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五十章:主仆易嫁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何府内院,桂兰小姐喜滋滋把来找黄胜的事情原原本本讲给父母听了。

    何贤老爷如释重负夸奖道:“还是我家桂兰做事果断,想来也是,事情出了躲是躲不过去,还不如把话挑明了。

    黄家已经失势,在山海关举目无亲,他们应该知道好歹,他爽爽快快答应退婚,我何家也不会亏了他,明天把他家的聘礼加倍奉还,他也可以用这些银子来苦读圣贤书,以便去秋闱碰碰运气。”

    何桂兰道:“爹爹,那个黄公子看上去也是个人物呢,以前还常常埋怨爹爹没有给女儿选一门好亲事,现在看来黄家其实也不差,只是比四公子不如罢了。”

    何贤道:“算了,不说这些没用的,老父有些对不起故人啊!”这位士绅良心受到谴责了。

    何小姐到:“爹爹,女儿也有一些私房银子,您明天退聘礼时一并代女儿拿给他。”

    夜幕降临,黄胜准备睡觉,有人轻轻地敲门,黄明理打开一看竟然是何家小姐身边的大丫鬟荷香,她手上还捧着沉甸甸的一个包袱。

    三人赶忙把冻得发抖的女孩子让到了屋里,黄胜奇怪道:“荷香妹妹,你为何深夜来此啊?”

    荷香道:“好叫公子得知,我家小姐鬼迷心窍了,她有眼不识金镶玉,公子千万莫要还给何家婚书,这会害了小姐一辈子。”

    黄胜很意外,疑惑道:“荷香妹妹,你恐怕搞错了,是何家不肯守婚约,小生只不过是不愿意强人所难而已!”

    荷香道:“公子,奴婢有一计,公子定然能够娶到我家小姐。”

    黄胜哭笑不得,我根本不愿意娶你家小姐,还需要花心思用计谋吗?只是看着心急如焚的荷香不搭理这一茬。

    荷香自顾自道:“公子可以拿着婚书去衙门请大人们做主,黄家婚约在先,事情一目了然,大人们一定不会兴师动众审这个案子,何家是有头有脸的人家,跟这里的大人都有来往,大人们必然私下来找我家老爷,如此老爷就无法悔婚了。”

    用官方背景施加压力,还不搞得满城风雨,办法倒是不错,效果也会有,成功的可能性也比较大,问题是我根本不想要你家那位何桂兰小姐,干嘛上赶着死皮赖脸和她结婚?

    黄胜推脱道:“这样的官司说不定拖上个一年半载也未可知,小生几人囊中羞涩如何等得起,还是算了吧!”

    荷香打开放在桌子上的包袱,里面是大大小小的碎银子,还有几件金首饰。

    她道:“黄公子,奴婢这些年就攒了这么多银子,可能不到二百两,您拿去打官司,衙门里的人都要打点。万万不可舍不得银子,我家小姐其实是个知书达理的聪慧女子,可惜被那个四公子花言巧语迷了心窍,公子千万不能放弃这样的好姻缘啊!”

    这一刻黄胜被这个女孩子感动了,她对自己小姐忠诚得有些傻,她自己认为小姐看上的人不靠谱,就想方设法让他们成不了,只是自己和她也只是一面之缘,她就如何笃定我就是她家小姐的好姻缘呢?

    这恐怕有些牵强附会有些想当然吧!黄胜推脱道:“荷香妹妹,你难道不知强扭的瓜不甜?你家小姐根本看不上小生,小生为何还要穷追猛打呢?”

    荷香道:“今天我家小姐都说了,公子其实是极好的,只不过她心里已经装下了四公子而已。”

    黄胜还要推脱,荷香已经不能再留在这里了,她道:“公子,奴婢是偷偷跑来的,不能久留,公子您千万要竭尽全力,不能毁了我家小姐一辈子啊!”

    看着荷香急匆匆离去的背影,黄明理感叹道:“大人,您说得对,这位荷香姑娘才是一等一的好女子呢。【www.AiQuXs.coM】”

    韩广道:“大人,您得想办法把这个女子带走,您看她,一个做下人的攒些钱财多不容易,跟咱们素昧平生,就舍得全部拿出来了,也不怕我们是骗子。”

    黄明理道:“人家荷香不傻,我们有婚书为凭,年龄也对得上,第一天来何家,那个何伯就盘问我们许久,他们都知道假不了。”

    黄胜道:“你们两个才是傻子呢!这位荷香对何家如此忠诚,她如何肯跟着我们浪迹天涯。”

    黄明理和韩广对望了一眼,两人有了默契,韩广笑道:“大人,建奴望海墩小的们夜里都进出自如,何府的院墙好像不是很高大吧!”

    黄胜疑惑道:“你们想干什么?”

