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帝国日不落 > 第四十九章:遭遇悔婚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何家也没有过分怠慢黄胜三人,马上就有几个如花似玉的侍婢来殷勤伺候。【www.AiQuXs.coM

    几个女孩子都嘻嘻哈哈偷看黄胜,心里有些哀叹,这位黄公子也是一表人才,咱家小姐怎么如此好命,两个秀才相公看起来都不错呢。

    一个叫梅香的侍婢好像是大丫鬟,她问黄胜道:“黄公子,您从建奴那里逃脱,可知家里人如何了?”

    黄胜实话实说道:“只有三人活着回来了,满门二十口都死于非命。”

    梅香唏嘘不已,荷香,菊香几个已经泪眼朦胧了。荷香道:“公子来何家准备如何迎娶我家小姐?何家可是有头有脸的人家,老爷特别疼爱小姐,婚礼可马虎不得呢。”

    黄胜现在把银子都投入到两艘战船和黄家山岛的基础建设去了,这一次出来三人只带来六十两银子。

    他大大方方道:“我们还有纹银六十两,雇一顶轿子,找一些吹鼓手热闹一下还办得到。”

    “啊?”几个少女都面面相觑。荷香急道:“公子以后如何打算?”

    黄胜道:“父亲临终前嘱咐我进关内,考举人中进士做大官练就强兵,打回广宁报国仇家恨。我当然会谨记父亲遗训,雪国耻报家仇!”

    四个女孩子和几个小厮都听得泪光盈盈,荷香福了一礼道:“公子好志气,荷香一定劝小姐……。”她的话一下子被梅香打断了。

    梅香道:“荷香不许瞎说,小姐哪里要我们几个奴婢说三道四。黄公子志存高远奴婢佩服,可是您要赶考也需要许多银子呢,您准备如何处之啊?”

    黄胜道:“我堂堂男子汉,当然车到山前必有路!银子?乃身外之物也!我应该能够挣得到,养家糊口应该绰绰有余。”

    黄胜没有准备骗人,还是实话实说,也确实如此,以他的经商头脑和他掌握的跨时代知识发财应该不太困难。

    几个女人都不信,认为这位相公在吹嘘,也不点破,又聊了许久才回去了,留下了两个粗使丫头在这里服侍。

    何家内院香喷喷的闺阁里,桂兰小姐懒洋洋的拿着一个话本靠在塌上,四个大丫鬟叽叽喳喳汇报跟黄公子聊天的内容。

    黄胜给这四个女孩子留下的印象很好,她们倒是同情弱势的黄胜,都是说好话。

    女人都是容易同情弱者,两位公子都是秀才相公,一边是高官厚禄,一边是家破人亡,所以她们母爱泛滥了,都想给那位落难了还是英气勃勃的公子一些帮助。

    梅香道:“小姐,您真是好命,那个黄公子也与众不同呢,他跟四公子完全不一样,奴婢有些说不上来,反正就是看着舒服。”

    荷香道:“小姐,那位黄公子志存高远,以后前途不可限量,他跟那个只会哄女人的四公子完全是两种人,您还是想办法回了张家把。”

    桂兰怒道:“枉我对你好了这许多年,四公子每次来都赏你们几个,你们才认识那个黄公子不到一天,就来劝我跟着他去搏镜花水月的举人、进士,如果真的如此容易,我家二哥、四哥也不会考了十年都两手空空了。”

    梅香、菊香、桃香都赶紧见风使舵,她们道:“小姐息怒,奴婢错了,小姐说得对,那位黄公子要金榜题名谈何容易。”

    只有荷香倔强道:“小姐,奴婢从小伺候小姐,有什么想法从来都不敢欺瞒您,那个四公子确实不如黄公子稳重,小姐您听奴婢的劝,还是选择跟黄公子吧!”

    桂兰小姐最不喜欢有人不待见自己的心上人,更加怒了,把手上的书甩到了荷香脸上。怒道:“住口,你再敢胡言乱语家法伺候。”

    第三天,黄胜用过午饭正在房间里跟黄明理、韩广商量,准备再等一两天,如果何家老爷还是不现身,大家就离开这里,婚事作罢。

    黄明理和韩广虽然不服气,见黄胜没有要闹一番的意思也只好忍气吞声了。黄胜见黄明理不是认死理一定要求自己在何家等他们消息心里舒服了许多,也松了一口气。

    忽然环佩声响来了一群女人,众星捧月走中间的正是黄胜名义上的未过门妻子桂兰。

    黄胜终于看见了她,仔细打量了一番,穿得雍容华贵,脸皮白净净的模样还行。没有荷香漂亮,因为荷香的嘴唇性感,符合黄胜的审美观,这位桂兰小姐的嘴唇薄了一些。

    女人就是这么回事,她有了心上人,其他男人在这个时段她的眼里都不是人。

    桂兰几乎没有正眼瞧黄胜,她倒是个不拖泥带水的人,一见面就兴师问罪道:“黄公子,按照婚约,黄家应该在去年秋天就应该来山海关用花轿抬奴家,可是黄家音信全无,奴家父亲为此不知急白了多少头发。”

    黄胜连忙解释道:“桂兰小姐,确实是黄家不对,可也是情有可原,建奴肆掠,汉民流离失所,我家非不愿来,而是实在来不了啊!”

