托付给您了,只是她好像心里有事呢,您要留心着她呀!”

    这个认死理的姑娘黄胜已经领教了,赶紧把梅香拉到旁边问清楚了来龙去脉。

    心里有数了,这就是封建王朝的教育成果,可能荷香认为一仆不侍二主,准备一出门就寻死呢。

    有人就是这么愚忠,书本里也满是忠仆的故事,这个荷香书读得不少,从她对何家小姐的态度就看得出来脑子被洗得不轻呢!

    得想辄!黄胜乐呵呵来到跪在门口的荷香面前蹲下,道:“荷香妹妹,我猜你现在已经想好了,决定用死来证明你对何家对小姐的忠诚对不对?”

    荷香死志已定根本不搭理他,黄胜又道:“这一刻我才是你的主人对不对?”荷香还是不予理睬。

    黄胜道:“我明白了,你是这样想的,与其跟着我这样的穷秀才吃糠咽菜居无定所,还不如一死了之,这样你一了百了,不但用不着跟着我活受罪,还搏了一个刚烈忠仆的美名。”

    荷香继续保持沉默。

    “唉!人穷志短,何家小姐不待见我,连她的丫鬟也是如此势利,我千辛万苦逃脱建奴追杀,想得个官身报国仇家恨,可惜连荷香这样的好姑娘都看不上我,唉!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公子,您不许胡说!”荷香听不得黄胜的胡言乱语,忍不住道。

    黄胜心道,妈的,终于开口了,老子可是学过刑侦,只要你开口,我就能够得到我想要的。

    他也同样不搭理荷香,自说自话道:“没有哪个姑娘会跟着我这样的人,成天食不果腹,却每天被仇恨的火焰燃烧着,说不定哪一天就会主动上战场,孤零零倒在血泊之中。”

    “何家小姐锦衣玉食,当然不可能听小小荷香一言,就放弃这样的生活,随着我这个一文不名的士子去浪迹天涯。人都是这样,劝人做事容易,轮到自己呢,马上退缩了,宁可死也不随我而去风餐露宿。”

    “公子胡说,根本不是这样的。”荷香急了,反驳道。

    小美人上套了,黄胜心里直乐,他依旧很严肃道:“秦桧还认为他一心为大宋呢,事实是什么?结果又是什么?人在做天在看!你说不是这样,如何证明?”

    “反正不是这样,奴婢不怕苦也不怕穷。”

    荷香还是一个十七岁的孩子,那里说得过黄胜,两世为人的坏叔叔在骗她看金鱼。

    “说时容易做时难,不怕穷不怕苦还不怕死,肯定怕建奴,辽东人都怕建奴,只有我不怕,我家被杀了二十口,我也没有去自杀,变成第二十一口。我要找机会杀建奴二百口,荷香是个胆小鬼,肯定先吓得自杀了。”

    “公子,奴婢不是胆小鬼。”

    “明明就是胆小鬼,不是胆小鬼那就证明给我看!我猜你肯定不敢,还是一个胆小鬼。”黄胜已经开始歪楼,话题已经由死不死变成了胆小不胆小了。

    “公子骗人,这如何证明?”

    “我不骗人,我就能够证明本公子不怕建奴,不是胆小鬼。”

    “公子如何证明?”

    “我们俩打个赌,以一年为期,我在这一年里斩杀十个建奴首级给你看,以此证明我不是胆小鬼。”

    “公子,奴婢不信,建奴有多厉害辽东人都知道,公子一个读书人不可能办得到。”

    “你以为只是你以为的!建奴是很厉害,我要去报仇才会历尽艰辛,可是我不怕,荷香就不一样了,她肯定宁死也不去。”

    “奴婢才不会呢,公子敢去奴婢就敢。”

    “鬼才信你,女人说话又没有信用,说悔婚马上就悔了,白纸黑字都没有用。”

    “奴婢不是那样的人,奴婢可以发誓。”

    “是吗?那么你说来听听!”

    “我荷香发誓,跟着黄胜公子去打建奴,不惧艰难困苦,如违背誓言天诛地灭。”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