    黄明理坏笑道:“不干什么,过几天把兄弟几个都带来这里演习即可。”

    黄胜脑子里根本不适应抢女人这样的事情,刚才是没有反应过来,现在终于知道了。看来要加强这些家丁的法制观念啊!再这样发展下去,这帮悍卒十有八九会发展成为悍匪。

    黄胜吓唬他们道:“你们不要乱来,人家荷香万一不肯背叛何家,来个以死明志,你们岂不是鸡飞蛋打还惹下了人命官司。”

    韩广立刻蔫儿了,垂头丧气道:“还是大人料事如神,这个荷香确实可能做出那样的举措。”

    荷香离开黄胜几个居住的小院偷偷的往内院走去,却发现这里灯火通明,一时楞住了。

    管家何伯叫住她道:“荷香,你干的好事,害得大伙儿晚上都不得安生,老爷在内堂等着呢,还不赶快去回话。”

    来到内堂,大家都在,何小姐阴沉着脸,何老爷勃然大怒,道:“日防夜防,家贼难防,荷香,老夫从小把你养大,让你陪着小姐读书,也给你丫头使唤,小户人家的小姐也不过如此,想不到你居然吃里爬外!”

    荷香吓得跪在地上道:“老爷,奴婢冤枉,奴婢对何家可是忠心耿耿啊!奴婢只是觉得小姐不应该嫁给张家,那个四公子根本不是小姐良配。奴婢从来没有做什么背主之事啊!老爷明察!”

    何桂兰道:“那么你为什么偷偷跑到黄公子的院子里,还去了这么久,你跟他说了什么?从实招来!”

    荷香不傻,可不敢告诉他们自己出主意让黄家去衙门告状,她道:“奴婢苦口婆心劝黄公子,明天见到我家老爷,求老爷开恩准了他和小姐您的婚事。”

    何桂兰怒道:“你这不是背主作窃是什么?你为什么要几次三番坏我的好事?”

    荷香道:“小姐,您要擦亮眼睛啊!那位四公子实在不是良配,您千万不要嫁给他啊!”

    何桂兰啼笑皆非,道:“来人,把她关进柴房饿两天清醒清醒,这个死心眼,气死我了。”

    何贤沉吟片刻道:“看来这个荷香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心思,她看不上张家公子,瞧上了黄家公子,一心想坏了何、张两家的好事,如此用心断然不可留她在何家,管家,过了明天找个人牙子把她卖了吧!”

    这句话一出口,所有奴婢都哭着跪下求情,连何小姐也认为处罚太重了,对何贤道:“爹爹,饿她两天就行了,她从小跟着女儿,服侍也尽心,您还是饶了她这一回吧!”

    何贤怒道:“你们休得多言,越是家大业大越容不得有歪心思的下人,女儿你以后也要注意,不能心慈手软,没有霹雳手段哪有太平人间!”

    何贤老爷是家主,他发怒了,家里人人自危哪里还有人再敢多言,荷香闻言大哭,一头就往屋里的柱子撞去,还好旁边的梅香眼疾手快一把拉住。

    荷香道:“老爷,荷香赤胆忠心天地可鉴日月可昭,荷香生是何家人死是何家鬼,宁死也不离开何家!”

    何贤大怒道:“反了天了,来人,给我把她捆好了,看严实了,不许她死在何家。”说罢拂袖而去。

    这里发生的故事黄胜浑然不知,第二天早上,管家何伯就客客气气的来请黄公子去前厅,说老爷从京城回来了,听说黄公子得以逃脱虎口很高兴,马上就要见他。

    黄胜心里冷笑也不点破,随着他往前面正厅来了。绕过一座假山,梅香、菊香几个少女迎了上来,何伯道:“梅香姑娘,你们不能耽搁太长时间,老爷还等着呢。”

    梅香道:“谢谢伯伯成全,您这是救荷香妹妹的命啊!”

    管家道:“唉!都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能帮一帮怎么会袖手旁观,你们抓紧吧,也只有黄公子可以救命了。”

    梅香几个来到黄胜面前哭道:“黄公子,荷香妹妹出事了,您救一救她吧,……。”她一五一十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黄胜。

    黄胜面无表情仔细听了,根本不置可否,只淡淡的说了句“我知道了,你们不用着急。”

    来到正厅跟何贤老爷见了礼,两人说了些不咸不淡的套话,何贤就让家丁把黄家的聘礼搬来正厅,这里的东西其实比黄家的聘礼多了一倍还不止,可惜黄胜根本不知道黄家来了多少彩礼,他马上把婚书拿了出来。

    何贤道:“贤侄以后要读书考举人,老夫的女儿知道贤侄不容易,她给你留了两个箱子,聊表寸心。”

    说着指了指放在彩礼旁边的两个箱子,黄胜可不是那一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主,他脸皮厚得很,主攻的专业是厚黑学,根本不以为意恭恭敬敬道:“小姐深情厚谊晚生愧领了,还烦请伯父代为感谢。”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