    桂兰道:“来不了?也应该传递个消息啊!奴家在闺阁枯等好不伤心,父亲怜惜奴家,托人多方打听,却告知黄家已经人去楼空,还以为你们都遇难了,为此父亲还哭了几回。”

    黄胜心道,这个女子倒不是个省油的灯,牙尖嘴利说话条理分明。

    他道:“小姐久在深闺,不知建奴骑兵有如何凶残,能够传递消息,也就能够逃出来了,黄家逃难途中二十口都倒在了路上,谈何容易啊!”

    桂兰一时有些不忍,顿了片刻道:“今年春天父亲已经给奴家另择夫婿,如今公子突然出现,父亲觉得没有颜面见黄家人,如今进退两难,他老人家都愁得茶饭不思了。”

    这个结果黄胜早就猜到了,他很爽利道:“桂兰小姐,烦请伯父无需为难,黄家又不会强求这门婚事,既然小生在这里让大家为难,小生明日离去即可,以后不会再提起黄家、何家联姻一事。”

    黄胜是如释重负,他其实对桂兰的感官并不好,没有荷香漂亮还是其次,哪里不对劲也说不上来,应该是两人不对眼的缘故。

    黄明理急了道:“大……公子,这如何使得,老爷临终前嘱咐小的来山海关投奔何家,迎娶桂兰小姐,父母之命媒约之言,岂是儿戏。”这小子差一点脱口而出叫大人,还好及时打住了。

    何桂兰小姐没想到这位黄公子快人快语,马上放弃了娶自己的打算,准备离开何府,一时间也有些对黄胜刮目相看了,这个男人有气魄,有担当不婆婆妈妈的。

    她道:“黄公子,口说无凭,您能否成人之美把婚书还给奴家。”

    这时旁边的荷香忽然跪下道:“小姐,万万不可,黄公子才是您的良配,您千万不能一叶障目迷失了自己啊!听奴婢忠言吧!”

    这一下何小姐真的怒了,大喝道:“大胆贱婢再敢胡言乱语家法不容。”

    谁知荷香是个死心眼,她认为自己是真心为了小姐好,那个四公子太轻浮,当着她们几个侍婢的面都敢对小姐动手动脚的,成天涂脂抹粉没有阳刚之气,只会哄骗女孩子。

    她磕头碰地道:“小姐三思啊!您就是打死奴婢,奴婢也要进言,黄公子器宇轩昂哪里是那个油头粉面的四公子能够媲美的啊!”

    这一下惹祸了,何桂兰小姐最不爱听别人诋毁她的心上人,立刻粉脸涨得通红,怒喝道:“来人,给我掌嘴,也怪我平时太宠着你们,如今没规矩到了如此地步。”

    梅香等几个侍婢都跪下求情,黄胜看不下去了,沉着脸道:“何小姐,明天小生要见你父亲,当面还给何家婚书,小姐无须对一个有不同看法的忠仆大打出手,好自为之吧。”

    何小姐今天把自己父亲左右为难的事情圆满解决了,心里痛快,也不愿意在黄胜面前留下刻薄的形象。

    挥挥手道:“今日见识不凡的黄公子都说你是忠仆,我也就饶过你这一回,以后说话不许没有分寸,罢了,大家都回去吧!梅香你留下来好好伺候黄公子。”

    何小姐刚走黄明理就忍不住要发飙,黄胜努努嘴,梅香是个聪明的女子知道他们主仆肯定有许多话要说,连忙告个罪带着两个粗使丫头去了另外的屋子。

    黄明理道:“大人,您就把这口气忍了,何家也欺人太甚,老子把状子递到官府,他家也得吃官司,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在大明朝,单方面无端悔婚是要获罪的,不仅仅是道德的谴责。

    韩广道:“妈的,打什么官司,还怕脸丢得不够,老子今夜杀人放火,灭了何家。”这小子人杀多了满脑子的暴力。

    黄胜却认为运气太好,想什么来什么,不想自己无缘无故多了一个根本不待见的女人做明媒正娶的妻子,正琢磨着如何使自己脱身呢,谁知人家主动跑来要求退婚。

    黄胜是现代人,又不能感受到古代被人家女方退婚,男方会受到多大的羞辱,他什么感觉都没有心情好得很。

    笑嘻嘻道:“明理、韩广告诉你们老实话,我不喜欢那个何小姐,很不喜欢,正想办法悔婚呢,人家主动提出来,岂不是瞌睡送来了枕头。”

    黄明理诧异道:“啊?那个何小姐白白嫩嫩的说不出的可人,您竟然不喜欢?那您喜欢什么样子的呀?”

    黄胜道:“我倒是看上那个忠仆荷香了。”

    韩广点头道:“还是我家大人眼光准,荷香确实比她家小姐漂亮多了,而且心肠好是个难得的好女子。”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